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好自为之,别再惹我-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第三十四章 好自为之,别再惹我

    第三十四章好自为之,别再惹我

    “你?”

    李姨娘爬在地上,雨水打她的眼皮上,模糊了白清秋居高临下的身影。可是她的目光依旧闪着阴霾,她不敢相信,自己就这么输了,而且输得一塌糊涂,一败涂地

    不过,她以为这样就能够打倒她吗?不可能,只要她还活着,便不会让白清秋好过。

    “别这么看着我,你不会放过我,难道,本xiǎo jiě又会放过你不成?”白清秋清冷的黑眸中有光似碎冰,看得李姨娘全身发颤。

    此时,李姨娘这般的死灰脸,激不起她的半点同情,这是她应得的报应,若是位置对调,只怕有事的会是她白清秋了,而且,比死还要难看。

    白清秋,慢慢蹲了下来,用只有两个人才能听到的声音说道。

    “李琼花,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你以为,那个人真的会保你吗,太幼稚了。”

    白清秋如鬼魅的话传出李姨娘耳中,心头猛的一震。

    什,什么?

    李姨娘猛的抬头,满脸惊恐的看着她,她,她居然知道?

    不,不,这不可能,她怎么会知道有上面那个人?

    “你,你胡,胡说什么,我,我听不懂?”李姨娘声音颤抖,那是一个绝对不可碰触的地方,触之,即死。

    “不懂便不懂吧,本xiǎo jiě只一句话,好自为之,别再惹我。”

    白清秋勾起冰冷的唇,笑看着这个李姨娘惨白如死人一般的脸,有些事情她并不着急透露,反而是这种半露不露的才让人可怕,夜不能寐。

    李姨娘是个心思狠毒之人,贪恋荣华富贵,又有点小聪明,像这样的人,是最好的棋子。

    只可惜,这枚棋子在十四年间,慢慢的有了变化,变得越发的自私了起来,她生了一对儿女,心思便不在任务上了,而是想方设法的为子女找到更好的出路。

    护犊之情,这是人之常情,也是上面那个人绝没有估想到的结果,棋差一招,满盘皆输。

    “李大人,事情已清楚了,接下来,便是你们的事了。”白清秋站了起来,厚厚的衣裙吸饱在了水,重重的挂在身上,很不好受。

    李成林被白清秋这一系列动作惊得一句话也说出来,几次张嘴,都不知道要说些什么。

    这让他如何说,如何判?事情是李姨娘搞出来的,无论如何,还是要给皇上那边有个交代才成,今日,必然要用几个人的血来填补皇上的怒气。

    “来人”

    “李大人,你可要想清楚再说话,否则,事儿没办好,反而惹得皇上不快,那,可就划不来了。”

    李成林正要经下令,却被君若凌的话挡了下来。

    “凌王?这,这是何意?”

    “李大人在朝为官也有多年,竟然猜不透皇上之意,这可,不应该啊。”

    不应该?

    凌王这话透着重重的深意,难道,皇上不是想治白府的罪?可当他再次追问之时,只见君若凌被岚宽扶起,慢慢的走到台阶前。

    “叶良何在?”君若凌轻声说道,不过那修长的背脊和淡淡透露的气势,活像是点兵台,随意点着手下兵将。

    “卑职在。”

    御林军中走出一个戎装将士,面色如铁,向前一步。

    “调齐你的兵,回宫去吧。”

    “是,王爷,全体都有,回宫。”叶良办事干将利落,一队御林军就这样快速的退去,就犹如当时快速的过来一样。

    什么,回皇宫?

    “凌王,这可使不得啊,皇上命我等彻查此事,若是1;150850295305065回去得不到一个满意的答复,只怕龙颜大怒啊。”李成林说到这里,冷汗直冒。

    龙颜大怒?

    君若凌抬起头来,看着漆黑天空,此时大雨已不知不觉中退了出去,天上的乌云也没那般厚了,隐约之间,还能够见到云层后面的微弱的光线,不知不觉已到深夜了。

    “夜色已晚,岚宽回府。”

    “是,主子。”

    君若凌抬步,便缓慢走下台阶,他穿着一身紫色直裰朝服,腰间扎条同色金丝蛛纹带,黑发束起以镶碧鎏金冠束起,修长的身体挺的笔直,整个人透着与生俱来的高贵,让人觉得高不可攀、低至尘埃。

    不得不说,这样的凌王是让人心动的,白清秋眸子越发冰冷起来,只是她,不想做那只扑火的飞蛾。

    这样,也好,他是他,她是她

    “他,他怎么能就这么走了呢?”李成林看了看白府满院狼籍,举旗不定,最终一个咬牙,抬腿便追了上去。

    走了,人都走了。

    只剩下白府院中满院被吹落的残叶,残枝,还有随雨水流落一边的鲜血。

    一时间,这里安静得可怕,只能听见屋梁之是嘀嘀哒哒的水声,空谷响音。

    也不知是谁,哇的一声嚎啕大哭起来,这才将在人们的思绪拉了回来。

    “xiǎo jiě?”

    兰香小新第一时间上前扶住白清秋。若不是xiǎo jiě说过,没有她的命令,谁也不许开口,否则,她们又怎会让xiǎo jiě独自面对这般肃杀的场面。

    “我没事,你们做得很好。”

    “可是,可是奴婢什么也没做。”

    “不,你们做了,好好保护自己,不让本xiǎo jiě分心,这就是你们做得最好的地方。”

    白清秋将半个身体的重量倒在了兰香身上,她,好像用的精神力过度了,这个身体,实在是弱得可以,只是打个人,承受个压力,便感觉浑身酸痛。

    “你们起身吧,将这里收拾干净,若是明日我看到有一片残叶,小心你的皮。”冷声而道。

    “是,大xiǎo jiě。”众丫鬟婆子恭敬的应道,这一回,她们真的是发自内心的。

    李姨娘浑浑噩噩的被几个粗使的婆子抬进了琼雅院。

    李姨娘的脑子里一片晕呼,犹如身置一道无尽的黑暗之中,找不到方向,找不到出路,更有一把尖利冰冷的剑尖抵在背心,让她不得不前进,可是前方,又出现一道罗刹女鬼,勾唇而笑的模样不是白清秋,又是谁?

    “不,不要,不要,杀,我要杀了你。”

    白清月一见李姨娘恶狠狠的向她扑来心下一惊,不过好在她眼疾手快的扯了身边的丫鬟过来,挡在身前。

    卟。

    啊。

    丫鬟根本来不及反应,便被李姨娘尖长的指甲划破秀脸,一道长长的血痕让触目惊心,丫鬟吓得大哭了起来。

    “住口,哭什么,不就是毁了脸吗,有什么了不起的?”白清月五心烦躁,脱口而出。

    李姨娘果然没用,这一点小事都办不好,还能指望她扶她坐上太子妃之位?白清月狠狠的瞪了眼床梦魇的李姨娘。

    若是李姨娘此时清醒,看到白清月这般,不知会做何感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