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若是不想笑,别太为难了-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第二十四章 若是不想笑,别太为难了

    第二十四章若是不想笑,别太为难了

    琼雅院

    “白清秋她萝卜干什么?”

    “听张婆子说,是要在秦相寿宴之上大展拳脚。”李姨娘也不确定了,南渊第一痴傻居然在那里独占鳌头?

    可笑,真是可笑。

    1;150850295305065“娘,你还说她有多厉害?依我看,她也不过如此,难不成,秦相寿宴还能缺她那根萝卜了?”

    “可不是么,秦相寿宴都要举办一次夺魁之赛,各分男女双魁,若是能夺得头拔者,便能得到皇宫亲赐之物,那物件倒是其次,主要的,是这个名头,更是个预兆。”李姨娘慢慢说道。

    也不知从哪年起,秦相寿宴的夺魁之赛,那夺魁的公子所在之府,不是各种赏赐,更甚至者,有一个原本不怎么起眼的小府,居然当年便出了个状元,从此青云直上。

    那夺魁的女子,婚嫁的,不是世子,便是候府公卿,这对于娘家,无形之中的联姻也是一个很好的助力。

    无论男女,只要夺了这个魁,那说明,这个府今年,必然是鸿运当头。

    所以,南渊国别说是白府,就是一般能够有资格参加寿宴的小府,都削尖了脑袋往里钻。

    “娘,你说得没错,不过,更重要的是二哥送来的这个消息”白清月丝毫不在乎个赏赐,能得太子青眼,才是正经。

    “没错,清流他暗送消息过来,皇宫此次有意要在这些个xiǎo jiě之中选妃,所以,白清秋,她是绝对不能参加这个寿宴。”还指不定她在宴会之上发什么疯,毁了清月的计划。

    李姨娘定定说道,目光中发出渗人的寒意:“之所以,我任由着那个小贱人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倘若是皇宫里的人问起,我们也有话说是不是?”

    原来,李姨娘打的是这个主意,不过,另一个成分,也是害怕白清秋再闹出人命来,在这个节骨眼上,是丝毫不能再出任何的差错了。

    白清月赞同的点点头:“还是娘想得周全,先前她只不过是一个傻子,就是再好的东西也被她砸得一干二净,可是现在不同了,她清醒了,所以,母亲才为她重新建造了院子,布置闺房,这是大仁大义”

    大仁大义?听了的人只会连连冷笑,没让白清秋惨死,算是好的了。

    “那厨房那边?”

    “给,她要燕窝不是吗,那我们就给她燕窝。”

    这,也是一个话柄的不是,南渊第一痴傻女,慢慢的便会成为,第一恶女,腐女,败家女。

    而她们口中的第一恶女此时正在清秋院内,将院子里所有的丫鬟婆子一个个吓了出去。

    “本xiǎo jiě要练刀功,以备秦相寿宴不时需要,菜刀无眼,若是伤了你们胳膊大腿的,那便不好了,所以”

    练刀功?

    这是什么意思?众丫鬟婆子一脸懵逼。

    白清秋瞄了眼这群呆头奴婢,猛的一喝道:“干什么?还不快给本xiǎo jiě我出去?是想本xiǎo jiě我不小心砍了你们的手,还是腿啊?”

    哎呀娘呀,众丫鬟齐齐一跳,哪还管什么刀不刀功的,跳起脚来便往院外冲了出去,生怕晚了,这大xiǎo jiě真的要将她们手脚砍断了,

    一时间,清秋院丫鬟们退了个一干二净。

    “嘁,真是一群皮痒的,好好说话你们听不懂,非要我呼喝才动吗?”白清秋无语了。

    “xiǎo jiě,这就是我们从厨房里找来的所有食材。”

    兰香小新将铺在面上的大萝卜放在一边,而后一个个的把筐子里的食材一一列了出来,萝卜不是重点,重点是这厨房里的食材。

    “嗯嗯,而且,奴婢还记住了哪种食材最多。”

    小新脑子虽然不好,可是胜在记忆力非常,这也是白清秋无意中发现她的长处,三岁,对于一个孩子来说,根本记不得什么,可就是那一年,她却记得自己见过老夫人。

    “嗯,你拿纸笔来,将这些食材一一记下。”

    白清秋正正色道,府里每天都有定制,就像是一个公司员用餐,吃多少,用多少,每天都有个定数,而且,只要了解各院子里吃的饭食,便能推断出其所需要食材,再一一减去,便就能够推测出,那个院落里有几人。

    方法笨是笨了点儿,可也是最为直接有效的方式。

    “xiǎo jiě,记好了。”

    兰香缩手缩脚的将白纸递了过去,白清秋道:“不错嘛,速度很快。”只是当她展开一看,彻底傻眼了。

    “咳咳,兰香,这字,哦不,这副图,画得真有意境。”她居然把每一样菜都画了出来?不服不行。

    兰香有些涩涩:“对不起xiǎo jiě,奴婢不是有意的,只是,奴婢不,不识字。”

    身为一个奴婢,七八岁便被父母双亲卖了,牙婆子只会教她们只能学规矩,卖到府里,若是主人家好还说,若是遇到个不好的,依着兰香这俏模样,非被糟蹋不可,哪里还有半点人权可言。

    “不,对不起的应该是我,我忘了,你们不识字。”

    什么?xiǎo jiě居然给跟她们道歉?

    兰香小新猛的抬头,看到的是白清秋认真的脸:“xiǎo jiě!”

    夜,很快降临,经过一天的计算和白清秋暗中查看各院饭食,没有任何结果,若是要用这种方法探查,至少三天后才能出成效。

    白清秋独坐在榻上,单手托腮用心的赏着夜色,白府的夜,格外清静,但她的脑中却不断的浮现安福堂之事,不禁让人忧心。

    其实,她只不过是个小小的针灸师,只想过着平平淡淡的生活。白清秋暗自低喃。

    “白大xiǎo jiě真是让人刮目相看。”

    一听到个声音,白清秋心里便就有无数的草尼马奔腾而过,只是当她抬头之时,脸上看不到一只马,有的只是恰到好处的微笑。

    看她洁白的八颗牙牙,标准的国际笑容:“您老怎的来了,身子不好,就别到处乱跑了,这大半夜的。”

    君若凌俊眉微蹙,当真是没半点规矩可言,几不可闻的叹了叹,道:“若是不想笑,别太为难了。”

    “这可是你说的。”白清秋回答的速度比方才快爽快了不知多少倍,脸上的笑容立即收了回来。

    只是下一刻,她是怎么也笑不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