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吃不了,兜着走-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第二十六章 吃不了,兜着走

    第二十六章吃不了,兜着走

    南渊的皇宫,高墙红瓦之中,金壁辉煌,处处雕栏玉砌,九龙飞翔的祥瑞之图随处可见,高端大气之中透着十足十的威严。

    御书房。

    一个身着金huáng sè龙袍的男子立于桌前,负手而立,锐利的目光无人可以猜测,饶是自小服侍的林公公也不能。

    “如何?”威严的声音响在肃静的御书房,显得那般突兀和让人发寒。

    如何什么如何,又如何什么?

    一句没头1;150850295305065没脑的话再聪明的人也接不上,不过,有人除外。

    林公公上前一步,恭敬回禀:“回皇上,千真万确。”

    “一个痴傻之人,又如何突然变得聪明,变得手段毒辣?”皇上说道,言语之间听不出任何喜怒。

    “皇上,此事老奴也感觉有些不可思议,特意着人去查了,但她依旧是她,并无任何人顶替,皇上,要不要”让那人过来问一问?

    “不必,既然事已发,那便由她去吧,只要她还活着,便都是好的。秦相寿辰即将到来,你好生的准备一番,切不可有任何意外发生,让老丞相有芥蒂在心。”皇上转而言道。

    林公公再次恭敬只是这次脸上,有了一丝惊恐之意:“是,皇上,此时事已交由太子一力亲力,必定会让秦相满意的。”

    两件看似无关的事情,可是却让皇上在一句话里头提,那就是真不一样了,秦相寿宴不容有失,但是那个刚刚清醒过来的白大xiǎo jiě,也绝对不是个好惹的主,否则,也不会当着白远涛的面杀了人了。

    但还有另一层,皇上他是在变相的警告某人,该用点儿心思了。

    另一处,琼雅院中。

    李姨娘潜退了所有丫鬟,最贴身的江嬷嬷也禀退出去,两夫妻就那盏豆大的灯光之下,眉头紧锁。

    “你说,上面是不是知道了我们的事?”

    “哼,能不知道吗,那个傻的,居然一下子就清醒了,而且东方府责骂刑部尚书李xiǎo jiě一事,早已暗中传入各府了,原本以为可以借那跛子峰二人,将她名正言顺的办了,这样,上面也不会怪我们什么了。”

    失策真是失策,若是没了她,他在同寮面前,也能抬起头来不是?

    二人顿时沉了下来,脸上的阴霾一刻也没散去,满脑子里想的是如何除掉白清秋而又不惹那人话柄。

    “老爷,我们可不能再等了,秦相的寿宴在即,无论如何也不能让她坏了我们清月的好事。”李姨娘坚定的说道。

    “没错,弃卒保帅。”白远涛眼睛转了转,而后冷道:“上面那人最不喜的,便是那肮脏之事,你这样”

    李姨娘附耳过去,时而点头,时而阴笑出声,最后眼睛都发起亮来,直说,老爷妙计。

    任谁也想不到,夫妻两居然在算计自己的嫡女?!

    屋顶之上,白清秋看着底下夫妻二人,冷冷一笑:“果然是一对渣子,敢算计本xiǎo jiě,本xiǎo jiě一定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她的耳朵异常灵敏,原先以为只能用在听针之上,却没想到,用在偷听一事上,也是一绝。

    不过,从他们小声的对话之中,也证实了那个男人给出的消息,要害她的,不是白远涛,而是南渊当今天皇上。

    只是她不明白,为什么皇上要害她?如果真的不喜欢一个人,大可以一道圣旨下去,将她杀了,或者说找个高明点的法子将她灭了,这都是轻而易举的。

    但是她还活着,这只能表明一件事:她还有用,不能死。

    白清秋举头看着府空,她,是不是该反击反击?也给那个上头的人看看,他派下来的人,一个个都是怂包,但又不能玩得太过火了,若是皇上将白远涛灭了,另派一个高手来,她岂不是又给自己挖了个坑?

    “得想个折中的办法,既能给白远涛打击,又不能太狠了,那,什么是不能太狠了呢?”

    还没等白清秋想明白,那处便又动手了。

    第二日,风和日丽,早晨的阳光温暖的透过窗口射了进来。

    “大xiǎo jiě还在休息?”江嬷嬷白布包裹着左手,脸上笑容满面,丝毫没有因为左手之事而有任何怨言。

    “江嬷嬷有事?xiǎo jiě还未起身这你是知道的。”小新挡在门前。

    知道,当然知道,白大xiǎo jiě不知日晒三竿绝不起床,这已经不是秘密的秘密了。

    “是这样的,厨房张婆子说,大xiǎo jiě喜用燕窝漱口,这不,夫人正好有上等血燕窝,命老奴送了过来。”江嬷嬷一个眼色,身后丫鬟便将一个托盘奉上,揭开红布,一个碗口大的血燕窝瞬间露在小新面前。

    只见此血燕窝全身通体发着淡红之色,阳光照射之下,血燕窝竟然发出莹莹红光,一看就知道是绝佳之品。

    小新睁大双目:“竟真的是血燕窝?”

    江嬷嬷暗暗冷笑没见识的丫鬟,就是上不得台面,想必那个白清秋,也是这样一副模样吧,想到此处,江嬷嬷的脸上的笑容又加深了几分。

    “小新姑娘,可否请大xiǎo jiě出来?”

    夫人赏赐,按规矩,她是要出来露个脸,说句多谢之类的话的。

    只是

    吱呀一声门开了,走出一个女子身影,江嬷嬷原本以为是白清秋,正要得意的高呼几声,但定睛一看,却是兰香,还没来得及吐出的话,瞬间又吞了回去,好不尴尬。

    “小新,xiǎo jiě还要睡上一个时辰,怎的这些人还在这里?赶紧打发了吧。”兰香毫不客气的说道。

    什,什么,打发了?

    江嬷嬷见兰香,就像是见了杀爹妈的仇人一般有种分外眼红的感觉,当日刺腕之痛历历在目,再好的掩饰也遮不住她眼中的怒意。

    “兰香姑娘,这话怎么说的,好歹本嬷嬷也是夫人那边的人不是,用一句打发,那也太有损本嬷嬷的颜面了吧。”江嬷嬷哼道。

    兰香抱胸冷道:“江嬷嬷,若是你另一只手不想被废,你最好说话小心点儿,xiǎo jiě,可不会因为你是李姨娘的人而往开一面的,还有,什么夫人不夫人的,一个姨娘而已,也敢在白府嫡xiǎo jiě面前撒野,简直不知所谓。”

    “你?”

    江嬷嬷脸色瞬间铁青了起来,没想到一个清秋院的丫鬟,也敢这么跟她说话,看来,她不动真格的,是不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