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病得不轻-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第三十六章 病得不轻

    第三十六章病得不轻

    白清秋完全不知道,自己的这一次感冒发烧,会让两个丫鬟如此焦急,更不知道兰香会对她做出如此惊人的举动。

    “热热”

    她只感觉到全身一团火在烧,甚至烧到了她骨头里,烧酥了她的骨髓,非常难受,她想跳到冰水里,摆脱这种感觉,但那只是想想而已,因为全身已经动弹不得了。

    直到,一丝清甜之味钻入口腔,迷糊之间,一只有力的手指将她下巴一台,那道清甜顺着她的喉咙滑入她的胃,这清甜冰凉让她很舒服,身体不禁软了下来,很快又沉沉昏睡去。

    昏睡之前,她好像看到君若凌了,不过,一定是自己眼花了,他怎么可能在白府,她那样的骂他,那样的不识趣

    君若凌看到的,正是白清秋烧得正“旺”的时候,原本娇嫩雪白的小脸,此时被不正常的潮红代替,紧蹙的秀眉能够夹死只苍蝇。

    “小丫头,性子倒倔得可以,若是早听了本王的话,你又何苦如此?”

    君若凌早就准备了那本红册,根本不用走这个过场,更不用在雨里与李氏相争,因为李成林会包办一切,不仅火速而且干净利落。

    可是这个小女人呢,非生那么大的气,独挑李氏与李成林,结果虽然往他们想要的方向发展,可,也将自己的损了进去。

    “你这又是何必?”

    君若凌原本也很生气,气她的不听话,气自己的情绪轻意的被一个小小的女人所牵动,莫说他自懂事开始便已经学会控制隐藏自己的情绪了,就是当先帝爆毙的消息送到他的手中之时,也从未勾起他的任何情感。

    但是,他从未想过,他居然也有被牵动的那一刻,难道,这就是东方睿所说的,男女之情?

    “男女之情?身为皇家中人,最要不得的,便是这种情感了。”君若凌的思绪再次飘远。

    那一年,他才五岁,依稀记得母妃在铜镜面前露出幸福的笑容,将他抱在怀里柔声说道:凌儿,一会儿,我们就能去外头了,去做我们想做的事情。声音温暖如春,几度在他梦里出现。

    可是,等待她的,不是一起去外头海阔天空,而是太后的一怀毒酒,她脸上的笑容还未退去,便被人强行灌下人生最后一杯酒,她没有哭,反而笑得越发的甜美,可是眼睛里却是浓浓的不舍,他知道,这是一个母亲在担心她孩子的未来。

    当他被太监强行抱走的那一刻,他不哭不闹,别人都以为他吓傻了,谁又知道,他只因为她最后一句话:离开这里,好好活着。

    离开皇宫,好好活着,这个信念一直支撑他到现在,还有未来。

    所以,当皇上收掉他的兵权之时,连想都没想的交了出去,痛快得连皇上自己都不敢相信,至今想起君若远当时的模样,他就想笑。

    他要的,只不过是简简单单的活着而已。

    “水。”

    一个微弱嘶哑的声音响起,将君若凌的思绪拉了回来,伸手过去,将早已准备好的凉水端了过来,抱起根本没有重量的白清秋,送到烧得干裂的唇边。

    这凉水很合适,至少将她的喉咙带来丝清凉,连喝了三大杯,她才停止。

    “兰香,你倒是体贴本xiǎo jiě。”一道几不可闻的沙哑声音响起,白清秋前世本是南方人,1;150850295305065娇嫩的声音中带着软糯,极为好听。

    白清秋不得不为能有这么一个丫鬟感到安慰了,若是换作小新,一定是倒了热水来,那她就要烫死了,虽然现在也不怎么好过。

    “是吗,看来本王还是有先见之明的,得白大xiǎo jiě这般称赞,本王,受宠若惊。”

    是他?

    声音刚起一个这了,白清秋便知道来人了,猛的抬起黑眸寻声看去,果然,那个绝美又冰冷得如天神般的男子,不是君若凌又是谁?秀眉微蹙,看来,她昏睡过去的时候没有看错。

    不过,白清秋此时已没有半分力气跟他斗了。

    “凌王殿下,你这般擅闯闺阁xiǎo jiě的房间,似乎,似乎不太好吧。”白清秋本想说得有气势一点,可是声音连她自己听得都有些软弱。

    唉,这身体,真是弱得可以。

    “若不是你的丫鬟求了本王,本王也不会来。”君若凌风轻云淡的说道,完全忽视属下来报之时的那丝慌乱。“不过,白府的府医可以换一个了。”

    白清秋这哪里是风寒之症,明明就是内热外虚相冲,若是按照风寒发热去治,只会越来越糟,若不是他及时赶到,只怕这小女人的命就损在这个庸医手中了。

    白清秋其实也没想到,自己的病会来得这般猛烈。

    不过,府医确实该换了。

    “凌王殿下,你该不会是越俎代庖将那府医给处置了吧,”不知怎的,她总感觉这个男人,有先斩奏的行为。

    遥想第一次在林中遇见时,也是这般二话不说将她抱走,毒发之时,刚一醒来便命令她要治好,还有那三万两银子的欠款,百余根的银针,身份的透露,这一切的一切,也没支会她一声便做了。

    想到这里,白清秋有深深的无力感。

    “怎么?还烧得历害吗?”君若凌声音再在淡,白清秋也能听出他的丝担心来。

    “没,没事。”

    白清秋有些乱了,这是对他有意思吗?在现代,为了能够突破华阳针法第八层,每天除了针,还是针,哪有时间淡恋爱?

    难不成,一穿越到这古代,就有一枚大帅哥对你痴情?

    这好像,太突然了,可是她的脸,却猛的红了起来。

    君若凌俊眉一紧,白清秋的脸色突然更红了一层,脸色一沉,将她甩手放下,立即起身,快速朝外走去。

    “啊,痛。”

    白清秋头部重重磕在枕上,突如其来的动作让她本就迷糊的头,越发的晕了,还有,她竟然没有发现,自己是躺君若凌的手臂中。

    但看着君若凌甩她而去,那什么大帅哥的东西,全然抛出脑海。

    生病了,难道连脑子也糊涂了不成?看来,她白清秋,是病得不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