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巫盅之术,开始我们的审判-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第三十章 巫盅之术,开始我们的审判

    第三十章巫盅之术,开始我们的审判

    轰隆。

    一道巨雷响在众人头顶,伴随着雷响,那道带着蓝色之光的闪电划破天空,雷光映李姨娘惨白的脸上,嘴角还有未拭去的鲜血,看上去,她就像是从死人堆进而爬出来的鬼魂般可怕。

    “哈哈哈,我胡说?大人,你听见了吧,这两个丫鬟是那恶女的贴身丫鬟,居然连夫人都不叫上一声,口口声声的称我为姨娘!”

    李姨娘原本精致的脸蛋上满满的骇然,让人看了,又是同情又是害怕。

    “白夫人,请起,本官奉命前来调白府一事,必将会在还事实一个公道。”刑部李尚书说道,完完全全的将身边那个坐在厚厚的毛毯椅上的十二亲王忽略。

    “多谢大人。”

    李姨娘匍匐在地,凌乱的头发将她嘴边的阴笑掩盖。饶是这样,白清秋依然看到了那巴不得她现在就被五马分尸的笑脸。

    “大胆白清秋,还不快给我跪下。”

    李尚书大喝,若是他所记不错,此女便是上回辱骂他女儿的那个傻子吧,以前他还不信这个痴傻之人有胆子骂晴儿,可是现在,他却是有点相信了。

    只见白清秋不卑不亢的站在那里,没有任何声音,整个身体仿若与身后的黑暗融为一体。

    “李大人,本xiǎo jiě为白府嫡女,按理说,是该给您跪下,可是,本xiǎo jiě跪天跪地,却不跪昏官慵官。”想让她白清秋跪下,那还得看眼前这个人有没有这个资格。

    白清秋清冷的黑眸子里透着一道极寒的有冰冷,让人看着比这个白夫人的脸色还要让人可怕,李尚书又是一惊。

    “哼,这里由不得你放肆,来人”

    “咳咳,李大人,镇定,镇定。”

    李成林被君若凌这道突如其来的声音生生止住,心中不悦。

    这个凌王,虽然是皇上的十二弟,曾经也是一度辉煌,战场上的英勇撕杀让君若凌十五岁便一度成名,更让在几欲吞并我南渊国的西临国闻风丧胆。

    可,那又如何,他名气实在是太盛,十八岁已然有功高盖主之势,别人不知道,可他李成林却是知道的,皇上便在他突然生病之时便急昭回京,美其名曰休养,可是一连休养了个两三年,丝毫不见起色,而且身体已然大不如前,由一代武将,变成了弱质王爷。

    一入京都,可不比战场,光有把子力气是站不住脚的,如今朝中又有几人还能记得当年的战神凌王?

    “凌王,来时皇上”

    “皇上只是说让你相助本王调查白府一事,可没有说,咳咳,让你替本王。”

    “但是”

    “李大人,你没听白大xiǎo jiě说吗,她跪天跪地,就是不跪跪昏官慵官,若是你这番强求,岂不是在说李大人昏庸无能,还是说,皇上有眼无珠重用了昏官?”

    君若凌一再打断李成林的说话,李成林脸色一点也不好看,藏于袖中的手紧紧一握,竟然敢用皇上压他,实在是让人窝火。

    然而,此时的白清秋也好不到哪里去,她现在的脑子也就如这天上的雷,被轰得咯吱作响,身体冰凉。

    她怎么样也没想到,这个“土匪先生”居然就是凌王,那个被南渊女子全都不愿嫁的“药罐子”,随时都会嗝屁的皇上的亲弟弟,十二亲王。

    她被骗了,被耍了,这种感觉很不好受,心头一道无名之火蹭蹭的串了上来。

    “凌王爷说得不错,本xiǎo jiě就是这个意思。”白清秋勾唇一笑,绝美的小脸上透着让人难以忽视的冰冷。

    君若凌深遂的黑眸微凝,她是恼羞成怒了,竟然反跳起来不轻不重的咬他一口,她在生气,黑眸深处隐隐带着一团怒火。

    不跪之言她可以说,而他也可以为其辩解甚至免她一跪,可是这句带上凌王的话,却是在挑拔,挑拔李成林的怒气,挑起李成林对他有这个王爷的再次不喜。

    “大胆,我等说话,你插什么嘴?”

    李成林果然大怒,刚要唤要将其治罪,却又被白清秋清冷的声音打断。

    “李大人,我好生的提醒你一句,要审便尽快的审,别在这些个小事情上浪费时间,否则,天黑了,这雨一下,你便什么证据都找不到了,到时候,看你怎么跟皇上交代。”

    白清秋朱唇木然说道,脑子一片混沌。

    她真是看走了眼了,居然当着十二亲王的面,在跟他大淡特淡什么白远涛为官之事,哼,看来,这个皇上只怕还不知道,他的好弟弟对他,并不是那么亲和,更不是表面上那般的“病弱”吧。

    白清秋现在很生气,不止是生这个君若凌的气,更是生她自己的气。

    笨,笨笨笨,她笨得可以,怎么可不明身份的就这样以为,他只不过是个有能力的男子,谁会想到他是亲王。

    “白清秋,现在不是生气的时候,若是想全身而退,便要听本王的。”

    耳边突然响起一丝弱如细蚊的在声音,这霸道的语气,不是君若凌,还会是谁?

    “不用你管。”白清秋张唇“说”道,脸色沉得可怕,她,不要他这个人情。

    君若凌读懂了白清秋的唇语,还有她清冷的眸子深处的透出细碎的冰冷,君若凌一丝苦笑,他本以为自己会秦相寿宴之上表露身份,却没有想到,会提前三天。

    他试想过许多她见到他时的表情,却没想到,是这一种。生平唯一一次的感觉到涩意涌上心间,修长骨感的顿住。

    他,不应该有这样的的情绪。君若凌再次抬眸之时,恢复了该有的冷意。

    “李大人,白大xiǎo jiě说得没错,的确是应该在风雨到来之前找到证据。”君若凌轻声说道。

    只是这一次,语气中透着泠漠,透着他久居上位的冰凝,与之前的气势完全不同,身边的李成林身体一紧,完全不知道凌王为什么突然变成这般。

    君若凌的变化,白清秋自然感觉到了,那与生俱来的淡漠和高高在上的王者之风,让她误以为之前见到1;150850295305065的那个男人不是他,那个略带关心的提示,那个细心的送她银针的男人,瞬间远去。

    细长的指尖紧紧的握刺进肉里,心间一股极浓的苦意涌了上来,却又被她狠狠的压下去。

    不要,她是白清秋,不是天真无知的少女,不会相信那个高高在上的冰冷男子会是她生命中的男人,可是为什么,为什么心却在一点点的刺痛,让她这般的不好受?

    “开始吧,开始我们的审判。”是对她的,也是对他的

    白远涛又怎样,皇上又自怎样,凌王,又怎样?她只做自己。

    白清秋?凌王?

    这二人同样冰冷,但却大有不同。

    一个清冷如冰,似冬日里清晨的寒霜,另一个则是如久藏于地下的千处寒冰,平日无害,可当暴发之时,隔着地面都能透过鞋底钻入脚心,让你动弹不得。

    李成林左右看了看二人,总感觉哪里不对劲,可又找不出原因。

    “禀大人,找到了。”

    此时,御林军提着一个包袱上前禀报,哗啦,包袱打开,一堆的木偶散落在地,有几个木偶身上贴着白布红字,更有数根细长的针刺入其间,看在上去狰狞可怖。

    “啊?这,这是?”

    李成林狠吸一口气,脸色瞬间变得惨白起来,手心之处寒意顿生。

    “回禀大人,这些木偶,全部是在白清秋的院子里找到的!”

    李姨娘看着脸色泛着冷清的白清秋,大声哭诉,“好你个白清秋!竟然恶毒至此,对自己的父母行巫蛊之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