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会咬人的狗不叫-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第二十二章 会咬人的狗不叫

    白府上下看似恢复了原来的模样,可是1;150850295305065众人却知道,这永远都改变不了一个事实,那便是白府大xiǎo jiě的地位被重新纳入正轨。

    也不知道白远涛和李姨娘是如何想的,突然一百八十度大转变了起来,白清秋说要将院子扩大,于是便立即招了人,将隔壁一个池子给填了。

    而且李姨娘还主动拔了几个手脚麻利的丫鬟婆子伺候,这可是从来都没有过的。

    白府院子深处,一个身着鹅黄长裙,梳着双髻,双髻之上一对翠色玲花,原本带前一丝稚气的模样,却偏偏她熟悉的绣工给震住了。

    “四xiǎo jiě绣得真好看,就算府里最好的绣娘只怕也比不过四xiǎo jiě这双巧手。”燕草夸赞道。

    白清竹手握着的针微微一顿,不过很快又接着刺入了绣布之上,只不过这一针,比起方才的还要重,燕草没有发现。

    “燕草,万不可这般说,若是让旁人听去了,母亲又要不高兴了。”

    “唉,四xiǎo jiě,你性子又好,又有一双巧夺天工的手,可是为什么总是,总是”不得宠?

    燕草不明白,相比起那个傻子大xiǎo jiě来说,这四xiǎo jiě不是更容易得她的欢心吗?可是为什么,总是对四xiǎo jiě不冷不热的,虽说庶女该有的份例一样不少,但也没有多也一分来。

    这让燕草很是想不通。

    “好了,别再说了,母亲是白府主母,她自有分寸的,更何况,本xiǎo jiě也用不上什么东西,不必花费。”白清竹语气轻柔,丝毫没有半分的不快。

    “唉,四xiǎo jiě,这也就是您不计较。现在,就连那个傻子大xiǎo jiě都比xiǎo jiě您强了,看来,还是会哭的孩子有奶吃。”燕草说罢,便低头摆弄起绣线来了。

    听似一句无心之言,白清竹却在心中翻了千百转,她的头低得更下了,厚厚的留海遮住了她的眼睛,众燕草这个角度,根本看不见她的任何表情。

    一丝讽刺挂在了燕草脸上,果然是个不中用的四xiǎo jiě,跟那个罗姨娘一样,只会在闷在院子里,什么也做不了,在白府的地位倒数第二,如今只怕轮为倒数第一了。

    “燕草,这荷包绣好了,我们给夫人送去吧。”白清竹收起最后一针说道,听不出喜怒。

    “是,四xiǎo jiě。”燕草略带懒懒的说道。

    白清竹似没听出来一般,认真的收拾着针线篓子。

    “xiǎo jiě,这四xiǎo jiě,有什么不对吗?性子好,不争不抢,府中好些丫鬟婆子暗地里都喜欢她们呢。”另一边高亭之上,小新不解的问道。

    白清秋手里不停的转动着两个石球,慵懒的说道:“不对,当然不对,一个人在再怎么样,也是有脾气的,比如李姨娘,比如白清月,再比如白远涛,可是我们这两位亲爱的四xiǎo jiě和罗姨娘呢?

    在府里也有十三年了吧,却一点脾气都没有,哪怕是发一次火也好啊,正所谓会咬人的狗不会叫,就是这样。”

    白府,看上去是礼仪之府,可是实际上比外头府的水还要深,还要不堪。

    可无论是会叫的狗还是不会叫的狗,她白清秋都不能小看,因为有时,会叫的狗咬起人来也不含糊。

    小新恍然大悟:“原,原来是这样,那,那我们要防着点,以后遇着这个四xiǎo jiě一定要绕道走。”

    “错。”

    “错?”

    “你遇着我们这位四xiǎo jiě,一定要礼貌再礼貌,恭敬再恭敬,明白了吗?”

    你狠,她更狠,你装,她比你还能装,这就是白清秋,一个让人咬牙的白清秋。

    小新呆呆点头,好像是这样。

    白清秋懒懒的伸了个腰,不用抬头便能看到这个谌蓝的天空,风景不错。

    这个亭子名为青风亭,因为占势高,当初建造之时便是以层层石头铺路,算是一种特色,可也给人一种奇峻之感,所以,久而久之,这里便没人上来,就连洒扫的丫鬟也不愿来此打扫了。

    青风亭足够青风,半个人都没有。

    不过,白清秋第一次发现这里,便喜欢上这里了,这里可以看到大半个白府,若是角度合适,也能够隐约透过树叶,看到那个久不曾被人提及的地方。

    若说白远涛不在乎白老夫人,当那个杏林出现的时候,为什么那般紧张?而且在院子里守了整整一夜

    等等。

    不对,这不对,杏林明知道那里关的人不可以让任何人知道,那她,她又为什么会私自跑出来,而且让这里所有的人都看见。

    白清秋猛的一怔,该死的,她怎的将最最重要的东西给忽略了,不仅是她,就连白远涛和李姨娘也被老夫人之事给震住了,无心顾其他。

    杏林怎么能突然就从安福堂跑出来,而且,看样子她是知道白远涛和李姨娘在正厅的,直奔而来,更奇怪的是,正厅守门的丫鬟婆子呢,去哪里了?

    一个个问题突然崩了出来,白清秋突然感觉,在她们的背后有一双黑手控制着这一切。

    “可是,为什么,是救我吗?”白清秋喃喃而道。

    当时的情况她很清楚,叶护卫抬手要打,依她现在的体力情况,根本就不是对手,世界上哪就有那么巧的事,安福堂就在此时出事。

    越是细想,白清秋越是心惊,无论幕后之人是何目的,她都不喜欢,不喜欢被人操控。

    “xiǎo jiě,怎么了?”兰香看着xiǎo jiě脸色有些不对劲,关心道。

    “去,去厨房。”白清秋果断说道。

    很快,一个计划在白清秋脑子里形成,虽然她不知道结果会怎样,能不能查出什么,但雁过有痕,一定会让她找到蛛丝马迹,一切的迷团总有解开的那一天。

    白清秋手里的圆石紧握在手,定定的看着碧远的天空。

    又去厨房?

    二仆微微一怔,现在厨房还是那个张婆子镇守,李姨娘也不知是怎么安抚这老货的,居然还愿意呆在厨房,若是换作她们,死也不肯干了。

    “是,xiǎo jiě。”无论如何,xiǎo jiě说什么,她们便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