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你的心思她早已看透-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第四十章 你的心思她早已看透

    第四十章你的心思她早已看透

    白清月的裙子毁了,但她又不会对李姨娘说,因1;150850295305065为她感觉就算是李姨娘也解决不了现在的裙子问题,可是,这世上有一个人可以帮到她,但是那付出的代价可就,有点大了。

    一千两啊,想想都心疼肝疼肺疼,没想到白清月她这么有钱,早知道昨天就应该弄点银子花,而不是撕了她的裙子。

    白清秋挑挑眉看着白清月,只见她一袭淡粉色拖地长裙,身披白色薄水烟衫,其中上绣着百花图案精美无比,但关键不在于此,而是丛之中零星的几叶蝴蝶飞过,远远看去,就像蝴蝶停裙上一般。

    “哼,白清秋,别以你毁掉本xiǎo jiě的一条裙子便妄想着白府就你一人参加寿宴了,今日,你别落在我的手上,否则,有你好看。”

    白清月脸上荡着得意的笑容,这条裙子比百花裙还要精致好看,女衣馆的花老板出手,果然就不一样了。

    “嘁,有什么好得意的,你要知道这条裙子可是一千两,若是白远涛知道了,岂不是又要气晕过去?”

    白远涛向来善于做表面功夫,除去必要的日常开支,可以说是一毛不拔,看他那日对着她清秋院一副心疼的模样就知道了。

    不过,这白清月这脑子的确是进水了,一千两可以买多少条这样的破裙子,一定被那个花老板坐地起价给坑了。

    只是,真不知道她此次重视这秦府寿宴干嘛,以前也没见她这样的,再看她满面春风的模样,该不会是寿宴之上有爱慕之人吧。

    想到这里,白清秋忍不住恶寒,她才十四岁刚过好不好,难道就开始思春了?古代的女子思想成熟得可真早。

    “要你管,白清秋,若是你敢将此事告诉父亲,别怪心狠手辣。”

    “心狠手辣?那你问问自己,什么时候对我不心狠手辣过?不过,用多少银子那是你自己的事,我才不像你似的长着三寸长舌,到处叽叽歪歪。”

    “你?”

    “你想站在这里当模特就站吧,本xiǎo jiě没功夫陪你,兰香,上车,走人。”

    白清秋转身踩着小凳利索的上了马车,白清月阴狠的勾起唇角,目光扫过那处低垂的身影,那身影微微一怔,而后慢慢的向马车处走了过去。

    “白清秋,秦府之中,有你好受的。”白清月款步上了后头一辆。

    马车,是古代出门的必备之物,就像是富豪家里的轿车一般,这开出去是要见人的,所以,就算是白远涛出了名的清简,也会在这方面下功夫。

    白清秋全无形像的倒在车内的软榻之上,开始构思着如何才能夺魁。

    “大,大姐姐,我,我是清竹”

    就在此时,外面一道轻弱的志响起,那战战兢兢的语气里听得兰香极为不爽。

    “这四xiǎo jiě是什么意思,这般语气说话若是不知的还以为是xiǎo jiě欺负了她一般,这若是传出去,少不得落人口舌了。”兰香眉头紧皱。

    “落人口舌便落人口舌了,你家xiǎo jiě我早就恶名在外了。”白清秋望着车内边上的红色流苏,淡淡道:“更何况,我这个四妹比白清月强太多了,至少她不会露出弱点来让你抓,而她,却能轻意的将你的弱处牢牢掌握。”

    巫盅之案发生得那么大,可偏偏就那么巧,白清竹与那个罗姨娘在此之前双双受了风寒,躲在清竹院半个面都不露,别说是中巫了,就是中风都不可能。

    “大姐姐,大姐姐在吗?”外头又传来白清竹略带丝焦急的语调。

    “xiǎo jiě,让奴婢去打发了吧。”兰香说道。

    白清秋摆摆手:“不用,你能打发第一次还能打发第二次不成?让她上来吧。”

    突然从未有过交集的人这个时候shàng mén,要说这里面没有猫腻,杀了你她也不信,更何况,只有白清竹出招,她才好回招不是?

    白清竹撂开车帘,便见一眉目精致无比的绝měi nǚ子慵懒的侧躺那处,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看上去无害之极,但那清冷的黑眸深入却有一道极利的寒光,那寒光带着看穿一切的意味,让人心生颤栗。

    “大,大姐姐,我,我没有马车,你是知道的,三姐姐是绝不会让我与她同乘”白清竹弱弱的坐到另一处软垫上说道,将头低垂下去,厚厚的流海依旧挡住她的表情。

    “所以,你就来找本xiǎo jiě?唉,四妹啊,你还真能挑人,你就不怕有本xiǎo jiě一个心情不爽,将你踢下马车?”

    什么?踢她下马车?

    白清竹还从未想到过这个,大姐姐同以往了,行事做风更让人琢磨不透,她说会踢,便一定会踢,心头微微一紧,隐藏在袖中的手,握了握。

    看到白清竹双肩微怔,白清秋唇边笑意加深:“四妹不用害怕,只要你乖乖的,本xiǎo jiě自然不会对你动手。”

    “是,大姐姐放心,清竹一定会乖乖的。”

    白清竹暗暗松了口气,转而抬头,露出甜美笑容:“大姐姐,这,这是我亲自绣的香包,里面装的是艾草夜来香等物,近日初夏将至,即可提神醒脑,又可防蚊虫,大姐姐若是不弃,还请收下,哦,三姐姐那里,我,我也送了一个。”

    说罢,一双葱般的嫩手将秀着百合花的锦蓝香包送上。

    白清秋目光看着这个香包,并不去接,而是回味那最后一句,白清月也有,这是怕她不接,所以才说她也送了白清月一个吗?

    这样着急表明她并无恶意,倒真是让人意外。

    “好精致的花朵。”

    饶是兰看也不得不夸赞了起来,光是这个绣工,便可将府中所有绣娘比下去。

    “让兰香姑娘见笑了,我不比得大姐姐三姐姐那般贵人事忙,只喜欢绣这些个没用的东西。”

    没用的东西?

    怎么会没用呢?若到用时,此物用处最大。

    “四mèi mèi说笑了,古语说得好,女子无才便是德。兰香,收好了。”白清秋挥手说道。

    “大姐姐,要随身戴着才有作用的。”白清竹急忙道。

    白清秋挑眉,笑容更深了一分:“不错,得随身戴着才有用,看我这脑子,真是蠢笨到家了。”

    白清秋的一笑,反倒让白清竹心神一惧,那笑容怎么看怎么像是讽刺,好像在说,你的心思她早已看透一般。

    不,她的心思,怎么可能被她看透?那深埋在她心底里的那份东西,绝不可示人,她要做的,任何人都不可以阻挡的事情。

    目光一炬,不着痕迹的低下头来,娇笑道:“大姐姐是这世上,最为聪明的女子,怎会蠢笨?”聪明到让她嫉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