第一百八十七章 胆子够大,可就是人笨了点儿-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第一百八十七章 胆子够大,可就是人笨了点儿

    莲妃突如其来的来,又突如其来的走,岚轩有些反应不过来,讷讷道:“还以为会莲妃非得闹个人死人亡的才肯走呢,没想到只听了你几句话便就走了?”

    几句话?

    可是那几句话不是每个人都敢说的,若是说得不得当,更有可能其适得其反。

    “希望莲妃是个聪明的,否则,真浪费了本xiǎo jiě这翻口舌了。”

    白清秋意有所指,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执念,此时莲妃的执念就是让自己的儿子成为下一个坐上皇位之人,熟不知这样的莲妃与当年的苏太后有多么的相似,同样的不折手段,接下来的日子,又将会是再一个夺嫡之期,端的看是老的辣,还是新的毒。

    “xiǎo jiě,好像是沈嬷嬷,她怎么来了,而且是在这个时候?”

    就在这时,沈嬷嬷鬼头鬼脑的走了进来,岚轩手本能的放在腰间,那里有把暗藏着的软剑。沈嬷嬷是怎样的人,岚轩可是知道的,苏太后最大的心腹,自从进宫以来对xiǎo jiě的态度极为恶劣。

    “别紧张,看到她来,本xiǎo jiě也就放心了。”

    白清秋勾唇而笑,这所有的一切,可不就是为了个嬷嬷么?苏太后根基深厚,虽然过了这么多年,但依然可以掌控整个后宫,若要动她淡何容易?所以,也就要从她最亲密的人开始。

    “看来,白大xiǎo jiě知道老奴要来?”

    沈嬷嬷见白清秋没有丝毫惊讶之色,心中突的一跳,难道她早就料到了?

    “没错,本xiǎo jiě等的就是你。”

    淡判开始,双方都知道对方要的是什么,可若是谁松了一口气,谁就输了。沈嬷嬷心中不爽,可是却老练无比,身资挺立的站在那处,拿出十二分精神来对付。

    “既然如此,那么明人不说暗话,白大xiǎo jiě所想之事老奴尽量去办,你也知道,你们要对付的是什么人,还有,若是事成,你们要保我出宫。”沈嬷嬷抬起下巴,高傲的说道。

    尽量去办,安排出宫?

    “哼,沈嬷嬷你打得一手好算盘,既不惹怒老主雇,又想保命求生存,这世上哪儿有那么好的事?”

    “可是”

    “没有什么可是,沈嬷嬷本xiǎo jiě也不怕老实告诉你,这次回来,是要替我惨死的婆婆报仇的,云妃当年那一杯毒酒真是好狠哪,尸身不过三天便化为白骨,不出一个月就连关点踪迹都找不到了,这样的大仇,本xiǎo jiě也要让苏太后也亲自尝上一尝。”

    白清秋冰冷的说道,浑身上下散发着让人胆寒的冷冽。

    沈嬷嬷瞬间被勾起往事,当年夺嫡何其之惨,苏妃遁走,太后只能将全部怒气撒在了云妃身上,原本被分作两杯的毒酒被混成一杯,而三日后她随太后亲自查验云妃尸首,那堆阴森白吓得她屁滚尿流。

    死人见过,可是骷髅她却还是第一次见,自那次之后她经常在梦中梦见云妃绝美的容颜与骷髅相到交替的画面,真是坏事做不得啊。

    “还有,本xiǎo jiě不一定要找你,你应该知道除了你还会有别人,甚至我可以在宫外制些什么消息传入宫中也是一样的,相信依太后的聪明一定会知道些什么,沈嬷嬷,你说我说得对不对?”

    白清秋再次勾起绝美又邪恶的笑容,笑容之下句句如恶鬼索命般紧紧的掐住沈嬷嬷的喉咙。

    不一定是要选她,而她沈嬷嬷却自动送shàng mén来了,若是白清秋1;150850295305065反水将今日之事透露给太后听,她会死得比云妃还快,还惨。

    “你想怎样?”

    沈嬷嬷狠狠的吞了吞口水,开口说道,连她自己都没发现语气中的颤抖。

    白清秋冷哼,清冷的眸子里闪着阴狠,她不想怎么样,只要在仇报仇,有怨报怨,仅此而已。

    “嬷嬷放心,本xiǎo jiě不会让你太难做,你只需将有关于本xiǎo jiě的所有的消息让太后发现就好了,事成之后本xiǎo jiě定然保你安全离宫。”

    只是离宫之后,那便不是她考虑的了。

    沈嬷嬷一听,能保她的性命,当下也就放心不少,可是,精明的老眼微闪,“白大xiǎo jiě,不是老奴看不起你,而是你们到底有没有那个本事保我出去?”

    “放肆,这话也是你该问的?”岚轩大喝,这该死的老奴在探听她们的虚实。

    “岚轩,你怎么能这说沈嬷嬷,她只不过是想确定一下自己投的保,有没有实力,去,将本xiǎo jiě绣的那朵花拿来给沈嬷嬷亮亮,看看咱到底有没有那个本事。”

    白清秋笑吟吟说道。

    “是,xiǎo jiě。”

    岚轩有些嘴抽,这几日xiǎo jiě突然说,大儒不做了,要做绣女,还非得要在那个欧阳振兴死过的地方买,很快,一个绣绷上面一坨根本看不出是花是草的东西呈了上来。

    “还请嬷嬷鉴赏鉴赏。”白清秋笑意盈盈,将绣绷往前一推。

    可是沈嬷嬷却脸色煞白,绣的什么不重要,绣工绣法更不重要,重要的是线,那绣线不是宫造,但也不是庶民用的粗棉线,高不高低不低,可就是这样的丝线却比鬼魅还要可怕。

    “你?”沈嬷嬷瞪大双眼,心脏紧缩。

    她认得,这是京都正大街绣庄上的绣线,这是太后最后一条眼钱,也是最重要的一条眼线,它虽在宫外,可是却能够让太后了解掌握到宫外的民情。

    说句不好听的,这也是太后太过于关心太子的原因,皇上终有一天会老去。

    “怎么样沈嬷嬷,这下你总该放心了吧。”白清秋收加绣绷,有模有样的执起针线又开始绣了起来。

    “既然如此,那老奴就等着大xiǎo jiě的消息了,老奴告退。”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沈嬷嬷也没什么放心不放心的,摆在她面前的只有一条路可走,白清秋这个女人竟然连宫外的暗桩都发现,控制了,真真是厉害之极。

    岚轩看着沈嬷嬷的背影冷哼,“老货一个,也想威胁起xiǎo jiě,胆子真是大了。”

    “是啊,胆子够大,可就是人,笨了点儿,一个小小的绣线便卖了太后。”

    这绣线的确是在罗老的绣庄买的,因为欧阳振兴死的那间破房被点,据说最生气的不是罗老而是白清流,而且,白清竹也喜欢在那里买绣线。

    这,就中够引起人的注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