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shā rén不眨眼-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第十九章 shā rén不眨眼

    “臭娘们儿,受死吧。”

    白清秋的行动,彻底激怒两个土匪,大黄牙猛扑过来之时,倒在地上的刀疤脸也同时跳起身来,对着白清秋狠袭过去。

    二人均是亡命之徒,发起狠来别说是李姨娘了,就是白远涛也害怕。

    白清秋勾唇冷笑:“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闯进来。”

    白清秋身体一侧,刀疤脸拳头落空,可他手还未手回,只见眼前一道利光闪过,瞬间他的手臂便传来钻心的疼痛,1;150850295305065一根针直直的插在他手臂之上,入肉三寸,紧跟着一声震天惨叫响起。

    “你?去死吧。”大黄牙越发的狠了,使出全身之力抬腿踢过去。

    只是当他的腿刚一抬起之时,便感觉大腿根部一个刺痛,那种疼痛无异于要了他的命。

    咻咻,又是两道针影闪过,二匪居然动弹不得?

    “你?臭娘们,你放开我们,如若不然,便要将你千刀万剐了。”

    兄弟二人没有想到,他们这么快有便被她制住,别看她小小年纪,可是出手却比他们狠辣多了。

    别说是这兄弟两个没想到,众人同样没想到,白清秋她什么时候变得这般厉害了,只一招,一招便将两个亡命打倒,这,这到底是拥有一种怎样的魄力?

    众人抬头看去,只见白清秋绝美清冷的脸上透着一股强大的肃杀,望而生愄。

    “千刀万剐?本xiǎo jiě这是第几次听到这样的说词了,不过,你倒是给自己选好了下场,那,本xiǎo jiě便让你千针万剐吧。”

    白清秋转身,手中长针毫不犹豫的向着二人刺去,双手有同时出击,每一处都不同,她根本不用看都知道针刺在了哪个穴位,针技纯熟得让人惊讶。

    “啊,啊,你,你个臭女人,放,放开我们。”

    “痛,痛死老子了,该死的,若是让我出去,一定让你不得好死。”

    二人嘶声大喊,也不知这个女人将针刺在了什么地方,只感觉疼痛无比,这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他们发现自己的经脉开始逆流了起来,经脉逆流,那是比扒了他们层皮还要难受。

    “骂得好。还能骂,说明你们底气十足,不过,若是让你们周身的血,往一处流,你说,你们还能不能骂出口了?”

    什,什么?血往一处流?

    这,这怎么可能?

    刀疤脸,大黄牙原本脸色惨白,此时越发的难了起来,倒抽一口气,心儿跟着那几枚针火速狂跳了起来。

    “不不,不要了,姑奶奶手下留情啊,我们再也不敢了。”

    “是啊是啊,我们再也不敢了,还请姑奶奶发发慈悲,放了我们吧。”

    二人哭声求饶了起来,全身筋挛般的疼痛再次袭了上来,痛不欲生。

    “哈哈哈,放了你们?那日在跛子峰的被你们追得掉入暗沟的时候,你们有没有想过要放过我?

    你们李姨娘手中拿那二百两银子的时候有没有想过要放过我?现在来说放,哈哈,晚了,太晚了,现在,是不是该轮到我出手了,嗯?”

    白清秋面色如水,丝毫没有掩饰她身上的杀意,细长的手指稳稳的捏住一根让人心惊胆颤的长针。

    “不,不要啊。”

    一针扎在手臂之上,那处的血液竟真的停住了?虽然外表上外人感觉不到,可是他们,却清晰的感觉到了,此时,此二人全然忘记了身上的疼痛,因为这比疼痛更加可怕。

    正当众人以为这没什么的时候,但却见那处青筋以肉眼能见的速度鼓起,慢慢的将皮扶撑开,犹如鼓起的蛤蟆绑子,甚至清楚的可以看见皮下毛细血管。

    “这”

    震惊得众人简直无法相信,他们清楚的看到鲜红的血慢慢凝聚,若是有根针扎下去,定会瞬间爆炸喷出血来。

    就在众人以为这就完了的时候,白清秋将针一拔,那凝聚在一处血液就如泄洪般狂涌了出去。

    “逆流,真的逆流了。”

    众人惊声尖叫,前所未见,前所未见啊,可是在这种震惊之余无一不是骇然。

    “啊贱人,白清秋,你个贱人,杀了我吧,杀了我吧。”

    一寸一寸的从手臂开始滚过,滚过之后的皮肤与皮肉直接分离开来,那比开脑注水银还要惨痛,刀疤脸大黄牙根本忍受不住这样割皮之痛,一心求死。

    众人见此二人眼睛,真正的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了。

    “杀了你们?那岂不是太便宜你们了?你们在跛子峰也祸害过不少女子吧,现在,本xiǎo jiě这就是在为民除害。”

    白清秋根本不理会他二杀猪般的叫声,清冷说道。

    “你?”

    刀疤脸大黄牙这才知道,自己是若了一个怎样的地狱修罗,可是后悔已经来不及了,可是,他们也没有别的选择。

    只在听嗯嗯两声闷哼,二人惨叫立时停止,那两个肯扭曲的身体一软,便一动不动了。

    除了咬自尽,也没有更好的出路了。

    静,一时间,整个白府大厅出奇的安静,连呼吸声都听不见了。

    众人目光死死的盯住这两具可怕尸体,脑子里一片空白,他们连想都没想过,除了十大酷刑之外,还有另一种酷刑存在。

    砰砰砰。

    几个胆小的奴婢吓晕过去,胆子大的也好不到哪里去,脸色一白再白,真想立时长了八双腿,逃离此处。

    太恐怖了,白清秋她,是个可怕的女子。

    李姨娘紧握双手,手心刺得生疼生疼,将这种恐惧拼命压下。

    “大xiǎo jiě,你shā rén了。”李姨娘开了口,就算是她再如何的故作镇定,也都无法掩饰她颤抖的声音。

    白清秋挑眉淡笑:“哦?然后呢?”

    然后?

    李姨娘真是要被她气疯了,不过,她此时倒越发的镇定了下来,转身紧紧的抓住白远涛的手臂,惊道。

    “老,老爷,太可怕了,大xiǎo jiě她,她一这不是原先的那个善良的大xiǎo jiě,否则,怎么可能眼不眨的将这两个人残杀?”

    残杀?

    对,就是残杀,而且shā rén不眨眼。

    白远涛被李姨娘抓得生疼,不过,魂也在此时归位了。

    “逆子,逆女,你,你怎的变得这般凶残,你,你就是恶魔,恶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