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这个男人实在太不可爱了-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第三章 这个男人实在太不可爱了

    大床上的男子原本苍白的面色此时居然变得通红起来,那种红晕极不正常,白清秋暗惊,五岁拿针,十岁扎人,从医十多年还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病例。

    “让开。”

    立时,白清秋进入医生与病人的情景之中,脸上带着严肃的表情。

    “你?”

    “关门,透窗。”

    白清秋再次说道,身为首席针灸师,一定要在最有利的条件之下操作,没有无菌室,只有让这里的空气流动起来。

    “大胆”

    “你才大胆,他现在的情况看起来很不好,正在努力的控制体内的剧痛,哦不,还有,还有热度?奇怪,真是很奇怪,他怎么做到的?光是这两项便足以让他痛不欲生了,可是他”除了方才那一声惨叫,之后便不吭一声。

    这个男人在没有镇静剂的情况下能够做到这般?他到底拥有怎样的意志才能够活到现在?白清秋震惊了。

    岚宽岚翔见此,不禁互视,难道,这个女子有办法救主子不成?

    “针,针,有针吗?”白清秋急问。

    白清秋细嫩的双手不停的在大陵,内关,曲泽几大穴位不断àn mó,以减轻他的疼痛之感,可是这副身子只有十四岁,其力度远远不够。若是有针,只怕她会事半功倍。

    “针?”岚翔岚宽互视,而后齐齐摇头:“没,没有。”

    “什么?你们居然没有针?这怎么可能,他的病情十分严重,若是不疏通其经脉,按照这血液流速,就是痛,也要痛死了,而且,他的身体还在发着高烧,若是把脑子烧坏了,可就真不好治了。”

    就算是用现代手段,脑细胞的损伤也是不可逆转的。

    “那,只能如此了。”白清秋一个咬牙,取下耳边两只银耳环,三下五除二将掰断,制成两根暂时替代的“银针”。

    手下不停,对着在曲泽,内关二穴,手起针落的刺了下去,而后手中银钗对着男子中冲穴刺去,鲜红的血快速流出,放血,同样是减轻痛的法之一。

    砰砰,砰,血流撞击天泉天池两大穴的冲击力度大大减少。

    听到这里,白清秋狠狠的松了口气。

    “这”

    岚宽岚翔目惊口呆,主子的脸色好多了,这还是五年来主子第一次这么快减轻痛苦,看来这个女人真的是主子找来的南神医。

    可是白清秋依旧不放松,见血流得差不多了,嘶啦一声,君若凌白色衣袍便缺了一块,就地取材的崩带紧紧的绑住流血的伤口。

    “嘶”

    二人倒抽一口气,这个女人,真是大胆,敢撕主子的衣袍,那是主子最喜欢的衣服,不过好在主子没醒,否则她一定活不了了。

    白清秋根本不知道自己逃过一劫。

    “啊,痛。”

    不,她没有逃过一劫,不知什么时候,君若凌睁开了冰冷的眼睛,直直的看着这个胆敢撕他袍子的小女人。

    “你知道你方才做了什么吗?”

    这个男人的半丝温度都没有,白清秋显些不记得了他就是个霸道的强盗,暗暗吞了吞口水。

    “呵呵,刚才,刚才我救你来着,不信问问你的手下?”

    白清秋指着岚宽岚翔,可是二人立即低下头去,如同没有看到一般。

    该死的,居然装作不知道?白清秋真是汗了。

    “白xiǎo jiě,现在,我们讨论一下衣服的问题吧。”

    君若凌修长的大手紧紧的捏住这个女人的手腕,力道一丝也没有改变,不懂得什么是怜香惜玉。

    白清秋顿时疼得嘶牙咧嘴,他,他怎么这样?好歹她也是他的救命恩人的不是?

    “那,那你想怎样?”若不是看打不过他的份上,只怕这只妖孽已经血溅三尺了,不,是五尺。

    “若是本王平安度过,那么,你便平安,反之,你应该知道后果。”君若凌面无表情的说道。

    不容有失,不容抗拒,霸道无耻,这个妖孽土匪头子让她咬牙。

    “可是,可是我办不到,你,你的病情太奇怪了。”

    “那是你的事。”

    “你?”

    可恶可恶,实在可恶,这个1;150850295305065男人实在太不可爱了。

    正当白清秋要再说什么时,他又闭上了凌厉的眼睛,再次晕了过去,可是他的手,依旧紧紧的抓住她手腕。

    “小人,小人,你这是怕老娘我跑了吗?”真是的。

    咳咳:“这位xiǎo jiě,你还是听主子的话吧。”岚宽好心提醒。

    白清秋狠狠的白了他们一眼,没好气的说道:“知道了,要你们提醒吗?真是的,走开了,当着光了,要是本xiǎo jiě一个不小心扎错位置,看你们哭都来不及。”

    气死她了,人家穿越吃香的喝辣的,她穿越,打了两个土匪不说,还被土匪头子抓来治病。

    本王本王的,不就一跛子峰上的强盗么,至于这么自称?

    不过,白清秋还是老老实实的拔起“银针”,深深的平静了自己的心静,再度开始起来。

    手下不停,一边针灸,一边àn mó周手臂上的穴位,一只手被扣,另一只承受的压力在更为巨大。

    不过,她没有放弃。

    一个时辰后,白清秋大汗淋离,一串串的汗水如雨般滴下,因为用力而面色潮红起来,可是小脸之上根本没有停止的意思。

    “看上去,他不是第一次发作了,你们平时给他吃的什么?”

    吃什么?

    岚翔飞快的从一个精美的玉盒中取出一枚火红的药丸。

    “这个。”

    药丸?

    此丸带着淡淡清香,丝毫没有半分中药的苦味,而且又是放入玉盒之中的,只怕此药精贵无比吧。

    “你们先喂他服下,我再替他做个推拿,助药力的消化。”

    “是。”岚翔应道。

    火红的药丸顺喉而下,白清秋单掌顺着男子胸前开始推拿起来。

    那药丸果然管用,不多时,君若凌的脸色再度好转起来,脉像也趋于平稳。

    “终于好了”她的小命保住了。白清秋兴奋的站起身来大笑道。

    可是她话还没说完,白清秋便感觉脑袋发天旋地转,身体摇晃了起来,两眼一黑,便晕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