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让开,你们这些个狗奴才-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第四章 让开,你们这些个狗奴才

    君若凌早已醒来,感觉到那个小女人不对劲,手本能一带,那个女人的身体幸免倒地,可是却砰的一声倒在床边,额头撞到床边,白清秋算是彻底晕了过去。

    岚宽岚翔嘴齐抽,这还不如倒在地上,同情的看了看白清秋额头上那个大红包,主子,也太不懂得怜香惜玉了。

    君若凌看着那个晕倒床边的小女人,丝毫没有感觉他有何不对,反而是感觉,他这么做是破例了,若不是看在她还在点用处的份上,早已拍飞了。

    “白清秋,看来,你隐藏得够深的,本王居然都不知道南渊国何时有你这等神医了。”

    “白清秋?主子,她,她该不会就是那个有名的疯痴xiǎo jiě吧?”岚翔惊道,原来不是南神医。

    “什么痴傻xiǎo jiě?”岚宽不懂。

    “就1;150850295305065是那个发起疯来,连自己父亲都敢打的白府嫡xiǎo jiě啊,还有你忘了,那日主子在济宝斋用餐,不小心踢出一块石子,正好就砸在了这位白xiǎo jiě头上,正巧那兵部徐xiǎo jiě经过,这痴傻xiǎo jiě二话不说便将徐xiǎo jiě胖凑了一顿。”

    想起当时情况,岚翔不禁想笑,那打架的模样,哪里还有半上点像闺阁xiǎo jiě,与泼妇无异嘛。

    若是白清秋还醒着,听了这么一段话,真不知她要做何感想了,原来她的穿越,还真是多亏一这个极度腹黑的男子那一块玩命的小石子,真是冥冥之中自有注定。

    第二天,当白清秋醒来之时,便感觉一阵头痛欲裂。

    “嘶,痛死我了,难道,我又落枕了?”白清秋思想还没转过来,迷迷糊糊自言道。

    不过地方不对啊,落枕不是应该在脖子后头的吗,怎么会前额?还落出个大包来?

    “xiǎo jiě,xiǎo jiě你,你醒了?”

    白清秋眼睛还未睁开便听到这在句非常熟悉的话,那不是她在穿越之时,丫鬟小新说的吗?猛的睁开眼睛,看到的是自家小丫鬟要哭不哭的模样。

    “唉,果然还是在这里,嘶,又开始疼了。”

    不仅是头痛,她的手也很疼,两个腕子红肿红肿的,经过一夜的血液不流通,终于如愿的发青了起来。

    白清秋脑子慢慢恢复清明,昨夜的种种被虐待以及精神恐吓瞬时涌了上来。暗暗咬牙,那个叫本王的强盗,肯定不会轻意放过她。

    “可怜的小新,没想到,连你也被抓了起来,不过你放心,本xiǎo jiě我一定带你逃出去。”

    “xiǎo jiě,你,你在说些什么啊,奴婢不明白,我们这不是要回府了吗,怎么,怎么还要逃?”小新苦着脸,xiǎo jiě的傻病越来越严重了。

    什么?

    回府?

    白清秋这才发现,自己身处在一辆马车里,哒哒哒马儿奔跑的声音清晰的传了进来。

    直到下了马车,她也不敢相信,那土匪头子,就这样放过她了?

    白清秋抬起头来,看着眼前一道朱红大门之上一块漆黑的牌匾上赫然写着“白府”二字。

    白清秋暂时将那妖孽抛之脑后,现在要想想,如何应会府里的渣爹和渣姨娘还有渣庶女,白远涛的脸色,一定不好看。

    而此时白府内。

    正厅之中端坐着一个中年男子,胡子修剪得整整齐齐,头发梳得一丝不苟,只是脸色阴沉得极为吓人。

    进进出出的丫鬟缩着脚,轻步走过,小心伺侯。

    砰。

    一声巨响震得手边青花茶盏咯吱作响,坐在下首的美丽女子同时也跟着一震。

    “混账东西,那个逆女还没有找到吗?”白远涛脸色铁青,都过了一夜了,白清秋还没有回府,这其中的意味不用人说吧,丢了性命算小的,失了上贞节可就是大事了,他白府的脸都要丢光了。

    “老爷,别生气别生气,身子要紧。”

    李姨娘虽年纪三十多岁,可是在妆容精致,风韵犹存,只见她款款而上细声安慰道。

    “孽障,真是孽障,身为白府嫡xiǎo jiě居然一夜未归?这,这让本尚书的颜面何存?皇上委与我礼部尚书之职,不就是看在我懂规矩,知孝礼吗?可是她呢,她倒好,胆子大的居然敢打徐尚书之女?”

    白远涛想知这里便是一个头两个大了,在府里闹闹也就算了,居然还闹到了外头?这一个篓子捅下来,他又得赔多少礼道多少歉损失多少银两?

    “咯咯,老爷,您又不是不知道,这大xiǎo jiě的性子啊连您都敢动手,何况是一个xiǎo jiě呢?”

    张姨娘冷声一笑,张姨娘比李姨娘足足小了八岁,出落得娇而不艳,深得白远涛的喜爱,也只有她,敢与李姨娘一争高下了。

    “张姨娘娘,你就住嘴吧,若是不想再禁足,你只管说。”李姨娘喝道。

    张姨娘脸色一顿,冷哼一声侧过头去不理,可却偏偏看到了坐在角落里的罗姨娘,便狠狠的剜了她一眼,又是一个没用的姨娘。罗姨娘赶紧低下头去,不敢看,更缩了缩身子,减少存在感。

    “老爷,老爷不好了,大xiǎo jiě,大xiǎo jiě她,她回来了。”外头丫鬟慌张来报。

    什么?

    “她居然还敢回来,她还有脸回来?”

    白远涛怒火再次点燃,蹭的一下猛站了起来,胸口气得上下起伏。

    “回就回吧,看你慌里慌张的像个什么样子,我白府还能不能有点规矩了?”李姨娘威严喝道。

    小丫鬟一听,委屈极了,不过府里的人都知道,这里李姨娘说了算,于是屈声道:“是,奴婢知错。”

    可是却从院外听到一阵阵啊声惨叫。

    “啊,走开走开。”

    “快跑,救命啊。”

    而后便是东西翻倒之声,白远涛眉头皱得更紧了,这个白清秋,若不是看在老夫人的面子上,他只怕当场就要结果了她,真是不让人省心啊。

    “见过父亲,母亲,怎么大姐她还没回来吗?”

    此时,从回廊上款款走来一道娇美身形,白清月踏着优雅的小碎步优雅而来,行至三步距离,顿足,身体微屈行了个极为规矩的礼,言语里全然是对大姐姐的关心和爱护。

    只见她折纤腰以微步,呈皓腕于轻纱。眸含春水清波流盼,头上倭堕髻斜插碧玉兰花钗,香娇玉嫩秀靥艳比花娇。

    “老爷,我们的月儿真是越发的漂亮了。”

    “嗯,也只月儿深得我心。”

    白远涛,李姨娘满意一笑,这才是大家闺秀的模样,哪里像那个痴傻嚣张的清秋,尽是丢人了。

    “让开,你们这些个狗奴才,本xiǎo jiě还没死呢,哭丧着个脸给谁看?”

    听着这般蛮横的声音,白远涛顿时想将她给掐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