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章 大结局一-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第一百九十章 大结局一

    白府之事众人看在眼里,同时也疑惑在心里,但是皇上都没管也没查,身为朝臣的他们自然也不会多加干涉,更何况白府宴会前收到了那样一封信,这说明暗中有人助白清秋,他们便更不敢动了。

    “你说,是白清秋害得你家破人亡的?”

    皇上眯起双目,倒是有点兴趣的样子了,若是能在群臣面前将白清秋和君若凌一举拿下,也不是什么坏事。

    “禀皇上,是的,是的,害得我白府这般境地,还请皇上为臣做主,还臣一个公道和清白的啊。”

    白远涛虽然被撤了职,可是并未在将他的官品降下,不知是皇上忘了,还是故意等着这一天,也正是因为如此,白远涛才留有希望,才会釜底抽薪的跪上堂来,状告白清秋。

    白远涛很了解皇上,他心心念念的不就是想杀白清秋么,他这么做也不过给皇上一个机会,不是吗?“

    “大胆,白远涛,白清秋可是你的女儿,你身为一个父样居然要告自己的女儿,这,这成何体统?”皇上怒喝。

    “不,皇上明鉴,白清秋她,她不是臣的女儿。”

    什,什么?

    白清秋居然不是白远涛的女儿?

    这怎么可能?

    众人齐惊,可是又一转念,若不是这般,白府又岂会将一个嫡女养成痴傻之人,而白清秋也应该知道了自己的身世,所以才会在白府中大杀四方,不管不顾。

    这么1;150850295305065说来,白府所发生的一切只不过是个笑话,一个让世人足够笑话三辈子的。

    “白清秋,你怎么说?”皇上眼底忍不住的得意。

    苏太后见皇上这般,不禁皱起眉头,这还是她的儿子吗,居然为了一个女人而在这里问寻?白府再怎么样也轮不到了皇上亲审,直接交给刑部不就成了吗?用得着这样小提大作?

    白清秋冷哼,优雅的站了起来,素衣白初,身后墨发随意的披在身后,浅笑焉然倾国倾城,竟比起跪在地上的白远涛高贵许多。

    “皇上,本妃没什么可说的,若是真是有的话,本妃无论如何也不会生在白府,也不看看这白远涛是个以货色,自己的母亲被安福堂近十四年,却从未见他提起过,整个白府也就只一个姨娘当家,哼,像这样的府,也根本不配做我白清秋的娘家。”

    “你?白清秋你这个恶毒的女人,什么配不配的,我告诉你是我白远涛瞎了眼才对,我白府养了你十四年,你却恩将仇报让我白府陷入世人唾骂之中,更让我丢了官职,弄得家不成家。”

    “我害你?好啊,白远涛,那我问你,你既然早就知道我不是你的女儿,你为什么还要将我养在名下,还坐上个嫡女之名?你难道是傻子吗?”

    白清秋气笑了,见过不要脸的,却从来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

    “你。你?”

    白远涛如梗在喉,你以为他想留下这个野种吗,若不是皇上有令,他岂会替别人养女?

    可是,他能说是皇上让他这么干的吗,那还得让皇上先干死他?

    “怎么,无话可说了吧?白远涛既然你无话可说,那么我就要说上一句,皇上,众位大人,我白清秋在此就与白府断绝关系,既然他不想做个慈父,本xiǎo jiě又何必做个孝女。”

    断绝关系?

    不,这怎么可能,白府现在什么也没了,若是白清秋这个凌王妃的娘家的身份也没了,那他岂不是真完了?

    “白清秋你敢?”

    他只不过想着两条路,一条是让白清秋死,皇上开恩恢复他礼部尚书一职,另一条则是让众人看看他对野种的关心和养育,让她毫无颜面的存在,可是他从来没有想过要让白清秋断绝关系啊。

    “我敢?白远涛,你有什么资格在这里说我不敢?”

    “你?你?”

    白远涛嘴磕了半天却你不出个下文来,狠狠的吞了吞口水,他确实没有这个资格、。

    “大姐姐,别怪四妹我替父亲说句公道话。”就在此时,白清竹站了起来,“不管父亲有多么的糊涂,不管你对白府有多么的仇恨,你毕竟是吃白府的米长大的,这点你总不能否认吧。”

    白清秋冷哼,“那依你的意思呢?”

    “依我的意思嘛,就是大姐姐最好别脱主白府,以免让人落了个吃里爬外,恩将仇报的罪名,这于你,于凌王都不是什么好事。更何况,一个野种,你又以为这皇室能容下得吗?”

    白清竹哼道,别说白清秋不贪图富贵,她嫁给凌王就是最好的例子,除此之外,她真想不到第二个原因。

    于凌王不是好事?

    白清秋目光转了过去,只见那个修长高大的身影优雅的走了过来,一把搂住白清秋腰身。

    “这个就不劳白四xiǎo jiě担心了,若是可以,本王愿意从皇族除名,我的女人无须为我做出任何事,付出任何代价。”

    什么?

    君若凌居然为了一个女人而愿意从皇族中除名?众人惊得脸色大白,这怎么可能?

    “凌王,你开玩笑的吧,皇权,难道你不想要了吗,为了白清秋这个狠毒的女人,你竟然要放弃这一切?”

    白清竹不敢相信。

    “本王做什么,还轮不到你来管,要管还是管好你自己吧,爬上秦墨萧的床,得到的姨娘之位,真是让人不耻,若是像你这样的人都能够在大殿之上出声,那就真是笑话了。”

    君若凌冷哼,宽大袖子一甩,暗中打出一道凌厉的劲风,白清竹顿觉胸口一窒,只听咔嚓一声肋骨断裂。

    “你?”

    钻心的疼痛猛席了上来,豆大的冷汗直流而下。

    白清秋不看其他人,单只抬头看着君若凌,“为什么?”

    “不为什么,经过上次夺嫡,你以为本王还对皇宫存着执念吗?你应该知道,我活着只不过是替母亲报仇,而且,母亲也很快会看到皇宫中的腥风血雨,苏太后,皇上,秦府,我一个都不会放过。”

    白清秋长长的叹息,“那好,只要你愿意,那么,事过之后我们就去找个山头,当土匪去,过着我们逍遥自在的日子。”

    他们相信,那样的日子,一定不错。

    “不行,君若凌,这退出皇族之事由不得你做主,还有白清秋,朕看错你了,竟然能够做恩将仇报之事,再加上你美sè yòu我十二弟,罪恶涛天,来人,将白清秋给我押入天牢,秋后问斩。”

    皇上大怒,拍桌而起,他不能再等了,否则西临国来人看到白清秋,那岂不是不妙?

    “本太君看谁敢。”

    就在此时,一个白发苍苍气势威严的妇人怒冲了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