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一章 大结局二-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第一百九十一章 大结局二

    看着来人,众人心狠狠一抽,那老太君身着西临朝服,手持金云盘龙杖,目光凌厉,气质震人。

    众人虽未见过可是从身连纳兰垣轻轻搀扶的样子来看,应该是纳兰一族。

    纳兰一族从来都是chuán qí式的存在,当年皇上正是纳兰氏,可是传到他们这一代竟然有勇气将皇位传于贤者,这世上能有几rén miàn对皇位能够做出这样的选择,又有几人能够做到像纳兰氏这样的气度?

    可是他们却做到了,而他们的眼光真的很好,如今西临国日渐强大,开出的国土竟是南渊国三倍这么大,可说,此时的南渊连人家的一个郡首都不如。

    所以,皇上为什么这么重视西临国,为什么又那么害怕西临国,而像婉儿这个柔弱的女子,也可以从皇宫中无声无息的逃走?

    这就是差别,这就是国与国的差别。

    咣当一声,皇上手边金盏摔落在地,脸上阵青阵白。

    纳兰老太君看着滚落的茶盏冰冷一笑,“南渊皇这好的口气,竟敢将我纳兰氏唯一的玄孙女儿押入天牢,秋后处斩?本太君只怕你根本不知道覆灭是如何书写的吧。”

    老太君气势凌人,丝毫不输给这里的每一个人。

    “老太君你这说的什么话,什么你的玄孙女儿?你是在说白清秋吗?呵,她只不过是白府不知从哪里捡来的野种而已,怎么可能是你纳兰氏的玄孙女儿呢?”

    苏太后紧握手中拐杖,相比起人家的金云盘龙杖不知道差了多少倍,心中生出一丝不快。

    “苏太后,你也不过六十来岁,怎的眼睛就花了吗,没看到我纳兰氏子孙个个都是绝美异常的吗,就你们这些个人,除了凌王长得入眼点,其余之人就是给我纳兰氏提鞋都不配。”

    老太君毫不客气的怼了回去,说得苏太后脸色铁青。

    她这是什么意思,难不成他南渊国人就不是漂亮,入不了眼吗?可是当苏太后回过头去一看,白清秋君若凌的确是一双绝世壁人,不仅容貌上乘,就连气质也是一样的贵气无比。

    “怎么,本太君说错了吗?还有,今日谁要是敢动我玄孙女儿一根毫毛,我便让将你全身的毛给拔喽。”

    纳兰老太君威严说道,当她看着那个小小的身子站独站在那处,心都碎了,她纳兰家的子孙怎的沦落到了这种地步?她真是恨哪,恨当年为什么没有出来找她们母女,恨那个死老头子说什么不得与皇室来往?

    她干嘛要听这些?

    看看,把自己的玄孙女儿给弄成什么样了?

    “清秋,我的儿啊,老祖宗对不起你啊”

    说罢,老太君老泪纵横,急迈过去一把楼住了白清秋娇小的身影,因为激动而全身颤抖着。

    白清秋被另一种东西紧紧包裹,这种怀抱好像是梦里才有的,这种祖外婆的香气也是只有梦里才有的。

    “老祖宗”

    白清秋热泪盈眶,原来,原来这才是真正的亲情,真正的亲情啊,她白清秋不再是个身世不明的野种了,不再是个无主之魂了,好,真好,真是太好了。

    “诶诶诶。”

    这一声老祖宗她足足等了十四年,若不纳兰当初内乱,她们这一大家子,又岂会分别啊。

    “好了老太君,九皇妹既然找到了,您应该开心才是,当心身体。”纳兰垣这顿火烧没有白烧。

    “对对,老祖宗要当心身子,可别为了这些个贱民气坏了,饶是有十条命也不够赔的。”

    白清秋霸凌的说道。

    老太君一怔,没想到她的玄孙女儿还有她当年摄政的气魄,看着这个失散十四年的玄孙女儿更加的喜欢了,眼底的满意让纳兰垣都吃起醋来了。

    “老祖宗,我也是您的玄孙啊,为什么你没有对我用过这般眼神?”

    “本太君的玄孙多着呢,你算老几?更何况,你难道不知道我纳兰一向是重女不重男。”

    “呃,好吧,谁让我命不好,是个男儿身呢,九皇妹,你以后可要在老祖宗面前替我多多美言几句,以后我的日子就靠你过了。”

    纳兰垣说得嘻皮笑脸。

    在场之人无一不被他们的对话所震摄,自古是男尊女卑,可是到了纳兰氏这里却是完全的相反,女尊男卑,怪不得皇上和白远涛要吓得脸色惨白了,原来得罪的是纳兰氏的女人。

    “好了,皇上还有事吗?若是无事,我便要随老祖宗回去了,还有,君氏君若凌从现在开始,就不再是你皇室中人了,你是我的,知道吗,只是我的,若是胆敢有哪个1;150850295305065女人敢看你一眼,我便将她的眼睛给剜了。”

    白清秋扭着小腰来到君若凌身边,手指勾着君若凌洁白玉锦带,霸道冰冷的说道。

    众人在眼珠子都要掉下来,白清秋,哦不,纳兰清秋居然会说出这等大逆不道?那,那凌王呢,他,他是怎样的?

    “是,夫人,我君若凌以后就是你的了。”君若凌扬唇而笑。

    白清秋回敬他一个迷人的笑容,“你就不怕他们的闲言碎语?”

    “那是他们的事,不过,若是不想他们做过的那些丑事天下尽知之,便尽管笑吧。”

    君若凌话音一落,众人表情齐齐收了回去,那些都是见不得人的,若是被人知道了,还能有好?

    老太君笑容加深,“婉儿啊婉儿,这下你可放心了,清秋找的男人比你找得好,愿弃舍弃江山只为一生一世。”

    可是这种在境况却不是皇上和苏太后喜见的,君若凌的本事他们是知道的,就算是毁了,也不能让他走啊。

    “来人,来人哪,将他们给朕拿下,拿下。”皇上发疯似的叫哮,总之无论如何也不能让他们逃出南渊国。

    众大臣满是惊慌,皇上他疯了不成,西临国再不好,那也是西临啊,若是弄个不好,就会被西临国人给灭了的啊。

    白清秋,君若凌面色一沉,这里果然没有一个好货色,从皇上到太后再到白府,一个个的都是从骨子里的自私。

    “既然如此,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白清秋勾起绝美的唇笑,张开的犹如恶魔般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