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凶多吉少-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第二十九章 凶多吉少

    第二十九章凶多吉少

    白清秋看着桌子之上无故的多了个黑盒子,心中了然,那个男人,他居然听懂了自己的话。

    没错,她是以施针为条件,让他帮个忙,既然能够自由出入南渊首富的东方府,那么,他也应该是个有本事的人。

    只是她没有想到,盒子里装的,是一整套银针,粗粗一看近有百根。

    “这?”

    说不震惊那是假的,同时也暗吸一口气,他真的非常聪明,若是某一日她不想干了,能不能全身而退呢?想到这里,不禁又暗暗后悔起来,这根本就是与虎谋皮嘛可是她现在势单力薄,没个靠山还真不行。

    “唉,不想了,既然是他送来的,那,我就收,以后再还他这个人情。”

    他送来的东西正是她所需要的,古代的女子不能出门,想打造一副好的银针根本不可能,老是用绣花针,也不是长久之计。

    啪一声将盒子盖住,白清秋抬头看看夜空,明月之上一道乌云飞过,看样子,这天,也是时候变了。

    果不其然。

    第二天,李姨娘又派人送了上好的首饰和布料来,话虽说是替江嬷嬷赔礼,可是怎么听都有些假。

    第三天,李姨娘说过几日就要秦府寿宴了,着人了衣馆女老板,亲自量身订做了三四套好看的衣服。

    第四天,第五天,白府基本上最好的东西都送进了清秋阁,真是一次比一次贵重。

    “xiǎo jiě,这李姨娘她是不是疯了?”

    兰香小新看着这满满一屋子的东西,若是不收拾收拾,只怕连个落脚的地方都没有。

    白清秋修剪着长长的指甲,悠闲的说道:“没事,她送你就收,让桑嬷嬷照例将这些东西放入清秋院的库房,记住,让她好好看着,若是少了一样,要了她的命也赔不起。”

    “是xiǎo jiě,奴婢省得。”

    白清秋看着外头天空云头压下来,爆风骤雨即将来临

    皇宫大殿,早朝之上

    “卟。”

    白远涛突然喷出口血出来,好巧不巧的溅在他就要呈现上去的奏折之上,鲜红的血大染了黑白的奏章,看上去恐怖之极。

    “白大人,你怎么了?哎呀,白大人,你,你别晕啊。”边上的刑部李尚书一把拉住。

    “怎么回事,白大人怎会突然吐血?”

    “这,这也太奇怪了,方才还好好的呢。”

    像这种在大殿之上突然吐血,吓坏了所有人。

    “林公公,去看看。”皇上几可闻的皱1;150850295305065了皱眉,挥手道。

    “是。”

    林公公走下龙台,只见白远涛双目紧闭脸色发白,与一般晕倒并无差别,可是当林公公看到白远涛印堂之略有一道黑气闪过之时。

    啊。惊呼出声,吓得连退三步,心脏瞬间跳到了嗓子眼儿,若不是背后有一只手扶住,只怕他这第一公公就要殿前失仪了。

    “公公小心。”

    声音低沉中又带着淡淡的中气不足,这是长年重病在身才会出现的。

    “凌,凌亲王,多谢凌王相助。”林公公怎么也没想到,扶他的,会是久病的十二亲王君若凌,可是狂跳不止的心依旧没有半分减弱。

    “不必,还是速速向皇上禀明吧。”君若凌努力将自己的声音说得正常一些,可是林公公依旧听出了不同,暗自道了声,可惜。

    林公公努力控制情绪,对着凌亲王作了个辑,便立即走上龙台,以掌掩唇,就在南渊国皇帝耳前一阵细说,皇上脸色瞬间一变。

    “来人,白大人身体不适,移至偏殿,宣王太医为其诊治,退朝。”

    皇上咬牙宣布,只是刚走出步,便见君若凌就要退去的模样,目光微闪:“十二弟,你进宫时日少,今日便陪皇兄我说说话吧。”

    君若凌恭敬道:“既是皇上有令,臣,自当留下。”

    一句皇上和臣,让皇上的脸色有所回转,满意的点点头。

    林公公将这一切看在眼中,暗自佩服十二亲王起来,先皇有子十二位,除了皇上和眼前亲王,便一个都不在了。十二亲王的存在,也有道理的,皇上称你为弟,你可不能真的将自己当成“弟弟”来看。

    而就在皇上刚刚坐定后殿之时,又一个小太监急急来报。

    “禀皇上,外头礼部尚书白府着了管家前来”小太监手里紧紧握着那袋金子,顶着压力来报。

    “管家?”皇上一怔。

    一个若大的白府,怎么可能由一个管家跑来宫门外报信?皇上的脸色阴沉得比天上的乌云还要黑。

    “是,是的皇上,奴才听那管家所述,好像是白府出事了。”小太监死死低头,不去看皇上的脸色。

    出事了。

    真的是出事了,白府一府,均在同一时间吐起血来齐齐倒下,不用想,光用听的便感觉到鬼异的可怕,再加上白尚书在殿前也是这般,好好说话的人突然口吐鲜血,倒地不起。

    这不得不让人想到远久的那一次。

    那一次,皇上还是皇子的时候,也是这般突然不停的吐血,若不是当时他的母妃苏妃娘娘以雷霆手段查出真相,他只怕早就死于非命了。

    一只木偶,木偶之上几根长针,可怕之极。

    而后所有有关之人全部绞杀,尸体里流出的血,竟将那一莲池染红,第二日开出的莲花也是带着血腥之味

    此时空气再度紧张,林公公知晓此事,纵然是事隔这么多年,现在想起,也感觉背后一阵阴冷,心儿发颤。

    皇上脸色越来越难看,手指紧握,龙威之怒就一瞬爆发。

    “混账,混账,我南渊怎会有如此阴毒之人,查,给联查,一个也别放过,一个也别放过。”皇上龙颜大怒,眼睛里射出shā rén的目光,只怕这一次只有人血才能将他填平。

    “是,皇上。”林公公倒抽口气,看来,这回不比那次差啊。

    “慢着,十二弟,这里,朕谁都不信,你”

    原来留下他,是这个意思。

    “皇上,臣,咳咳,愿为皇上解忧。”君若凌眉眼间透着虚弱,便依旧领命。

    不多时,御林军火速将白府团团包围,密不透风。

    李尚书很快便将凶手找了出来,堂前那个娇小的女子挺直着背,站在那处。

    “大人,请为我做主啊,卟。”李姨娘说话间,一口血再次喷出,强忍胸痛,怒指白清秋:“是她,是她,一切都是她做的。”

    “不,你胡说,我家xiǎo jiě,怎会这种巫盅之术?”

    兰香小新,急了,像这种肮脏恶毒之物,xiǎo jiě怎么可能会?若是李尚书被李姨娘说动,只怕xiǎo jiě就真的凶多吉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