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毒惩恶奴-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第二十八章 毒惩恶奴

    第二十八章毒惩恶奴

    江嬷嬷胆颤心惊的看着眼前这个岁数不大,气势不小的白大xiǎo jiě,心中隐隐有些后悔替夫人做这件事情了。

    “大,大xiǎo jiě,此事怨不得老奴的,是”江嬷嬷硬着脖子说道。

    “够了,饶是你有任何理由,可是你的确做了不该做的事,1;150850295305065兰香小新再不懂规矩,也是由本xiǎo jiě来教训,何时轮到你这个老货动手?”

    白清秋真的生气了,说话的语气十分重,听在江嬷嬷耳里,就像是对她叛了死刑一般的可怕。

    是啊,白清秋再怎么恶毒,那也是白府嫡大xiǎo jiě,她也只不过是个嬷嬷而已,再怎么着也不能在大xiǎo jiě的院子里对大xiǎo jiě的贴身丫鬟动手,若是换作别的府,早就乱棍打死了,还能让她在这里喘气吗。

    江嬷嬷僵硬着的脖子感觉森冷森冷的,再想起白清秋shā rén的手段,身体颤抖了起来,双膝一软,卟嗵一声跪倒在地。

    “大xiǎo jiě饶命啊,老奴也只是为了白府的规矩而已,夫人赏下的东西,的确”是要大xiǎo jiě亲自接的,这才是规矩。

    江嬷嬷一边求饶,一边在将责任推向夫人和规矩头上,完完全全的将李氏的话抛在了脑后,什么坏她的名声,什么秋后算账,在此时,一切都是空淡,现在最最重要的是,如何保命啊。

    “规矩?你在跟本xiǎo jiě淡规矩?好啊,本xiǎo jiě就让你看看,什么是白府规矩,兰香,给我先掌这老货三十个大嘴巴子,让她明白明白,白府的规矩上再加一条,一切规矩在我有白清秋这里,都不适用,我白清秋,就是这白府的最大规矩。”

    不是要斗吗?那就斗吧,管它是白远涛还是皇上君若远,管它是有阴谋是有阳谋,只要他敢来,她白清秋就敢给他虐回去。

    兰香小新之事让她看明白了,若是她这个主子弱,那么她们受的苦更多,她必须强大,只有强大起来,她身边的人,就不必再受人欺负。

    皇权,她白清秋不介意斗上一斗,哪怕螳臂当车,哪怕是粉身碎骨。

    “是,xiǎo jiě。”

    兰香看到xiǎo jiě出手之时,微微一怔,这,不是她们计划好的呀,不是说苦肉计的吗,不是说将计就计的吗,怎的?可是,看到xiǎo jiě挡在她身前,一股滚汤的血液流过心间,这让她,很暖,暖的想为大xiǎo jiě做任何事,哪怕是死。

    “你?你”敢?

    江嬷嬷刚说了两个字,第三个字还没有说出口,迎接她的便是啪啪啪清脆的肉响。

    “你这老货,也敢在xiǎo jiě面前提规矩,告诉你,大xiǎo jiě的规矩就是白府的规矩。”

    兰香同样硬气说道,手中力道下了死力,她发现,自从跟了大xiǎo jiě,她这性子也变了,变得一样的不怕事儿,xiǎo jiě霸气,身为丫鬟绝对不能怂包了。

    这是不是,物以类聚,近墨者黑

    “哎哟,哎哟”

    几大嘴巴子下去江嬷嬷老脸之上已经是高高肿起,脸上火辣辣疼痛瞬间席卷江嬷嬷整条面部神经,本能开口大叫出声,等这三十个嘴巴子下来,在江嬷嬷只怕也要变成猪头了吧。

    周围之人吓得不敢看,大xiǎo jiě太可怕了,一言不合便开打起来,以后,真的要绕道走了。

    白清秋清冷的眸子环视过去:“还有你们,一个个的给我记住了,若是皮痒了,可以来我清秋院,本xiǎo jiě有一千种方法治你们的皮肤病。”

    “没没有,奴婢再也不敢了,还请大xiǎo jiě饶命啊。”丫鬟婆子齐齐跪地,身体瑟瑟发抖。

    “哼,量你们也没那个胆子,这血燕窝你们端回吧,本xiǎo jiě只怕用不起这般高贵之物,让李姨娘少操这份心。”白清秋冷哼。

    “是,大xiǎo jiě,奴婢定将大姐的话带到,奴婢告退。”

    她们几个还巴不得离开这里,若是再呆下去,下一个挨打的,一定是她们。

    砰。

    江嬷嬷被打倒地,脸上已经痛得发麻了,嘴满里满是血腥之味,甚至连呼吸都感觉到困难,眼中隐隐约的看见她们一个个跳得比兔子还快,这心里猫抓似的,你们也将她拖走啊。

    江嬷嬷倒在那处,根本无人敢动。

    “老货,你以为你能逃得掉吗?”

    白清秋眸子一冷,手中针狠刺向她又膝足三里穴,而手针头一侧,送入膝盖骨,虽然表面无异,可是针却破坏了膝盖骨那道经脉,江嬷嬷的双腿就算是神仙也救不回了。

    江嬷嬷一声惨叫,两眼一翻,昏死过去。

    好厉害的手段,暗中岚翔震惊。

    “手怎么样?”白清秋转头关心道。

    “xiǎo jiě放心,奴婢没事,打这老货,奴婢再怎么样都很开心。”

    虽然她的手也红肿了起来,可是她并不觉得疼,这是xiǎo jiě在替她出气。遥想,有几个主子纯粹是为了奴婢而得罪主母的。

    “傻里傻气的,你们两个以后给本xiǎo jiě放聪明点,别人打你你们还不还击,这可不是我白清秋的丫鬟,记着,以后若是遇到这种情况,先打了再说,明白吗?

    鼓动自己丫鬟还手的,整个南渊国也只有白清秋会做的事。

    “是,xiǎo jiě,奴婢们知道了。”兰香小新齐齐点头。

    “好了,小新,你去府医那里弄点上好的膏药,一定要拿最好的,就说本xiǎo jiě说的,若是他不给,小心我一根根的拔了。”

    “小新明白。”

    二人离开院落,白清秋冰冷的目光扫过那棵伸进院墙的大树。

    岚翔暗自一怔,该不会是被她发现了吧,她已经避得很远了,而且偷听都用上了内力的,不,不可能,白大xiǎo jiě绝不可能发现他藏身之所。

    “回去告诉你家主子,本xiǎo jiě可以为他施针。”

    什,什么?

    岚翔懵了,白清秋不仅知道他在藏身之处,而且知道他是夜班派来的。当岚翔回转过身时,白清秋已经消失在院中。

    岚翔不敢待慢,立时飞身消失于此。

    此时,君若凌看着盒子里的东西有些拿不定主意,没错,若是岚宽没有看错的话。

    一个盒子而已,有什么不好拿主意,唉,若是他的脑子能有他的身体一样强壮就好了,可惜岚翔不在。

    “主子,白大xiǎo jiě有信了”

    一阵风过,岚翔便出现君若凌的面前,将白清秋的话一字不落的说了。

    君若凌唇角一挑:“聪明的兔子,果然不错,去,将这些东西给白清秋送去。”

    送东西?

    岚翔不懂了,一个传来一句莫明其妙又让人兴奋的话,一个二话不说要送东西?

    这是要闹哪样?

    “是,主子。”岚翔带着东西消失于了。

    岚宽再次看向主子,眉头舒展,好像,心情还不错的样子。

    怪,真是怪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