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姐妹之情-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第二十七章 姐妹之情

    第二十七章姐妹之情

    “来人,给我将这没规矩的丫鬟拿下,杖责三十。”江嬷嬷厉声喝道。

    她受够了,真的受够了,在李姨娘身边也是快有二十年的老人了,不管是在幽州李府,还是在京都白府,都能称得上是主管级别,府中上下,哪个对她不是又恭又敬的?这倒好,白清秋这个傻子自以为清醒了,杀了两个人就嘣哒起来了吗?

    不,不可能。

    夫人在她来时早有暗示,先礼后兵,只管闹,闹得越大,她便越好行事。主母身边的老嬷嬷也敢动,这传出去,只怕她白清秋的名声,会越发的不好听吧。

    “是,江嬷嬷。”

    身后跟着的两个粗使婆子立时上前,对着兰香就要抓去,兰香也算机灵,侧身躲了过去,两婆子一把抓空了手。

    兰香看这阵势,冷冷喝道:“原来你们是来清秋院捣乱来的,根本就不是有心想送血燕窝。”

    “那又怎么样,一个痴傻xiǎo jiě罢了,就算是清醒了又如何,指不定哪一日又要傻回去,兰香,看你也是个聪明人,怎的连这点都想不通呢,若是你投回到夫人名下,本嬷嬷愿既往不咎,你看如何?”

    “呵呵,江嬷嬷,你真当我兰香是傻子吗,什么傻回去?那是你在做白日梦吧,就算xiǎo jiě傻回,我兰香也一样对她忠心,定然护xiǎo jiě一世周全,江嬷嬷,有什么招尽管使出来吧,若是我兰香吭一声,我就窖子里的姐儿。”

    嘶。

    这话说的,够狠。

    人人都说奴婢是最底贱的,可在世人眼中,还有一样比奴婢更加的低贱,那便是窖姐儿。兰香如此作贱自己,想来已然是铁了心要跟白清秋了。

    暗中的岚翔对这个丫鬟暗暗升起了一丝敬佩,白清秋这两个丫鬟,算是不错的了,光是这份忠心,便已胜过其他丫鬟千百倍。

    不过,那夜主子到底是因何而来找白大xiǎo jiě?岚翔始终猜不透,不过,好像是在听到他说,白大xiǎo jiě要用萝卜在秦相寿宴上夺魁才来的,难不成,主子真的怕白大xiǎo jiě傻到用这个。

    不管了,他只负责看着此院就好。

    “你?兰香,没想到你还是这么一个有情有义的人,好,本嬷嬷便成全于你,给我上。”江嬷嬷勾起阴冷的唇,大喝。

    “是,嬷嬷。”

    又有两个丫鬟上前,将兰香紧紧包围起来,这下论她有四条腿,也逃不出江嬷嬷的掌心了。

    “不,不要,住手。”小新焦声大叫。

    “哈哈哈,住手?你真拿自己当盘菜了,等本嬷嬷处置了兰香,下一个,便轮到你了。”

    江嬷嬷要一个个来,处置了这两个丫鬟,不怕她白清秋不发怒,到时候,夫人,一定不会这般因意的放过她的。

    想到这里,1;150850295305065江嬷嬷便越发的得意了,她要看着白清秋身败名裂。

    “江嬷嬷,想抓我兰香,端的还要看你的本事。”

    兰香说罢,身体突然后撤,跳过在廊栏,向院外奔了出去。

    众人一呆,四人包围都能让她跑了,她们可以去吃屎了。

    “还傻愣在那里干什么,还不快给我追?”江嬷嬷气得跳脚,这可不能出差错啊,以她的身份收拾不了白清秋,还收拾不了一个丫鬟?

    “是,嬷嬷。”四人齐道。

    小新也顾不得其他了,拔腿跑了过去,拉住最近的个婆子便死也不撒手。

    “兰香,快跑,快跑。”

    她与兰香相处不久,可是,这段日子相处以来,她是认真对xiǎo jiě好的,而且,也很照顾她,这种xiǎo jiě妹之情,很快便建立了起来。

    “臭丫头,敢拦住我?看我不打死你。”

    那婆子目露凶光,抬手便打,她们几个都是暗收了江嬷嬷五两银子的,若是办不好差,这钱也别想捂热呼了,就算大xiǎo jiě再厉害,也厉害不过白府主母吧。

    “你打啊,打死我也不松手。”小新也发起狠来,她又不是没被打过。

    兰香怔在当处,她没想到,小新居然会这般为她?因为家里穷,养活不起四张嘴,父母很早便将她卖给了牙婆子,她甚至还来不及看一眼那个刚刚出世的弟弟,更别淡什么姐妹兄弟之情了。

    可是,如今看着小新这般为她,那种陌生而又让她感觉到可贵的情感涌了上来。

    “不许打小新。”

    就在那婆子重拳就要落在小新背上之时,兰香想也没想便冲了过去。

    嗯。

    一声闷哼响了起来。

    小新预想的疼痛没有到来,抬首一看,映入眼帘的,是兰香美丽的笑容,这笑容直到很久以后,她还记在心中。

    “兰,兰香?”小新鼻头一酸,泪水滑落脸颊。

    “傻瓜,哭,哭什么,不就是一拳吗?我身子粗,受得住。”

    兰香纤手将那滚烫的眼泪拭去,她,很开心,很开心能受这么一拳。

    “哼,两个贱人,既然你们都想挨打,那本嬷嬷也就不客气了,你们,给我打,往死里打。”

    江嬷嬷大怒,萦绕在二人周身的浓浓的姐妹之情让她烦躁无比,她也是从小卖身出去,可是,这么多年来,为了爬得更高,一次又一次的利用身边之人。

    如今都快是五十的人了,到头来,一个说知心话的人都没有,兰香小新如此相护,那真真是刺痛她的眼。

    “是,嬷嬷。”

    四人抬手便要怒打下,几人都知道江嬷嬷要干什么,夫人要干什么,所以这手下,必不会留情,生死不论了。

    “啊。”

    “哎哟。”

    “我的手,动,动不了了。”

    几人高高抬起的手还没落下,手掌之中便传来一道钻心的疼痛,齐齐抱着掌心疼得大叫不止,而另一个人,脸上一只精巧的绣花鞋赫然,又可笑又可怕。

    江嬷嬷嘴一抽,这,这是怎么回事?

    “好大的胆子,敢在我清秋院,打我的丫鬟,江嬷嬷,难道,你的双足也不要了吗?”

    一道清冷的声音震响在江嬷嬷头顶,那声音犹如一道冰冷寒兵利箭,瞬间穿透江嬷嬷的心脏。

    江嬷嬷狠吞了吞口水:“大,大xiǎo jiě,不是老奴要打你的丫鬟,而是这两个丫鬟,出,出言不逊,欠欠”欠收拾。

    江嬷嬷的声音越来越不知怎的,饶是方才心理建筑再强大,看到白清秋,一切都是白搭。

    只是,白清秋应该没那个胆子,真的会将她的双足给废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