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埋了个大坑-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第三十七章 埋了个大坑

    第三十七章埋了个大坑

    “噗,小女人,你脑子里到底在想些什么?”

    君若凌回来之时,看到的,便是那张雕花大床之上白清秋懊恼的模样,没了平日里的嚣张跋扈,没了浑身竖起的尖刺,此时的病得软软的白清秋反倒像正常的十四岁闺阁女子。

    看着这样的她,他竟然有种冲动,有种愿让她永远保持这种“正常”的冲动。

    白清秋狠狠的白了他一眼:“笑什么,我没想什么。”

    该死的,她又不是他肚子里的应声虫,怎么会知道这个男人会去了又返?这下好了,丢人丢大发了。

    她以为这眼白得够“狠”,只是忽略了因为体弱的原故,这道狠大打折扣,甚至看上去有种少女的娇嗔。

    君若凌唇角扬的越高了,她的举动瞬间愉悦了他,见她嘴硬,也不揭穿,将一枚白色小瓷瓶送到她烧得暗红的唇边

    “喝了。”

    白清秋鼻间传来一道极为清香又带着三分冷冽的气息,这香味不浓不淡,冷意又恰到好处,光用闻的便感觉全身火热退去一分。

    “好东西,这,这是什么?”

    饶是在现代见过好东西的她,此时也被这古方震住,什么西药,跟这个比起来根本不在一个层面上,这就是琼浆玉液。

    “小玩意儿而已。”君若凌淡淡说道,但是他微微挑起的眉角,出卖了他得意的心情。

    白清秋也不客气,一把抓住瓷瓶,一个仰头,喝了下去,入口清凉清香,入腹瞬间将他身体里大半个热度消去,就连原本还有一丝迷糊的脑子也变得清明起来。

    “好东西,真是好东西,那个”

    “不可以。”

    “我还没说你怎么就说不可以了?”

    “你所有想法都写在脸上了。”

    “不,不会吧?”白清秋还真的摸了下脸,她想要这东西的表情,有那么明显吗?“那,那我用钱买?虽然现在没钱,可是保不准以的我会很有钱。”

    “此物只能是本王王妃享用。”

    白清秋:“”

    这算什么回答?不过,听到他说王妃,她那不争气的心砰砰砰直跳了起来。

    暗中的岚翔岚宽互视,谁说他家王爷性子淡不近女色的?看主子这妹撩的,一撩一个准,尤其是那句“本王王妃”,那叫一个霸气侧漏啊,白大xiǎo jiě那般伶俐之人都答不上来。

    此处气氛一度陷入尴尬之中,白清秋无意识的摩擦手瓷瓶,君若凌倒是一副啥事儿也没有的端坐于前。

    就在此时,一阵空气波动,一个黑衣人突然出现君若凌面前。

    “主子,那边有消息了。”随后一阵低声耳语。

    “知道了,下去吧,继续给本王盯着,有任何异动,立即来报。”

    “是,主子。”黑衣人闪身,消失原地。

    君若凌俊眉微微一蹙,妖孽的脸上显露出他独有的内敛,漆黑深遂的眼眸放射出天生的霸气。

    白清秋暗暗心惊,此时根本看不出他是中毒已深之人,更可以说,这毒对他来说,丝毫不没有影响到他的气质。

    “小女人,是不否想让安福堂的人出来?”君若凌沉浸片刻后开口而道,眉间那份蹙意全无,恢复到了常态。

    白清秋猛的抬头,清冷的眸子闪闪发亮:“你能做到?”

    君若凌勾唇一笑:“你觉得本王不够强大?”

    “不,我是怕你若上不该有的麻烦。”白清秋同样勾了勾红唇,她没有发现,这种唇角勾起的弧度与君若凌勾唇时的弧度是那般的相似。

    “小女人,有没有人告诉你,身为女子就该笨一些,软弱一些,这样才会得到得更多。”

    “大叔,有没有人告诉你,身为男子,就应该让着女人些,这样你才会得到女人更多的目光。”

    “大叔?白清秋,你胆子够大啊。”居然敢叫他大叔?君若凌瞬感,这女人欠收拾。

    滋滋滋两道目光又对了上去,不过,与先前不同的是,都带着丝别样的意味。

    只是,白清秋还是最先败下阵来,因为无意中她竟然看到了君若凌的黑眸中有了她的倒影,而从她的倒影上看到了自己不该有的表情。

    白清秋不着痕迹的掩饰,“凌王殿下不防说说你的条件。”

    喝了那一瓶“琼浆玉液”她的脑子也开始变得更加的冷静了,方才那个消息对他来说一定非同一般,否则也不会抛出橄榄枝来让她接。

    “还记得我们上回的交易吗?”君若凌说道。

    上回的交易?

    “秦相夺魁,交换你的身份,可是你的身份”说一半,白清秋突然停住,嘴角一抽,声音沉了半分接着道:“你该不会还是这个条件吧?”

    “没1;150850295305065错,秦相夺魁,本王便让安福堂里的那位重见天日。”君若凌话虽轻,可是却重重的打在白清秋的心头。

    只要能夺魁,便能让里面的人出来,而她,也可以越发的接近真相,不得不说,这根橄榄枝抛到了她的下怀。

    毕竟,这个白府不是她做主,一味的喊打喊杀根本不是办法,更有可能将自己逼至被动的状态,就如巫盅事件。她很清楚,若不是有君若凌坐镇,只怕有李成林昏官在李氏的鼓动下早早的将自己给办了。

    有些事情,既然知道了,那她便一定要去做,比如,她是谁,又从何而来,身后又背负着一个怎样的秘密要让皇上这样对待?一切的迷团,都要从安福堂开始。

    “好,我答应你,不过,三天之后便是秦相寿辰,是什么样的信心让这般对我狮子大开口的?”白清秋好奇。

    君若凌眉头一挑:“因为你绝不允许自己输,还有,秦相寿辰不是三日后,而是明日,所以,你只有今日一天的时间好好准备。”

    说罢,君若凌便站了起来,淡定的走到窗户前,将一块帘子猛的揭开,刺目的阳光突然射了进来,呛人眼球。

    “你?”

    “小女人,与其发火,不如想想明日寿宴一事,要知道,这南渊国的官家xiǎo jiě别的本事没有,这棋琴书画可是一绝啊,本王,很想看看你是如何技战群雄的。”

    技战群雄?而且还只有一天?他这是给自己埋了个多大的坑啊。

    白清秋脑子又感觉要晕了,像这么不要脸的话还是这个凌王说出口的吗?顺手抓起靠枕就要“战”过去,可是这里,哪里还有君若凌半个身影,不知什么时候他早已消失窗前。

    “你,你特么给我等着,若是本xiǎo jiě不坑你一回,我就不叫白清秋”

    白清秋暗暗咬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