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猜到开头,却没猜中结局-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第二十章 猜到开头,却没猜中结局

    恶魔?

    这就是一个父亲对女儿的评价吗?别人也许不是,可是白远涛却是。白清秋现在敢肯定了,白远涛确实不是生父。

    “老爷,你,你怎么可以这么说xiǎo jiě?她可是你的女儿啊。”

    兰香再也忍不住了,她在白府与冬梅一般有八年之久,这八年来,白府是如何对待xiǎo jiě的她一清二楚,曾几何时,她也是欺负xiǎo jiě的一员,可是老爷如今这般真让人寒了心,这岂是一个人父做出来的事?

    “住口,主子说话,哪里有奴婢插嘴的份,来人啊,将这个该死的奴婢拉下去,杖毙了。”

    李姨娘重回状态,拿出她白府主母之姿,白清秋她敢残杀两个土匪,可却不一定能够1;150850295305065杀她,因为她是她名义上的母亲,若是不想天下人骂她弑母,便尽管来。

    哼,更何况这一招杀鸡儆猴,她也用过无数次。

    只是,李姨娘怒吼出去,却没人应点。

    “这”

    几个嬷嬷狠吞了吞口水,抓也不是,不抓也不是,毕竟兰香已经是大xiǎo jiě的人了,更何况大xiǎo jiě刚刚还杀了两个人,尸体还新鲜的呢。

    “你,你们?大胆。”

    李姨娘见此,脸色铁青,也不管身边是不是有个白远涛,啪的一声,一巴掌拍在了桌子上,砰,震得茶盏在咯吱作响。

    众丫鬟婆子又是一跳。

    “若是今儿个若是谁不听命令,那待出了这个门,本夫人便第一个将她发卖到窖子里去。”

    气死她了,气死她了,这招杀鸡没震到她,反倒是震住了这些个没用的奴才。

    婆子们一听,脸色又白了起来,这李姨娘比大xiǎo jiě的针还要厉害啊。

    “是,夫人。”

    “我看谁敢?”白清秋冷喝。

    可是当她们伸出手之后,便着实后悔了,还是将她们卖进窖子里吧,每人身上三枚绣花针,赫然插在身体不同部位,立时便动弹不得,那,活像是俎板上的肉,任人宰割。

    “白清秋,你?”

    “混账东西,本xiǎo jiě的名字,也是你一个奴婢可叫的?怎么,白远涛将你宠得越发的没边了是吧,好啊,本xiǎo jiě不介意让你重新来过,

    兰香,去,将府里的教养嬷嬷给本xiǎo jiě叫来,说这个不听话的奴婢该重新教导一番了。”

    白清秋大声说道,殷红的唇角勾起冰冷的笑意,这笑容活像是在告诉李姨娘娘,别以为她只会有针剥rén pí肉,若是想整她,她白清秋有的是手段。

    想到这里,白清秋真心为自己点了个赞,她好像天生就是宅斗的料,根本用不着任何培训,也用不着任何融入,便能游刃有余的掌控全局。

    “你?”

    李姨娘牙关紧咬,根本没想到她白清秋这般油盐不进,脑子里飞速转动,想着该如何是好。

    可就在此时,一道戾喝响在头顶。

    “放肆,白清秋,我白远涛这是造了什么孽,居然生养了你这么一个女儿,疯癫痴傻不说,还不知廉耻,甚至成了shā rén不眨眼的恶魔。

    今日,我白远涛若不除恶女,只怕我这白府迟早也毁在你的手中。叶护卫何在。”

    白远涛大喝,脸色极为难看,从他的眼中看到的不是白清秋,而是一个十恶不赦的大魔头。

    叶护卫?老爷他居然传叫叶护卫了?

    年轻点的丫鬟一脸茫然,可是老一辈的几个嬷嬷脸色僵住了,除了十四年前老爷叫过一次叶护卫,这十几年间便再也没有过了。

    而那一次之后白老夫人便住进了安福堂,那个清静得只有几个老嬷嬷才知道的存在,而不知道的人,还以为白府从来都没有过这样一位老夫人呢。

    一阵风过,一个全身黑衣短揭的男子出现在白府正厅,个子高大,目光如鹰般锐利,光是站那处便可以感觉到此人武功不弱。

    “老爷。”叶护卫恭敬而道。

    白远涛怒指:“去,将白清秋给我拿下,绑起来关进祠堂,我要先杀杀她的气焰,再将她在祖宗们面前执行家法。”

    这里说的家法可不止是要吃黑鞭了,那就是要她死了。

    “是,老爷。”叶护卫领命。

    “来吧,本xiǎo jiě自出生起,便不知道什么是怕。”

    白清秋冷笑的看着这一切,手中钱握得紧紧的,就算是叶护卫武功再高,她也要拼上一拼,就算拼不过,那也要从他身上咬下一块肉来。

    李姨娘忍不住冷笑出声,白清秋,她也太自恋了,叶护卫的武功她老早就见识过了,来无影去无踪,岂能是她一个小小女子能够相抗的?她就等着白清秋剥皮抽筋的那一天。

    “不好了,不好了。”

    可就在这紧要关头,杏林脸色焦急的冲了进来,大声呼喊。

    可是这一次李姨娘白远涛都没有呼喝什么成何体统之类的话,反而是面色一怔,赶紧叫住叶护卫。

    “叶护卫退下,还有你们,都给我退下。”白远涛一阵呼喝,将这是城所有人都喝退了下去。

    众丫鬟婆子都有些反应不过来,这画风,转得也太快了。

    不过,很快她们便退了个一干二净,因为这里她们早就不想呆了,几个胆大的小厮将两具死透了的尸体拖了下去,还有几个定住的嬷嬷,也抬出门来。

    杏林来了,也就表示那边有事,当下也顾不得这个恶女了,一齐赶了出去,只下他们三人。

    这一场白府正厅之行,到此结束,任何人都猜到了开头,却猜不到结局,还是结局太过于苍促了?

    “xiǎo jiě,您没事儿吧,吓死奴婢了。”

    小新眼睛哭得红肿,想来守在外头也不好受吧。

    “傻丫头,本xiǎo jiě是战神女金钢,怎么可能就这么轻易的被打倒?”

    白清秋暗暗庆幸,自己没那个亲情缘,可是朋友缘倒是不浅,一下子便得了两个为她着想的姐妹。

    “兰香,都怪你,怎的也不让我进伺候着,若是xiǎo jiě被打了,我也可以挡上一二啊。”

    小新这话深深的触动着白清秋的心,不知怎的,她感觉鼻头发酸,猛的一把将小新抱在怀里,嘴里念着:“傻丫头,傻丫头。”

    兰香也是喜极而泣,一个愿意挨鞭子,一个极力的保护着对方不让她看到最肮脏的一面,像这样的主仆,只怕世上再也找不到第二对了吧。

    真羡慕,不过眸子里有些小小的涩意,毕竟小新更与xiǎo jiě亲近。

    可是下一秒,兰香也被一个力道拉了过去,三个主仆就这样仅仅的相拥在月光之下,画面有说不出的温馨。

    只是

    白清秋不解,那个突然冲进来的丫鬟到底是什么来头?又或是说,那个丫鬟又带来了什么让白远涛连她都顾不得惩罚的消息。

    白清秋根本不知道,她的一举一动被另一个人看了去,黑色身影闪过夜空,未惊动任何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