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伤敌一千,自损八百-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第三十五章 伤敌一千,自损八百

    第三十五章伤敌一千,自损八百

    南渊国的府邸,能够知道的排得上名号的,有东方府的满地奢华尽显滔天富贵,有秦相府精致华美,却又不失威严壮观,每一个府都他李成林都能说上一二。

    可唯独只有一个府,他是无论如何也说不上来,那便是凌王府。

    因为这凌王府是由二十四铁人轮流把守,别看人数不多,可武功异常之高,曾有多少个想一探究竟之人,刚一到墙头,便立时成为一具尸体。

    凌王府的防守,用一句固若金汤来形容也不为过。

    “大人,我们,我们该怎么办?”小厮战战兢兢问道:“要不要通禀?”

    此时已夜深了,又刚刚下过一场雷电暴雨,夜寒露重,漆黑冰寒的凌王府大门让小厮心头一紧,不想再呆。

    “通禀?若是你不想要命,尽管进去便罢。”李成林脸色青白交加。

    这个凌王,果然不是什么好惹的角色,就算是深居简出,他也能将手伸到御林军处,叶良对他是言听计从,说撤便撤,那他呢,他怎么办?

    这天色再过一更便到三更,三更皇宫落锁,白府之事只有等明天再禀,可是那时候,已经晚了,就算白府之事与他无关,那也要治他个亵渎之罪。

    “该死的白清秋,该死的凌王,若是龙颜大怒,本大人一定会将这笔账算在你们头上。”李成林脸色阴森的狠道。

    吱呀一声,就在此时,凌王府大门开出一条缝,里面走出一个小厮模样的人物。

    “李大人,这是主子交给你的。”

    凌王府小厮将一封厚厚的信交到李成林手中,转身进入,砰的一声,凌王府大门再次紧闭起来。

    李成林哪管那般多,立时折开信封,一本红色小册子赫然摆在他的面前,打开一看

    “这?”

    李成林脸色立时惨白起来,脑子被册子里的内容震得嗡嗡作响,额头豆大的冷汗啪的一声滴落在册上,将那上面的字,瞬间融花。

    “不,这不可能,君若凌只不过是一个病得快要死的亲王,又被皇上控制,他,他怎么可能知道这些?”

    李成林冷汗泉涌,不多时整个身体就像是从水里捞出来的一般,话虽说不可能,便脑海里已经千回百转。

    最后,啪的一声,收起册子,将其贴身收藏,狠狠的吞了吞口水:“进,进宫。”

    凌王府,细长的垂帘白纱账后,一道绝美的身影绰绰,乌黑的1;150850295305065长发随意披着,凤眸之中透着霸道的凌厉,让人不敢对视。

    “主子,那李成林,真的不会将白府之事如实禀报给皇上?”岚翔问道。

    君若凌手暗暗在青灵穴按压,不轻不重,跟白清秋第一次àn mó他的穴位时的力道一样。

    “他若不想那本册子到皇上手中,尽管去。更何况,李成林是聪明人,在皇兄后下讨生活这么多年,应该知道如何禀报。对了,那边如何?”

    他并不关心李成林,相信他一定会做得很好。

    君若凌想起那个骄傲倔强又霸气的小女人,脑门就有些突突,若是换作一般的大家闺秀,面对他的宠爱,不是应该高兴的昏过去吗,又或者高傲自得,

    曾经就有一位xiǎo jiě,只因他看了她一眼,便兴奋的晕倒过去。可是到了白清秋这里,却完全相反,竟与他对上了。

    难道,他君若凌的魅力在下降了?又或者说,她根本不需要他的助力,她用自己的方式去为自己扫清道路,而这种方式,也许你在最初是有效的,可是若遇到高手,这种方式,便全然行不通。

    因为伤敌一千,自损八百。

    “主子,白大xiǎo jiě好像,好像病了。”岚翔说道,想起这位大胆的xiǎo jiě便生出些许敬意来。

    他们印像最深的便是乌云滚滚,雷电交加之下,白大xiǎo jiě以一已之力冲破所有,那种气势,并不是所有人都可以做到的,稍有不慎,等待她的便是万劫不复。

    “病了?”

    君若凌按压的手一重,穴位受力,顿时影响血脉流速,一道钻心的疼痛席卷而来,然而君若凌眉头都未皱一下。

    清秋院。

    兰香小新忙得不可开交,煎药,换帕子,轮流而上。

    宽大的床上躺着一个娇小的身影,小新不禁哽咽:“兰香,xiǎo jiě她,她不会有事的,对吗?”

    “xiǎo jiě不会有事的,放心吧,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好好伺候xiǎo jiě。”这句话是安慰小新,同时,又何尝不是说服自己?

    xiǎo jiě刚走出正院,便晕厥过去,脸上满布异常的红晕,身上更是烫得吓人,府医火速开了几副驱寒之药,可是灌了一贴下去,不仅没有退热,反而是越烧越红了。小新吓得手都哆嗦了起来。

    兰香暗道不好,可是白府里谁能帮她们?李姨娘?哼,算了吧,她方才还巴不得xiǎo jiě死的,张姨娘万事不管又从无交集,更何况冒然去,指不定xiǎo jiě醒后她会提出怎样的条件,罗姨娘四xiǎo jiě那边,更不用说了,那是两条咬人而不叫的狗。

    “小新,你在这里伺候着,我,我去去就来。”兰香将冰帕子交到小新后中,一个咬牙,跑了出去。

    现在,只有最后一个办法,一个看似可笑的办法,但兰香没有办法,白府里一个个都是吃人的野兽,根本不可信。

    兰香站原先xiǎo jiě站过的大树底下,漆黑的夜里根本看不清树叶的颜色,白天还不觉得,可是一到了晚上,阴森可怕。

    “那,那个,我家xiǎo jiě高热不退,情,情况万分不好,奴婢,奴婢肯请救命,只要能救xiǎo jiě,奴婢愿以命抵命。”

    说罢,兰香重重跪倒在地,砰砰砰的磕了三个响头。

    明明树上没有人,可是她就是想赌一把,若是赢了,xiǎo jiě便得救了,若是输了,她便陪xiǎo jiě一处去阎罗殿,接着伺候xiǎo jiě。

    那日,她无意中看到xiǎo jiě对树说了句话,而后,第二天便xiǎo jiě心情猛的变好,再加上有几次她闻到树上有属于干粮的味道,甚至在打扫的时候还能见到散落在地的细小粮食,虽然可她还是看见了。

    于是,她大胆的肯定,树上一定有人。但不管是谁,都请那个人,救xiǎo jiě一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