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公平何在,公正,又何在-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第三十一章 公平何在,公正,又何在

    第三十一章公平何在,公正,又何在

    竟然是巫盅之术?!

    李成林脸色大白,还以为白府之人只不过是有人下毒而已,可是万万没有想到,搜出来竟然是诛灭九族的东西,饶是他心理再强大此时也开始恐慌了起来。

    难怪,难怪皇上会让凌王亲临,该不会是,早有预料?!李成林想到这里便心惊肉跳。

    “大胆,简直大胆,白清秋,你是犯下滔天大罪了。”

    李成林暴怒而起,此时,他真的怒了,若是一个处置不好,别说是白府,就是李府也要受到牵连。

    巫盅之术啊1;150850295305065,皇上的禁忌,一但触碰,势必是用血来填。白清秋今日必死无疑,而只有她的血,才可以平复,否则,南渊将又要一次大乱,想想当年那满池的血莲吧。

    “大人,你看到了吧,这一切都是这个恶女所为,请大人赶紧治她的罪吧。”

    李姨娘嘶心般的尖叫响了起来,让这不小的院落添了份刺耳。

    白清秋见她这般着急的置想治她于死地,冷哼:“蠢货。”

    “你?你个逆女,你说什么,我,我可是你的母亲,你怎的能这般辱骂于我,她白清秋这是有多么的恶毒啊,当着你与凌王的面也敢这般放肆。”

    李姨娘活像是抓住了白清秋的痛脚一般,锐声说道。

    李成林太阳穴突突,真的是个蠢货,宅子里的争斗他不是不知道,可是像李姨娘这样蠢笨之人,他还是第一次见。就算是容不得白清秋,也不能一口咬定了,否则事情一但确定,那死的将不止是白清秋一个人。

    “白大xiǎo jiě,你可有话说?”

    白清秋背脊挺直:“李大人,民女有话说,但又不知该如何说,说到底,这只不过是白府家事,民女想不通的是,为什么会惊动了刑部尚书大人和一个凌亲王?”

    嘶。

    好犀利的问题,直接戳中要害。

    若是换作一般的大家闺秀,饶是能够镇定下来,但也不一定能思维这般敏捷。

    “白大人今早朝堂之上突然口吐鲜血,至今昏迷不醒。”这总够了吧。

    “原来如此。”

    白清秋勾唇冷笑,白远涛,李琼花,你们真是够狠的啊,无所不用其及了。

    白清秋洁白纤细的手指随意捏起地上一只木偶,一小小的木偶,竟然能够起到这么大的作用,真是不敢想像。

    “李大人,这该当何罪呢?”声音轻柔,仿若丝毫不在意。

    “轻则丧命,重则抄家问斩。”

    底下丫鬟婆子听闻,齐齐一惊,这,这怎么得了?难道大xiǎo jiě做的错事还要她们陪葬不成?不要不要,她们还不想死。

    “大人冤枉啊,此事与我奴婢老奴无关,请大人明鉴。”

    身后一大片拜倒在地,齐声哀号,将责任推得一干二净。

    李姨娘心尖儿一跳,不对啊,老爷不是说,,只针对于白清秋一人足矣的吗?此事怎能抄家?

    “李大人,你,你怎可这般?”李姨娘慌了,那原本凄厉的神色被惊慌所代替,她才不要陪这个女人一块儿死。

    李成林冷哼,这个李氏,现在知道害怕,晚了。

    “大胆,南渊律法,岂由得你说怎的就怎的吗?来人,给本大人掌嘴。”

    李成林官威一发,御林军抬起手来,对着白府丫鬟婆子连同李姨娘啪啪打了下去,士兵出手,只两掌便将他们打得满地找牙。

    白清秋目光一凝,虽然她很高兴李姨娘被虐,可是他不喜欢的是,别人在白府撒野,李姨娘和这些个渣子,只能由她定夺,其他人想占手门儿都没有。

    “李大人好大的官威啊,没想到皇上手下,也有你这般的昏官存在。”白清秋哼道,毫不客气的将昏官二字再次扣到李成林的头上。

    “你?白清秋,你三翻四次的顶撞本官,当本官真的不敢治你了吗?”

    “好啊,你来治啊,怎么,你这是恼羞成怒了吗?还是说,你是要以审问之余,对我白府动用私刑?”白清秋一字一字的说道。

    以权谋私?

    这是在说他吗?

    “白清秋,你胡说什么?”凌王还在此,这个女人怎敢胡说八道。

    “我胡说?上次东方府,李xiǎo jiě羞愤而走,而这一次,你根本就是在替女儿讨回公道,借题发挥。李大人身为刑部尚书自然熟读律法,而我等只不过是府中妇孺,对于律法之事知之甚少,问上一句无可厚非

    可是李大人你呢,却以掌刑待之,这难道就是南渊朝臣为民办的事吗?那试问,这天下律法的公平何在,公正,又何在?”白清秋厉声而道。

    轰隆,一阵雷响震头顶。

    白清秋说完最后一句,天上电闪雷鸣,闪电犹如一道蓝白色利剑想要劈开厚厚的乌云,看上去极为可怕,更震慑人心。

    可是白清秋未受半点影响,那乌云闪电犹如背景,将这个小小的女人衫托得就同女神下凡。

    “你”

    李成林浑身一颤,不知是被这天上的雷电所震还是被白清秋最后一句话“公平,公正”所惊,一时间李成林脸色青红交加,如坐针毡。

    是啊,百姓们只问一句,官员们便以掌刑待之,这何以服众,何以安民心?

    君若凌冰冷的黑眸看着白清秋,他早就知道这个女人不是一般的胆大,也不是一般的强势,可是像今天这样,当面看着她骄傲如是的小脸,还是第一次,目光之中不禁闪着欣赏,可是更多的却是不愿。

    那日无意中听她对月低喃:为什么不能做一个普通的女人过着安静的生活呢?

    这一刻,他似乎明白了她的心情,可是,有许多事,不是她说如何,便能如何的,因为她的出生,便已经决定着未来生活之路。

    “好了,接着审吧。”君若凌开口说道。

    李成林思绪被拉了回来,可是心却不由的紧张了起来,不是因为别的,而是他隐隐感觉到这个女人,很不好对付。

    白清秋抬头,看着那个熟悉又陌生的俊容,她知道,君若凌这是在为她解围,无论如何,她一个白身这般顶撞朝廷命官是不对的。

    “凌王爷,看您脸色不对,不会是旧病复发了吧,兰香,去将本xiǎo jiě的药包拿来,送于凌王。”她,还他这个人情。

    原本药包是做给土匪先生的,没想到,他用不着了。

    白清秋,心底里反倒希望他还是那个土匪,这样,打完这些渣子,也可以跟他一起打个劫之类的,过个快活日子。

    只是,一切都只是想像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