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记住你我的约定-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第二十五章 记住你我的约定

    第二十五章记住你我的约定

    啪,一本小册子扔在了桌上,白清秋微微一怔,这个男人,什么意思?

    “你的方法倒是不错,虽然蠢了点儿,可也能知道安福堂中至少有几个人。”君若凌淡淡的说道。

    他,他怎么会知道自己干什么?难不成,他在暗中派人监视?难怪了,她总感觉好像有双眼睛盯着她,可是总找不到那双眼睛在哪儿。

    白清秋面色一冷道:“呵,你即不告诉我你是什么人,又暗中派人做这种事情,说吧,你到底想干什么?”

    “到时候你便会知道了,不过在此之前,我想你更应该对那本小黑册子感兴趣。”君若凌刚毅完美的下巴挑了挑。

    他极少与女子说话,不仅是因为他不喜女子的阴柔,更多的是因为,她们说的话毫无用处。

    但这个白清秋不一样,跟她说话,得带上几分小心,因为一不小心,你便会落入她的圈套之中。

    白清秋不想看,这本小黑册子里记录的东西,一定是她想知道的,而且是与安福堂有关的东西,而且,这东西是这个男人拿来的,她更不能看。

    若是她打开了,表示她接受了这个男人恩情。

    自从第一次遇见了他,便知道这个男人极度危险,若是没有那个本事,千万不可肆意接受了,可是,在不经意间,她脑子里会浮现现他绝美嫡仙的俊容,不过,被她以青春萌动算不得数打发了。

    纤细的手指推了推:“本xiǎo jiě还是不看得好,免得又要忍不丁的欠了人三万两银子。”

    她已经不是原先那个傻得只会打人的白清秋了,只要她还在这白府,安福堂里的人,她早晚会知道怎么一回事。

    君若凌略带冰冷的唇角微微一勾:“你以为,你还能有多少时间去探究?你又如何以为,李氏她会这般轻意的放过你?别忘了,就算是你能逃得过她千百种的1;150850295305065算计,便有一样,你是绝逃不过。”

    白清秋暗惊,清冷的目光又是一凝,他说的没错,她可以漂亮的回击李姨娘任何算计,就像是杀了刀疤脸和大黄牙一样,无所顾及,但是有一样,是自己不能反抗的。

    那就是她今年已经十四岁了,在现代,这个年纪还是个初中生,可是在古代,就是一个可以说亲事的少女了。

    “我绝不会让李氏有机会在这件事上下手,若是她不想要命的话。”

    别说白清秋现在不想嫁人,就是想嫁,也不会让李氏得逞,用脚趾着她也想得到李氏她会给她找一门什么样的亲事。

    君若凌看着白清秋细嫩的手掌紧紧握着一对石球,这几日除了睡觉便从不离手。

    “可是,你逃不过。”

    一句话将她后路堵死,因为除了李姨娘之外,还有一个是白远涛,此人虽然渣,但也是她的“父亲”。

    白清秋冷哼:“白远涛若是敢插手,老娘我一并将他灭了,什么弑父,我不乎,更何况,只要我做得精细一些,又有哪个会查到我的头上?”

    “我劝你,最好别这么做。”

    “为什么?”

    “白远涛是怎样的一个人,你我都清楚,可是他这般的人居然还能够坐上礼部尚书的位置,你不觉得奇怪吗?”

    奇怪吗?

    当然奇怪。

    白远涛这副模样的,根本不配在帮上礼部尚书之位,南渊国比他有才学,知法懂礼的人大有人在,可为什么,为什么是全坐上这个位置,而且一坐,是这么多年?就算是白老夫人从来没有在南渊国露面,就算外界最初有各种托词,但他礼部尚书之位却固若金汤。

    这世间,谁有这么大本事让白远涛般?除了顶顶上头的那位,她再也想不到别人了?

    白清秋脑壳发紧,她是不是穿越错了,她以为,自己只是个小小的宅斗就行了,化身奥特曼猪猪侠打打怪就算了,可是没想到,她最最不想的,便是碰触这世间最为阴暗的地方。

    那人可不是她一个弱小的xiǎo jiě能够对付提了的,他的一句话便能够决定她生杀大权的存在,她能怎么办,还能举杆起义,将那人从皇位上撸下来不成?

    只是白清秋怎么也想不到,还真有那么一天,而且是她亲自撸的。

    “你为什么要来告诉我这些?让我做一个平凡的白府嫡xiǎo jiě不好吗?”

    白清秋话里明明是责怪,可是她的少女音质,却让人听起来有向分娇嗔,更像是在对君若凌的撒娇。

    君若凌俊眉一挑,唇角划出一个愉悦的弧度:“我只不过是不想让你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这话若是听在别人耳中,一定会觉得刺耳,可是白清秋却听出了其中的一丝关心,一道暖流快速滑过,快得她抓不住。

    “那这黑册子,我更不能看了。”白清秋又推了一把小册子说道:“册子里记载的东西,也许对我很有用,可是,我不想先入为主,我要用我自己的方式,去查安福堂的事。”

    君若凌微怔,不过很快了然,这倒像是她的性格:“既然你决定了,那我”便不勉强。

    正当君若凌要收起册子之时,一只雪白的小手突然抓住。

    “这个,那,要不,你先放到这里?反正,这个本册子对你来说已经没有用了。”

    她是不想看,可是她是个意志薄弱的人,尤其是这个男rén miàn前,弱得不要不要的。

    “你确定?”

    “暂时,确定”

    “嗯?”

    “好吧,我想从中取其精华弃其糟粕,从中学习一二”

    这烂借口连她都不信了,可是她能怎么办,在白府里,光靠兰香和小新,怎么样都是不行的。最重要的是,这个男人此时伸出缓手,从心底里来说,她是感激的。

    “好吧,但是,白大xiǎo jiě,记住你我的约定。”

    君若凌看了眼那个懊恼的绝美小脸之时,带着欢悦的心情最后说了这句,闪身飞了出去。

    砰。

    窗户紧闭。

    白清秋身体一软,将头埋在了双肩:“一个破约定而已,至于三翻两次的提醒吗?”

    她敢肯定,送册子和消息是假,来提醒她秦相夺魁才是真。

    以后,这窗户给我钉死了,我看你从哪里进来,然,事实证明,君若凌有的是办法进来,不一定是要从窗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