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擦,痛死老娘了-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第二章 擦,痛死老娘了

    “谁?谁在暗处?别鬼鬼崇崇的,有胆子就出来。”白清秋袖中银钗暗暗捏紧,那声音似远非远,似近非近,怪异得很。

    她的耳力非常灵敏,能辨别极细微的声音,之所以年纪轻轻便能够在针灸界里打下名号,便就是得益于她特殊听力,她甚至能够听到血液流动而撞击针尖的次数,从而改变银钱的震动次数,让患者得到更有效的救治。

    “白府大xiǎo jiě,果然非常人可比。”

    一道男子声音低深,醇厚,好听之极,在白清秋微怔中,她的正前方的走出一个绝美男子。

    一袭白袍合体贴在身上,勾勒出男子挺拔修长的身躯,精美绝伦的五官如雕刻一般,剑眉星目中尽将天上点点星辰比了下去,完美的唇角勾起淡淡的冷色,让人不寒而栗。

    白清秋嘴一抽,暗骂了声:妖孽。不过,经验告诉她,越美的东西,越危险。

    “你认识本xiǎo jiě?”白清秋挑眉道,脸在的防备越发的重了:“你到底是谁?本xiǎo jiě可不记得有认识你?”

    “南渊第一痴疯xiǎo jiě,这天下间,还有谁不认识?”男子勾起的唇角不变。

    白清秋很不爽,她第一痴疯怎么了,有本事,他也疯个给她瞧瞧,若不是看在他极其危险的份上,她一定跟揍眼前这个小湿弟一样。

    突然,男子冰冷的长眉一锁,一声闷哼从口中发出,:“该死的,居然在这个时候”发作了。

    砰砰,砰砰砰。

    白清秋耳朵微动,听到经脉里的血液不规则流动,而且以极大的速度撞击着天泉天池两大心脉穴位。

    “嘶,那可是胸前离心脏最近的两大穴位,以这个血速撞击,那可不得疼死?”是谁那么倒霉居然被这两大穴冲击?”

    白清秋还没想完,一个极为霸道的力量将她的手腕狠抓了起来。

    “擦,痛死老娘了。”

    手腕传来剧烈的疼痛,让她不禁呼出声来,白清秋低头,一双修长骨感的大手紧紧扣住。

    “你,你懂?”男子冰冷的话响在白清秋头顶。

    “懂什么,你,你放开我,抓疼老娘了。”白清秋额头冷汗瞬间冒了出来,该死的,这个男人到底要干什么?

    “哼,原来,白府痴傻xiǎo jiě不痴。”

    什,什么意思?

    还没等白清秋明白过来,只感觉身体一轻,腰间一紧,头猛的朝下身体倒扣半空,眼前景色不断变化,树突然变低了,小新惊讶的表情变远了

    “你?臭男人,快放开我,放开我,你特么的到底要干什么?”

    “我警告你,你我可是疯女人,要是伤到你了,可别怪我不赔尝。”

    “该死的,你特么快放我下来,强盗,土匪。”

    武功高,人又霸道,不由分说将她绑了,就算是长得再妖孽,那也是强盗。

    “若是你再吵,信不信本王现扔你下去?”君若凌从来没感觉女人会有像她这么吵的。

    扔下去?

    她不要,白清秋瞬间闭嘴,小命要紧。

    君若凌正满意她的表现,可是

    “你干什么?”君若凌从牙缝中挤出这四个字来。该死的女人,她这是?

    白清秋不管,如树獭似的紧紧的抱着他的腰身,生怕这个妖孽强盗就此扔下她。

    “不干什么,你不是要抓我吗,这样抓得更紧,不是吗?”

    “若是你再不放手,便别怪本王不客气了。”

    “那你就不客气吧,我是死也不会松手的。”这个高度摔下去,不死也残了,她白清秋好不容易活过来,命,珍惜着呢。

    “你?”

    君若凌周身冰冷再度而发,他不喜欢陌生人的亲近,尤其是陌生的,又脏乱的女子,抬起手来就要一掌狠打出去,可是天泉天池两大穴道传来的剧痛让他顿住,额头之上冷汗密布,牙关再次紧咬。

    白清秋清楚的听到他胸品穴位的变化,张起乌黑的眸子抬首看去,只见这个男子的完美的唇角抿成一条直线,那样的疼痛他居然能够忍得住?而且,还能够平稳的飞行,不得不说,光是这点,足够她佩服的。

    “算了,帮你一把。”

    白清秋小手摸上他的腕间问使穴,一个用力死死按住,而且不停的揉搓,直到那处慢慢发起来。

    君若凌胸口疼痛之感减轻三分,胸口一松,不过看着白清秋的目光越发深沉了起来。

    她,到底是谁?南渊国什么时候有了这么一个医术高超的女子?而且还是白清秋?

    白清秋背后感觉到一股极寒的冷意,不用看都知道是这个男人身上散发出来的,正要开口顶两句,却突然身体被狠狠扔了出去。

    砰。

    白清秋成功着落,可是身体却在地上滚了好几个圈这才停住,全身像散了架似的疼痛,这个该死的男人就不懂得怜香惜玉的吗。

    “你?”

    刚刚抬头想骂,便见那个修长的身体猛的向前裁倒下去,毫无预兆,白清秋心中一抽,若是这头下去,非受伤不可。

    1;150850295305065

    说时迟那时快,一个巨大的声响恍过,妖孽男被一个硕大的身影扶住。

    “主子。”

    “让她进来。”君若凌最后冰冷的目光扫过倒在地上的白清秋,最后双目一闭,终于是昏死过去。

    “岚翔,将她扣住,主子有用。”

    “好。”

    另一个叫岚翔的男人伸手就要抓来,白清秋身体一侧,岚翔手下落空,岚翔一怔,这个女人居然能够躲过他的擒拿手。

    “我自己会走,不用你抓。”

    你爷爷的,这什么世道,现在的古代人都这么蛮横无礼吗?被他主子抓也就算了,可不能连一个小喽罗也要抓吧?那她身为一个穿越女的气质可就丢尽了。

    白清秋就在岚翔的目瞪口呆之下从地上爬了起来,拍拍身上的灰尘,迈着大步朝房间里走去。

    还来不及看清房间布置,便被一声大叫惊住,这是从刚才那个妖孽土匪嘴里发出来的,听上去极为痛苦。

    “主子,主子?”岚宽大叫。

    白清秋暗道不好,那妖孽定然是受不住了,加快脚步朝室内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