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九章 白府如何,与本xiǎo jiě有关系吗-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第一百八十九章 白府如何,与本xiǎo jiě有关系吗

    宫宴在准备了这般久之后终于是开始了,皇上,太后,甚至还有莲妃等各宫娘娘齐齐上阵,朝臣官员,夫人xiǎo jiě,甚至是只要有头有脸像叶二娘,徐院首,池老这样的,也都到来了。

    白清秋扶着断腰慢步走到自己的桌前,看着桌上丝毫勾不起她任何食欲的菜色,看着他们对皇上的狗腿,真真是吃不下饭,像那样一个渣子也能当皇上,果然老天没眼,只是,他很快就要哭了。

    “大姐姐,好久不见。”

    就在此时,白清秋身后传来一道如毒蛇般阴厉的声音,虽然只有短短不过半个月,可是她似乎很久没听到过这种声音了。

    转头一看,白清竹一身妇人打扮,厚厚的留海已经梳了上去,其上插着一枚火红色的玛瑙珠花与她阴冷的眼神交织出一片狠毒之色。

    白清秋勾唇一笑:“没想到你还是有点本事的,居然真的与秦墨萧在一起了,怎么,什么时候一个姨娘也可以参加这般好的宫宴了?”

    白清竹咬牙,她最恨的不是白清秋的杀伐果决,也不是白清秋的美丽绝色,而是她的聪明,饶是你站在这里,她也能猜得准你的身份,戳得中你的弱处。

    “咯咯咯,大姐姐你还真是聪明,不过,猫有猫道,狗有狗道,能进来那便是我的本事,只是,今日宫宴可不比往常,要杀你的人已经不是贺氏之流了,看在白府姐妹一场我还是奉劝你一句,小心一些吧。”

    白清秋的确是个有本事的竟然能将贺氏丢到那种地方,还能将白远涛逼至疯狂边缘,凌王的手段也不差,贺氏做下的那些个丑事就在几个时辰之内便传遍整个京都,史御史第一时间将参的折子递了上,皇上脸面无存,立时便将礼部尚书一职给撸了。

    白府没了官职,这代表着它也走到了尽头,白老夫人听罢当时便吐出一大口血,到现有还半死不活的躺在床上,王嬷嬷也不知什么原因消失不见,还有贺氏,竟抓了几个孔武有力的小厮干上了,白远涛当场就想将她乱棍打死,可是却无意中发现,身怀有孕了。

    这下更乱了,白远涛起剑就想将她刺死,幸得白老夫人憋着一口气说不可,子嗣现在是白府唯一的希望,哪怕只有一半的希望是白府的,他们也可养出第二个听话的“白清秋”,以图后谋。

    “可笑,真是可笑,大姐姐你说白府是不是异想天开了?”白清竹冷笑声,表情之中没有丝毫的可惜,就像是她不是白府中人一般。

    “白府如何,与本xiǎo jiě有关系吗?白清竹你在这里说了这么一大堆,是想告诉我什么?”白清秋可不敢小看了这个四妹,十三岁就成别人的姨娘?这真是有够吓人的了。

    “没什么,我只想告诉大姐姐,你够狠,可是我也不是吃素的,你对我所做的一切,我都会一一的报复回来。”白清竹眼睛里闪着阴霾,说罢扭身离开。

    这最后一句着实让岚轩吓了一跳。

    “xiǎo jiě,白清竹不会做出什么举动吧?”

    “她是个毒的,不过,本xiǎo jiě我也不会让她好过,她既然选了秦府,那便同秦府一起覆灭吧。”若她所猜不错,君若凌已经确定了送毒药入宫的证据了,也许这次宫宴之后会改变很多人的命运。

    只是白清秋怎么也想不到,其中一个,就是她,最重要的一个,也是她。

    “皇上驾到。”

    “太后驾到。”

    “莲妃娘娘驾到。”

    林公公一公鸡般的声音叫驾,皇上面带威色,目光凌厉的踩着步子走了过来,身后沈嬷嬷扶着太后,紧跟在身后的是面带微笑的莲妃。

    “参见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参见太后千岁千千岁。”

    众人齐刷刷跪了下去,唯独只有两个人,一个是君若凌,另一个则是白清秋,二人此时显得那般的刺目,皇上袖下紧握,今日过后,有你们好受的。

    “平身。”

    龙袍一挥,威严天下。

    “谢皇上,太后。”

    众人平身,可就当屁股刚一坐下,一道万分凄厉的声音冲了进来。

    “皇上,皇上臣冤枉啊,还请皇上给臣做主哇。”

    白远涛一袭麻衣眼泪汪汪满脸愤然的冲上前来,对着大殿猛的叩下头去。

    皇上脸色一青,脱口而出,“你,你怎的来了?”

    若是有冤情也不是在这个时候喊,他难道不知道此次宫宴是为了什么吗,他难道不知道在西临国人他要保住颜面,保住国体的吗?

    可是白远涛却丝毫不惊讶甚至一副早有所料的模样。

    白清秋瞄了眼身边若无其事的男人,后肘顶了顶,“这是你安排的吧?”

    君若凌挑眉,“你应该叫我夫君,从昨夜开始,本王已经是你的人了。无论你在哪里,无论你在何方,本王都跟着你。”

    白清秋一怔,感觉怪怪的,“真的?那我要上山当土匪你也跟我?”

    “跟,我替你打劫,你只要收钱就好。”君若凌再度抱紧白清秋小腰,将头埋进她的颈脖之中。

    众xiǎo jiě眼光一直便看着这处,当看到君若凌惊如天人的绝色姿容,瞬时呆立当场,她们怎和不知道凌王是这般模样?若是知道,纵是打破头也是要争上一争的,真是可惜让白清秋给捷足先登了,难怪秦墨语就算是被羞辱也要嫁他了,可是,没了正妃,不是还有侧妃吗?

    想到这里,众xiǎo jiě的眼睛闪闪发亮,看着君若凌就如看到一块肥肉般粘了上来。

    白清秋脸色一沉,“特么的,老娘的男人也是你们能觊觎的?”

    转过头去,对着君若凌俊美的脸狠狠的吧唧了一口,而后以绝对占有的姿态看着那些xiǎo jiě,只见那群xiǎo jiě们心儿咔嚓一声声的碎裂,面色苍白。

    “皇上,臣有冤1;150850295305065要申冤,还请皇上与太后为臣做主啊,这个,这个白清秋,是他陷害臣,让臣陷入万劫不复之地啊。”

    此时,白远涛凄厉的声音再度响起。

    白清秋冷哼,白远涛,只怕你到时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