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恶心死人不尝命-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第三十八章 恶心死人不尝命

    第三十八章恶心死人不尝命

    明日便是秦相寿宴,所有有资格的朝臣都会参加,就是没有资格的县级官员也会想办法参加,可以说,这是除去皇上宫宴外另一个值得关注的民间宴会了。

    而此次宴会最重要的意义除了白清秋不知道外,其他人都知道。可是这个又笨又聪明的大xiǎo jiě似乎眼里根本就是为了夺魁而夺魁

    真是伤脑筋啊。

    “岚宽,你说,这白大xiǎo jiě是个什么意思,到底对主子是喜欢啊,还是不喜欢?”岚翔实在看不出来。

    “我怎么知道?我又不是白大xiǎo jiě,你若是有心担心这个,倒不如担心明日吧,叶良方才着人送来消息,说是皇上虽然将白府之事揭过了,可是,明日秦相寿宴之上是要给主子找个王妃的。”岚宽愤愤说道。

    岚翔的眉皱得更厉害了:“是啊,若是白大xiǎo jiě能够夺魁,而主子又在男宾之中夺魁,那皇上可就是要应一件事情的。”

    也不知道皇上今年是抽了什么风,以往都是赐个玉啊啥的便完事了,可是今年,不是今年,而是方才皇上做的决定。

    君若凌修长的身子坐石桌之前,整张桌子不同于其他石桌,此桌1;150850295305065洁白如玉,细细长长的条纹天然而成,就算是皇宫之中也不一定能有这么一张。

    “你真的一点也不担心?”东方睿将目光从岚翔岚宽二人身上移到君若凌的身上、

    只见他气定神闲的泡着清茶,仿若明天就要指个凌王妃的不是他一般,东方睿有时真是佩服眼前这个男子,任何事情在他眼里,都不是事。

    “担心什么,你方才不是听到了吗,白清秋会将事情办好。”

    “办好?我就不明白了,你怎的相信一个十四岁的小丫头?这可不像是你冰冷残酷的形像。”东方睿愤愤的饮了一杯。

    “是啊,她才十四岁,年纪,是小了点,不过没关系,本王等了这么多年,也不在乎这一年两年的。”

    卟。

    东方睿一口喷出了那口还来不及吞下的清茶,君若凌似乎早有预感,身体一侧,茶水尽数喷空。

    “脏。”君若凌嫌弃道。

    东方睿不管这个,跳起脚道:“阿卿,你不是说真的吧,真的对那小丫头动情了?别吓我,白清秋痴傻了十四年,你也不怕她一个疯起来,将你给削了?

    还有,以她那身份,怎么可能配得上凌王妃一职?不行不行,绝对不行,而且,而且皇上也不一定是真的要指一个王妃给你,也许他只是试探,若是你这般,反而会惹他注意。”

    东方睿越说声音越大,皇上,在外人眼中,是至高无尚的存在,可是他们却知道,皇上是如何的在意他的皇位,他手中的权利,否则,当年夺嫡也不会将先帝的十二子杀了十个了,用一句血染皇宫来形容也不为过。

    更何况阿卿如今身中剧毒,要是再让皇上盯着,岂不是危旦夕了。

    东方睿不禁狠吞了吞口水:“不行,在这个时候,你绝对不能昏了头,哼,明日,本公子倒要看看个白清秋如何获胜。”

    说罢,东方睿灌下一口茶,起身远飞,瞬间消失眼前。

    “岚宽,你是说,我们这般刺激东方公子,真的好吗?”

    “这有什么不好的,能被主子利用,那是他的福气。”

    岚宽岚翔见此,齐齐摇头,为东方公子默哀半秒。

    君若凌端看着手中玉杯清茶,淡淡的茶香,冰肤玉杯,两相完美结合,让人爱不释手。

    “这天下间,能请动那个人的,也只有东方睿了,谁叫他有钱,长得又讨人喜欢呢。”君若凌神秘一笑。

    白清秋想获胜,欠一个助力,而这个助力也只有东方睿这愣二小子能请得动,所以,为了刺激东方睿,只能亲自出招了。

    而这一切,白清秋完全不知道,此时,她最最头痛的就是

    “兰香,小新,你们是不是将本xiǎo jiě的衣服全都藏起来了,怎的一件比一件难看?你看看这件,红色的也就算了,裙边还绣着绿色的花纹?”

    苍天,杀了她吧,这种审美观点,恕她白清秋真的不能“狗”同。

    兰香小新互视,xiǎo jiě两天前还病得吓人,而且她们无缘无故晕倒了,当她们醒来之后,xiǎo jiě突然就好了,若不是她们摸了又摸,真的不敢相信了,不过,她们居然连睡了两天?真是该死。

    不过,兰香却笑了,因为,果然有暗中的贵人在帮xiǎo jiě。

    “xiǎo jiě冤枉奴婢,奴婢才不上当,若是xiǎo jiě不喜欢,我与小新二人一定在明日之前赶制出一套xiǎo jiě喜欢的衣裙来。”兰香此时心情都是欢快的。

    “嗯嗯,我会针线,明日定然不让xiǎo jiě丢脸。”

    白清秋头更疼了:“你们两人的心意,本xiǎo jiě领了,不过,若是你们两个都倒了,那本xiǎo jiě岂不是人单刀赴宴了?”

    “这”

    “这什么这,本xiǎo jiě没有,可是这个府里,有人有啊。”白清秋勾起唇角,目光邪邪的看着院外。

    方向,清月院。

    目标,白清月的衣柜。

    进发。

    白清月脸色发青的看着眼前这个小贱人,恨不得化身一把钢刀将她给剁成肉酱,居然能够逃脱巫盅之术,不得不说,她的命还真大。

    “啧啧,三妹啊,别用这种目光看着你家大姐我,我知道最近变得倾国倾城了些,连我自己对着镜子看,也不得不被迷了三四个时辰呢。”

    白清秋一副恶心死人不尝命的说道。

    方才她才知道,白府已经没事了,白远涛也被宫中公公送入琼雅院“静养”,而李姨娘在经过两日的思考之后,也变得彻底的安静了下来。

    白清秋知道,这只是暂时的,他们两个就像是两条隐藏在角落里的毒蛇,指不定哪天又跳出来咬上一口。

    而皇宫那边,她到现在猜不出是怎么解决的。

    “你?”

    白清月真是气得一血堵在胸口,若不是明日寿宴,她真的想不顾一切的将她打出清月院。

    “三妹你也别生气,你长得也不错,不过比起本xiǎo jiě来还是差了那么一丢丢。”

    “白清秋,你到底想干什么?”白清月怒了。

    “不干什么,就是借三妹衣柜一用,用完,立即归还。”

    啥?

    借衣柜?

    听说过借金借银的,还从来没有听说过,借衣柜的,这白清秋,真能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