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燕窝漱口-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第二十三章 燕窝漱口

    第二十三章燕窝漱口

    白府厨房,一如既往的热闹,人来人往,张婆子也休息快有大半个月了,身子后头结了疤,可是偶尔也会抽痛起来。

    “哎哟我滴个娘,又作痛了。”张婆子背一缩,脸上五官立即扭在一处。

    “张婆子,你是不是又惹大xiǎo jiě生气了,挨打了?”一个胆大的婆子取笑道。

    张婆子脸色青白交加,不耐烦道:“去去去,做你们的事去,再罗嗦,小心我告了夫人,让你们一个个吃不了兜着走。”

    “嗯?张婆子,你又皮痒了?让谁吃不了兜着走?”

    这道清冷之极的声音她再熟悉不过了,张婆子肥胖的身体本能一颤,冰的寒意从心底发出。

    “大,大xiǎo jiě,没,没有老奴没有让谁兜着走”张婆子战战兢兢,心下暗道,这位小祖宗怎的又突然来到厨房了?早膳的漱口燕窝汤不是送过去了吗?

    燕窝漱口,这也只有白清秋能够想得出来吧,也不怕撑死。

    白清秋点头:“是啊,你是着人送过来了,可本xiǎo jiě吃着,怎的不像是燕窝啊?”

    不像燕窝?

    张婆子背后的那根神经又突突的跳了起来,背后隐隐又有一层冷汗冒出,不,不会吧,这个傻xiǎo jiě她也认得燕窝?

    心下大惊,不过表面上却一副正色:“哎呀大xiǎo jiě,这话可真的乱说不得啊,你就是给老奴一百个胆子,也不敢在您的饭食上动手脚啊。”

    可不是咋地,若是张婆子不想背后的伤再加上几道,肉再剥个几层,她尽管去做,这是众人的想法,也是人之常情。

    白清秋清冷的眸子扫了过去,张婆子的心狠狠一提,这大xiǎo jiě的眼睛清明,仿若早已洞察一切。

    张婆子也算是在府里混了十几年,若不是有这身功底,只怕早已瘫软在地了吧,不过依旧不能小觑,直到那目光离一开,张婆子才暗暗松了口气。

    “希望你的是真的,不过,人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的,张婆子,你这点技量在本xiǎo jiě看来还嫩了点儿,以后,可要小心行事了。”

    白清秋直接放话,也不管那张婆子是不是脸色是不是与锅底有得一拼。

    “大xiǎo jiě,老奴”

    “好了,你不必再说了,小心越说越错让本xiǎo jiě又找到一个发飙的机会,兰香,去,带几根萝卜回清秋院,秦相寿辰快到了,听说连太子皇子们都会来,本xiǎo jiě可要好好的练练刀功,努力做出一道惊世骇俗的菜色来,定要夺那头魁,挣它千儿八百的银子回来。”

    白清秋先头那句话着实吓了张婆子一跳,险些就崩不住要下跪求饶,可是后一句话风突变,张婆子感觉又重获新生了起来,这一死一生起伏,让张婆子惊出一身的冷汗,腿肚子发软。

    “是,xiǎo jiě。”兰香将早已准备好的竹筐子上前:“张婆子,麻烦让让,你碍着事儿了。”

    众人这才发现,张婆子那肥胖的身体竟挡了一半的门,可是,张婆子吓得小腿发软,根本动弹不得。

    “哎呀,你们几个死人哪,还不快扶我一把,小心我揭了你们的皮。”

    此话一出,众丫鬟婆子这才恍过神来,原来,真的吓得腿软了,不过,她们暗笑归暗笑,扶,还是要上去扶的。

    只是,不知怎的,张婆子刚刚抬起的膝盖一痛,原本就发麻的腿哪里能够支撑这般大的体形,瞬间摔了出去。

    这一摔不要仅,连带着扶她的三四个丫鬟婆子一齐压了过去。

    “啊,救,救命啊,好,好重。”

    “咳咳,坐,坐到我的胸口了。”

    一时间,厨房门前一阵慌乱,一头翻不了身的猪,这场面,要多搞笑,就有多稿1;150850295305065笑,白清秋拍手叫好。

    “好看好看,没想到本xiǎo jiě有此等眼福,还能看到这么搞笑的叠罗汉,别急着起来啊,让本xiǎo jiě多看看。”

    厨房一干人等原本想扶的,听到白清秋这般说,便又硬生生收回了手。

    白府不比以前了,李姨娘不好惹,现在,白清秋是惹不得,死道友不死贫道,被张婆子压上一压不会死,可她们若是违了大xiǎo jiě的命令,那就真死不成的危险和可能。

    “xiǎo jiě,捡好萝卜了。”

    就在此时,兰香和小新已经捡了一满满一大筐的白萝卜,这就是白清秋口中的几根,不过看样子,白府今夜是做不了任何有关于萝卜的菜色了。

    白清秋看着那个大滚圆雪白的萝卜,满意的点点头:“不错不错,看样子,这白府的采购很有眼光。走吧,本xiǎo jiě时间紧,任务重,没功夫耗在这里了。”

    说罢,白清秋抬脚便走了出去。

    倒在地上的张婆子一听她要走,整个身心全部松活了,不过她这口气刚松到一半,便传来白清秋让她显些噎死的声音。

    “燕窝漱口的确不错,明天照旧。”

    照旧?张婆子两眼一翻,竟真的晕过去了,燕窝哪里有天天吃的?就是老爷,也只是七日才食一次燕窝啊。

    厨房之事,很快便传入琼雅院。

    只是此时琼雅院的气氛并不怎么好,白清月看着那个小贱人日子过得一天比一天好,她哪里咽得下这口气。

    “娘,不就是当着你的面杀了两个乡间土匪么,你怎的就真的害怕起来了?哼,且不满屋子的花瓶古董,光是那座院子便比我的清月院大了许多。”

    白清月绝美的容颜上多了丝阴厉,这份阴厉生生的破坏了上天赐给她的美貌。

    “清月,你是没有看到,那个白清秋shā rén时可怕,那简直就像是从地狱里爬出来恶魔。”

    李姨娘想到那一日,便忍不住颤抖,可是,这也让她暗暗下了要结果白清秋的存在,不管那个人同不同意。

    “真有那般可怕?”不会吧。

    “清月,你放心,我绝不会让那个小贱人影响到你的的计划。”

    看着李姨娘目光的坚定之色,白清月便暂时相信于她,因为,她没有更好的人可以利用,此时,也只有她了。

    “夫人,不好了,大xiǎo jiě又去了厨房。”丫鬟慌慌张张前来禀报。

    “什么大xiǎo jiě,只不过一个小贱人而已。”白清月劈头喝去,丫鬟委屈之极。

    “她,她又去厨房做什么?”

    还没等李姨娘想明白,外头张婆子巨大的哭声便响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