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二章 大结局三-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第一百九十二章 大结局三

    那一日西临使臣的宫宴没有任何一个民众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知道当日回程的各府马车奔得很急,甚至有几个府的xiǎo jiě老爷都受伤了,伤得还很严重,也是那一天,京都里大夫不够用了,甚至,连学徒都用上了。

    叶二娘喝着香茶,“妹子也真是的,说去西临就去西临,连个招呼也不打。”

    徐院首垂头,“唉,可惜了,那么好一个苗子,针法绝佳,悟性绝佳。”

    白清风微微一笑,“这才是姐姐想要的吧。”

    宫宴之上发生了什么他们不知道,可是之后的事情他们知道,林公公差人四处寻找徐院首,皇上不好了,苏太后也不好了,就连参加皇宫宫宴的人也都不好了,全是中毒。

    当日,御林军叶辰叶良火速将白清竹给抓了起来,因为从白清秋身上搜出了一包毒药,而此毒正碧落之毒,皇上苏太后得知此毒,竟生生晕了过去。

    报应啊,真是报应不爽啊。

    他们无论如何也没想到,终有一日也会中此之毒,而且不止他们,就连整个朝臣也都中了此毒,碧落毒很快侵浸他们的皮肉,每当夜暮整个京都回响的都是他们痛苦的嘶吼之声。

    “怎么样,本夫人这招好使吧?”纳兰清秋坐云宫宫顶,听着苏太后近呼于从地狱中散发出来的叫声,心满意足。

    这个仇报得很爽,让他们曾经伤害过母妃的人痛苦的活着,让每时每刻都感受着君若凌曾经受过的痛苦。

    “原来,这一切都瞒不过你,不过,你什么时候将白清秋的药给换了的?还有,你的碧落毒又是如何得到的?”君若凌笑问。

    纳兰清秋娇横了他一眼,“这是用你的方法啊,还记得池老吧,我命他将你的的洗澡水给烧干,久而久之就得到了碧落之毒,不过,你也不笨知道将体内之毒逼出体外,再加上我的华阳针法,事倍功办。”

    也许是天意吧,这两个人都得到了自己需要的东西。

    南渊国自宫宴之后一个月内连续发生着数件大事,被人看好的秦相,满门抄斩,这一切的原因大家都知道是那个新进的白清竹。

    白府也好不到哪里去,白远涛自中毒以来,性情也发生着巨大的变化对着贺氏和罗姨娘非打则骂,白老夫人见此,心越发的寒了,越发的后悔起来,若知道白清秋真正身份,她就不会这么对她了,一定如菩萨般的供着,看人家杨姨娘,白清风一张和离书过去,将人接走,一定是去西临风光去了。

    南渊的日子就痛苦中过着,五年之后,一个身着青袍男子,幽然的有走过一条狭长小道,青山绿水间看着让人心旷1;150850295305065神怡。

    “哥哥,你看那个人,布及粗衫的,一定没钱。”梳着平髻头戴珠花的萌妹纸看着那人软糯说道。

    “哎呀你笨啊,你从外表怎么可能看得出来他是不是有钱的?你没听娘亲说过吗,越平常的人,越有钱。”哥哥童言童语却一副老成的教训着mèi mèi。

    mèi mèi嘴巴一撇,“哦,知道了,那,那现在怎么办?要抢劫他吗?”

    “当然劫,娘亲不是说了吗,贼不落空,我们土匪也是不落空的,再要不然,将他的衣服扒了也好啊,应该能换一个铜板吧。”

    两个孩子软糯的声音听在秦墨萧耳中,真是哭笑不得了,余光之处依旧能看到嫩绿的草丛中两团粉嫩可爱的身影,黑白分明得如黑玛瑙似的眸子让秦墨萧一下子便打心眼里喜欢上了。

    “我的衣服不止值一个铜板哦。”秦墨萧扬起优雅的笑容。

    这是五年来他第一次笑,想想五年前那个女人死性不改,竟然要将毒药下进宫里,他阻止不了,只有随她而去,就在他们进宫的那一天,他离开了秦府,离开南渊,很久很久以前,有个女人笑颜如花的说过,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禄,两者皆可抛。

    只是没有想到,这一次的出走他竟然意外的保住了性命。

    “你,你不按规矩出牌。”

    萌mèi mèi闪着乌黑的眼睛闪闪发亮的指着他不满的说道。

    “哦?那你说,我该怎么做?”秦墨萧蹲了下来,与mèi mèi齐平。

    “你,你,你应该装作不知道,然后,然后我们再凶巴巴的说,说”mèi mèi眨着大眼不解的回头问哥哥,“娘亲怎么说的?我,我不记得了。”

    秦墨萧再也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哈哈哈,哈哈哈。”可爱,真是太可爱了,也不知道是谁能够生下这么一对宝贝龙凤胎。

    可是当秦墨萧真的看到之是,立时呆愣当场,久久回不过神来

    “你怎么在这里?”君若凌将小女人藏身背后。

    小女人不比以前了,越发的绝美,越发的让欲罢不能了,他可是憋了好久才慢慢开始的,最后一次爽快是在她十五岁及笄,那晚二人都进入了前所未有的境界,只可惜,许是那夜他太用力了,让他整有一年没有好好吃肉,生了两个孩子之后,小女人的身体越发的敏感了起来,君若凌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想尽办法的独处。

    就如今日,好不容易打发两个烦人的小东西,可是不到一半,却听人说有个可疑的男人靠近,这才不得不放弃。

    却没想到,居然会是秦墨萧?

    “凌王?清秋,原来,你们没有回西临,而是到这里来,来当土匪了?”真是让人意外。

    “哼,去哪里,用不着你来管,识相的赶紧给我走。”

    纳兰清秋翻了翻白眼,这个男人的醋吃得够可以的,就连儿子的醋他也吃,别说是这个秦墨萧,那个曾经认为是情敌的家伙了。

    “不走,本公子也走了有五年了,正好寻个地儿落角。”秦墨萧双手抱胸。

    “好,这可是你说的,到时候可别怪我君若凌手下不留情。”

    说罢,君若凌便飞身出去,对着秦墨萧俊脸打了过去,不知怎的,君若凌就是不喜欢秦墨萧,总感觉这个男人前世就是个危险的,而这种危险也带到了这一世

    纳兰清秋笑而不语,看着自己男人吃醋,不得不说是件很爽的事情。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