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白清秋,她非死不可!-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第三十二章 白清秋,她非死不可!

    第三十二章白清秋,她非死不可!

    修长洁白的大手握着药包,其上歪歪扭扭的绣着几个小字,青灵,少海。

    “多谢白大xiǎo jiě美意,本王日后定当还报。”

    君若凌微微扬唇,还是被她看出来了,每当阴雨之时,周身便有种淡淡的火辣之痛,虽然无碍,但依旧不好受。

    青灵,少海,这是两大手臂穴位。

    君若凌不着痕迹的挑了挑眉,上次她做的就是按压他的几大穴位,这才将碧落之毒压下去,此时同样的是让他按压这两大穴位,以减轻雷雨天气带来的痛苦?

    她这是以情还情吗?可是,本王的情,他要让她一辈子也还不够,他决定了。

    “不必,凌王乃皇亲贵胄,臣女只不过粗俗之人,当不得王爷的有还报。”白清秋从牙缝里挤出来。

    什么还报?难道他还想跟她有什么关系吗?

    就知道自己不该心软,听到他血液流速呈现不则流动,虽然无性命大碍,可对身体终归不好。可没想到,自己的一时心软,竟又惹上了头恶狼?早知如此,他的情欠了也就欠了,不还也罢。

    “白大xiǎo jiě不必客气,本王武臣出身向来有恩报恩,不比得文臣只会寻私枉法。好了,李大人还愣着干什么,审啊。”

    君若凌不耐,不是说文臣都练得一双好眼力吗,怎的在此处却丝毫用不上了?此时是不是该打断他二人说话了,再说下去,小女人只会更恼。

    寻私枉法?这是在说他吗?李成林顿时苦了脸,

    “是,凌王,下官,这就审。”微微正色:“白清秋,这木偶等巫盅之术是从你屋子里搜出来的,你可还有话说?”

    被白清秋这么一打差,李成林险些忘了他来的真正目的了,若是罪名成立,白大xiǎo jiě逃不过一个死字,死一个嫡女在刑部,他又不是没见过,正常得很,同时,也为他的女儿小小的出口恶气。

    “李大人,你有何证据证明,此巫术是本xiǎo jiě所为?”白清秋猛的将手中木狰狞的木偶扔了回去。

    “这东西是从你屋子里搜出来的,难道,还不够证明吗?”

    “瓜田李下,根本不足以信。”

    “你?”

    这个女人嘴可真利,纵然是活的也被他说成是死的了。

    “白清秋,你这个恶女,居然还不承认?”

    李姨娘适时而上,李成林冷笑,这下不用自己找证据,这个继室便能指证一切。

    “李氏,你有何证据证明,速速道来。”李成林表面上正义凛然,实际上心里是乐开了花,让她们狗咬狗,看这白清秋还敢不敢骂他。

    李姨娘的这般丫鬟婆子们看在眼里,叹在心里,原先她们还以为这个白府主母是个聪明的,可是怎的到了关键时刻连大xiǎo jiě都不如了呢。

    大xiǎo jiě李大人施以掌刑之时还会为她们出言顶撞,替她们说句话,那分明是在维护白府脸面啊,可是李姨娘,此时却要做李大人的帮凶,指证大xiǎo jiě,此等行为,着实让人寒心哪。

    要知道,入侵的敌人不可恨,最可恨的是卖国贼,那种人,势力必是受万人唾弃的,李姨娘此时,无异于此。

    李姨娘根本不知道,她这一举,失了人心。

    “李大人,且听我慢慢道来,这恶女早就想加害于我和老爷了,自从那日她在跛子峰一夜未归,府中小厮门开得晚了些,便遭她拳打脚踢,老爷心急如焚,说了她几句,她竟敢当众顶撞

    而后,又是大闹府中厨房,竟生生的将婆子的手给废了,不仅如此,不日后,那跛子峰来了两个男子,说,说是与她有肌肤之亲,此恶女便二话不说将二人毒杀啊。”

    说到这里,李姨娘再也忍不住心神胆颤的大哭了起来,那日之后,她几次恶梦都梦到两个剥了皮的男子找她索命,太恐怖了,太恐怖了。

    “什,什么,竟有此事?”李成林大惊,没想到这个白清秋竟有如此毒辣的手腕?

    “大人,请你一定要相信我,这里所有的丫鬟婆子中以证明。不仅如此,她还嫌不够,硬生生的将自己的院子扩大,居然比正院还要大上三尺,每日早膳,定要食用那燕窝,还说只是漱口的?”

    燕窝漱口,这,这竟比皇上还要奢侈啊,李成林看白清秋的脸色都不同了起来,而且院子居然还比主院要大,这是生生要盖过长辈吗,不孝,真不孝。

    李姨娘见李成林脸色变了几变,竟如外头长舌妇般的一一数落白清秋的各种大逆不道来,根本没有发现李成林眼底的那种幸灾乐祸和讽刺。

    “你是说,这些木偶上的布条,是那几批白蜀锦的?”她终于是说到了关键证据之上。

    “是的大人,白府出事,我第一个怀疑的就是她,终于,终于是让我找到了她还未来得及销毁的布料。”李姨娘那道阴戾的目光扫过白清秋,这下,她真的是死定了。

    果真,御林军再次从清秋院搜出一匹还未用完的蜀锦,还有几根未来得极刺入木偶的尖长绣花针。

    李成林当下大喝:“白清秋证据确凿,你无话可说了吧,来人,将白清秋押入大牢等候皇上发落。”

    押入大牢这怎么可以?

    那地方是人去的吗,男子进去了,大半条命搭上,若是女子进去了,那牢头们第一个毁的就是她们的清白啊,更甚至者,轮为他们身下玩物也是常有之事。

    “胡说,李姨娘,你这般胡说八道难道就不怕老天一个雷劈死你吗?”兰香小新挡在白清秋身前,怒道。

    “哈哈哈,劈死我?若是老天有眼,第一个劈死的难道不是白清秋这个贱人吗,一个忤逆父亲,一个shā rén不眨眼的恶魔,她才是这世间最最该死的人。”

    李姨娘眼睛发红,厉声嘶吼。

    白清秋已经活了十四年了,也同时害了她女儿十四年,这足够了,够了,可不能在这关键的时候挡她女儿的前程,为了清月为了清流不再受这个傻子的连累,那也就别怪她李琼1;150850295305065花心狠。

    白清秋,她非死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