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蠢货-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第三十三章 蠢货

    第三十三章蠢货

    “1;150850295305065来人,还不将毒女白清秋带走。”李成林立时令到,白府倒了与他无益,但他就是不想让白远涛好过。

    “慢着,李大人,李姨娘的话说完了,是不是也该听听本xiǎo jiě如何说?”

    “哼,白清秋,证据确凿你还有什么可说的?御林军,你们是死的吗,还不快将此女拿下。”

    李成林猛的站了起来,对着御林军大声令道,他算是明白了,这个白清秋是不能给她任何话语权,否则,饶你是有铁证,她也有本事将它推翻。

    “真不知道皇上是怎么挑你为刑部尚书,李大人这般只听一面之词,这得判多少冤案错案?”

    白清秋表情没有一丝害怕,御林军又如何,只要有那个男人在,御林军绝不会动,李成林居然没有发现,他一连命令了两次御林军都丝毫不动吗?

    “李大人,该我说了吗?”白清秋一字一顿的说道,脸上依旧是风轻云淡,可是谁也不敢当风轻来看。

    此时豆大的雨滴毫无征兆一滴滴的砸了下来,不多时,又如倾盆之势狂掉而下。

    哗哗哗

    雨终于是下了,连成一条条雨线,不过几息之间,白府大院全部淋湿,并汇成一道道水流滚滚而下,原本压抑的空气被雨水冲刷,反倒让呼吸到了一丝清空气。

    “白清秋?”李成林眼睑抽搐。

    只见她挺直的身子站在那处,任雨水对她的洗礼。李成林手指紧握,这世间,他见过的女子之中,只有当年的苏妃娘娘现今的太后能与之匹敌,也是那样的杀伐果决,不惧前险。

    白清秋冷哼一声,也不管李成林何样脸色,信步来到李姨娘面前,二话不说,手下动作已是毫不犹豫的一巴掌掴了过去。

    啪。

    一声清脆肉响盖过这巨大的雨声。

    “啊。”李姨娘一声惨叫,身体直接被她这一掌煽飞出去。

    李成林猛的前跨一步,不敢相信,白清秋竟真的敢在他面前动手?

    “毒妇,李琼花,你这样,是要害死白府所有人吗,这上下八十几口,难道就要为了你那点私欲而陪葬吗?”

    白清秋怒极,这个女人到底有没有脑子,就为了杀自己,便置整个白府于不顾?

    要知道,她一但定罪,白府上下就算是有那个人罩着,也堵不住攸攸之口,到时候,那个人只有全然的放弃白府,因为与江山社稷而言,小小白府根本连个屁都算不上,到时候,别说是白远涛就是安福堂里的那位,也难逃厄运。

    此时,白清秋真恨不得从李氏身上咬下块肉来,填补她那半边缺失的脑子。

    李姨娘雪白脸瞬间肿得老高,耳朵嗡嗡作响,白清秋的话越发的刺激了她潜在的恨意,刑部尚书都来了,看样子是已经确定了白清秋的巫术之罪,那她还怕什么?

    “白清秋,说我害死白府之人,其实真正害死白府的人是你,你本就不该活在这世上,若不是你,又岂会有今日祸?白清秋,你该死,你怎么不去死?”李姨娘嘶吼,那种发自内心的歇斯底里,

    “所以,你为了让我死,便将这些个莫虚有的罪名强加吗,所以,你才用这种龌龊的手段,让整个白府陷入危机吗,李姨娘,最毒妇人心,说的,应该就是你吧。”

    “你?”

    “难道我说错了?你口口声声说是白府主母,可是你有受祖母的荷包,她喝过你的媳妇茶吗?”

    “我?”

    “所以,为了这个,你怀恨在心,对白府已故的正室所生的嫡女怀恨在心,你容不得她,更容不得她在你眼皮子底下变得越来越难控制,所以,你才买通跛子峰的两个土匪毁了她。

    你的恶毒不仅在此,而且,你亲自策划,并自导自演了一场巫盅嫁祸的好戏。好一招借刀shā rén啊,这样,嫡女死了,便没有人可以压制你的女儿了,而且,本xiǎo jiě的死,与你无关,所以,你又保住了贤良的名声,是也不是?”

    白清秋一口气快速的将话说完,她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通过雨水传了出去,重重的打在众人心头。

    借刀shā rén?

    李成林脑子瞬时清明了,是的,没错,白远涛为什么好巧不巧的大殿之上吐血?白府又为什么能够同一时间吐血晕倒,这难道是一个傻子能办到的吗?

    不。

    白清秋她做不到。

    木偶不是一朝一夕在众人的眼皮子下就能够完成的,能够做到这一切的,只有做了白主会十四年主母的李琼花。

    李成林手指紧握,他怎的就上了一个妇人的当?成了杀白清秋的凶手?

    “大胆,李氏,你竟敢骗诓骗本官?”李成林震怒。

    “不,不,我,我没有我没有,李大人,你一定要相信我,这些,都是白清秋做的呀。”李姨娘大急,知李大人突然就能够听信白清秋一面之词呢?

    “我做的?那么好,你告诉我,我怎么做的?这里可是有不下十几个人偶,光凭我白清秋一个人,短短几日内能做到吗,还要不被人发现。”

    这才是重点,白清秋将她的后路堵死。

    “啊?”

    李姨娘张大眼睛,不敢相信的看着白清秋,当看到她眼睛底处的嘲讽,再看看李成林shā rén的眼神,她才明白了,这是上了白清秋的大当了。

    身体一软,瘫坐在地。那些木偶,真的是她做的啊。

    那日清秋院的眼线带着一个做好了的木偶前来,告诉她,这是白清秋近日摆弄的,她正愁找不到机会,没想到白清秋反倒自己送shàng mén来了,于是,她便将计就计,在木偶身上刺下数道针,更将自己与老爷的生辰八字附上。

    一个完美的计划就这样生成,按照约好的时辰,老爷与白府一同行动。

    没错,他们是引来了上头的重视,可同时,也跌进了白清秋早就布好的圈套。

    什么将计就计,白清秋她才是引蛇出洞吧。

    李姨娘顿时感觉身体比这雨水还要冷,冷得手指发颤,嘴色发紫,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贱人贱人,我,我要杀了你。”

    李姨娘也不知从哪里来的力气,猛的从地上一跃而起,伸出惨白的手指对着白清秋就要掐过。

    疯了,李姨娘真的是疯了。这种行为分明就是行迹败露之后的鱼死破,可是李成林并没有制止,任由李氏向白清秋袭去。

    “蠢货。”

    她白清秋是这么好近身的吗?目光一沉,抬脚便踢了过去。

    砰。

    李姨娘被踢飞出去,身体就在和着雨水的泥土上擦出一道长长的痕迹。

    胸中一个窒痛,卟的一声,狠狠喷出一口鲜血,血还来不及深入泥土,便被大雨冲得一干二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