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不会就此罢手-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第二十一章 不会就此罢手

    明月当空,月色撩人,春末夏初的轻风吹过,竟给人一种别样的温暖。

    一道白色身影挺直的站在窗前,长长的墨发随意披在身后,风过发起,竟有种乘风欲归之势。

    岚翔进来之时,看到的便是这样一副绝美的图画,主子这般,光是一个背影便已胜过世间万千,更别说是世间女子了。若是主子多出去走动走动,只怕南渊所有女子都会为其倾倒吧,那也就没东方公子什么事儿了。

    可惜。

    “主子,那二人已被白大xiǎo jiě给灭了,尸体交给了府医。”

    岚翔禀报道,不过,他怎么也想不到,身为凌王的贴身暗卫,居然会去偷一具尸体?真是世风日下啊。但这一切都值得,想知道白大xiǎo jiě的针法,便必须从她用过的针法去探究,说到这里

    “主子,白大xiǎo jiě的针法,着实是出神入化,没想到只凭一个枚小小的针,不仅可治病,也可以用来shā rén。”

    岚翔只要一想到那种shā rén方全,饶是shā rén如麻的他,也不禁震在当场,其手段之凌厉,不在主子之下。

    “她呢?”

    君若凌目光依旧看着窗外,看的不是那一轮明月,而是明月下的黑暗,有光的地方,就会有黑暗,有时你的光明只不过想掩盖黑暗的一种方式。

    “白大xiǎo jiě她无事。”岚翔不禁一怔,主子不是更应该关心那两具尸体的吗?

    无事?

    君若凌轻笑出声:“她岂会无事?只怕经过今夜,南渊又要多出一个杀神来了。”

    “什,什么意思?”岚翔不懂。

    君若凌转过身来,走到案台前,修长骨感的手指随意一翻,其上一行小字,可却不能让人忽视。

    “可是,这又如何?那白老夫人不也是对白大xiǎo jiě无视的吗?”

    “有很多事,都不能用表面去看实质,白老夫人为什么会在十四年前突然隐至安福堂,明明可以将白府掌握手,却偏偏让一个姨娘管了家?李姨娘更加的明明可以有十四年的机会杀了白清秋,她为什么又没有那么做?这一切的一切,你能解释吗?”

    君若凌一个又一个的题抛了出来,每一个问题都是关键,也让岚翔有种深陷迷团的感觉,岚翔就算是再聪明,只怕也没有深思过其中的意思。

    “主子,那,那白大xiǎo jiě能发现这里的不同吗?”

    君若凌指骨敲打桌面,完美的唇角微微勾起,抿嘴不语,但那表情,又说明了一切。

    安福堂

    带着幽蓝色的月光洒在安福堂的屋顶,让个原本就幽森的院落,变得有点可怕,像是其中隐藏着一只吃人的怪兽,稍不注意,便要将你拖进去,吃个尸骨无存。

    “老,老爷,妾身,有些怕。”

    李姨娘现在就在这种感觉,十四年了,她从不敢忘有这么一个地方,但,她总是刻意避开。

    白远涛何尝不是暗吞口水,可是,他只能壮着胆子进去,谁让里面住的是他的母亲。

    “不怕不怕,进去吧。”

    身影走了进去,砰的一声,那漆黑的大门,立即关上,兰香悄悄的靠近,耳朵紧紧的贴墙壁之上,可是,听不到任何动静,哪怕是个脚步声。

    “xiǎo jiě。”兰香失望的摇了摇头。

    小新道:“xiǎo jiě,就是这里,这里是老夫人住的地方,奴1;150850295305065婢小的时候,老夫人招见过一次,而后,便再也没有了。”

    白清秋清冷的目光转了回来:“原来,我还有一个祖母,呵,这可真是有趣了,白远涛为什么不让这里所有的人知道,他还有个母亲?”

    这真的很奇怪,为什么?

    按理说,像白远涛这样的渣子,不应该将自己的母亲隐藏起来,而更应该将她拱起来,而后表现得有多么的孝顺,让世人知道,他白远涛不愧为南渊礼部尚书。

    “小新,那次老夫人见你,有说过什么没有?”

    兰香接着问道,饶是她进府八年,也从未听说过老夫人的存在,最多的消息就是李姨娘进门之时,没有喝过她媳妇茶,自此之后,便再无老夫人任何信息,她还以为老夫人早已仙逝了。

    “没有,只是看了我,然后便被送出来了。”

    小新的话并没有带来任何实质性的消息,兰香想了想,又道:“难怪,难怪奴婢觉得这八年来有什么不对劲,原来,是在这里。”

    “什,什么意思,小新不懂。”小新有点脑子跟不上了。

    “小新,如果一个人十四年不被提起,而且府里的老人换了一拔又一拔,又有谁还会知道白府里有一个老夫人的存在?奇就奇在,老夫人如果已死,那么,每年的忌日老爷总祭奠一下吧,可是,没有,什么都没有。”

    兰香越想越是心惊,老爷这是要干什么,这白府里的水,不像表面看到到的那般简单。

    “不错,兰香你心思慎密,想到这一层已是不简单,可是”白清秋话虽是对着兰香说,可是目光却始终没有离开过安福堂。

    白清秋也一直有种怪异的感觉,原来,怪异就在这里,在原主的记忆里,完完全全没有老夫人的存在,可是,在她快要支持不住的时候,深夜之中总会有一个声音响起。

    “秋儿,我可怜的秋儿。”

    那苍老的声音中带着她难以读懂的情绪,又是怜爱又无奈,甚至还带着一丝愧疚。

    “祖母,到底是什么,让你甘愿住在这个小小的院落长达十四年?”

    白清秋已经有说不出的感觉了,直觉告诉她,所有的一切,都与白老夫人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兰香,小新,今日之事,你们全当没有见过。”

    说罢,白清秋毅然转身而去,娇小的身影被月光拉得很长很长,可却有种空寂之感,不禁让人生出怜惜。

    兰香小新同时感觉,xiǎo jiě是不会就此罢手的。

    第二天,当第一缕阳光照射过来,安福堂的门这才被打开,从里面走出一对憔悴的男女。

    “老爷,这,会不会太巧了?就当我们要发落白清秋的时候,她却在这个时候病发了?”

    “不会,这一切只是巧合,母亲她,绝不会用自己身子开玩笑,更何况,你也看见了,那样的凶险万分,绝对不是装,能够装出来的。”

    李姨娘微微点头,是的,若是换作她,她也不会为了一个白清秋而让自己有任何闪失,至少,她做不到这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