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剑拔弩张-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第四十一章 剑拔弩张

    第四十一章剑拔弩张

    秦相寿宴,堪比宫宴,光是进府的马车都设立了转门的通道,小厮丫鬟忙而不乱,轻车熟路的将她们一一安置,脸上的笑容让人感觉到亲切而又受重视。

    白清秋有种像到了五星级酒店的感觉,真真好奇能训练出这么一批下人的嬷嬷到底是怎样的人。

    “xiǎo jiě,这好像比首富东方府还要奢华,您看这蛹道两边种下的花草,可都是天竺葵兰,只怕只有皇宫里会种的。”兰香震惊道。

    只见,那一簇万绿丛中一带红艳艳,煞是好看。

    “光是这么一枚兰花便珍贵无比,那就不用看其他的了。”白清秋话虽如此,可是眼睛里并没一般闺阁xiǎo jiě的震惊的贪婪,有的只是一片如水般的平静。

    “咯咯,大姐姐身边的丫鬟真是了不了,连这天竺葵兰都知道,可不像燕草,只懂得吃喝。”白清竹掩面而笑。

    看似无心的话却让兰香脸色微沉,她这话明显的就是在说丫鬟的见识超出了主子,若是换作一般xiǎo jiě,只怕此时就要发落了她。

    “四xiǎo jiě过誉了,这只不过是xiǎo jiě平日里教导的罢了,奴婢还希望过燕草的生活呢,每日吃吃喝喝的,倒也安逸。”

    “大姐姐身边的丫鬟嘴真利,我就说了那么一句,她便恼了。”

    “你?”

    兰香本就看不惯白清竹,xiǎo jiě那日说得不错,不会叫的狗才咬人,平日城看四xiǎo jiě像是个闷葫芦,今日一见,面弱嘴利,半点不饶人。

    “四妹你这是怎么了,怎的一下子便关心起我的丫鬟?不过,你说得一点也没错,兰香聪明能干,是本xiǎo jiě所不如的,但若是你想打她的主意,我可不答应。”

    白清秋一句话便让白清竹瞬间歇菜,身为一个庶女,着实不该多关心嫡姐的丫鬟,因为太过了,会让人觉得你这个庶妹对嫡女有所企图。

    不过,更让白清竹住品的是那一句十足的威胁,不得动她的丫鬟,否则不会放过她。

    “大姐姐说的是,是清竹逾越了。”

    白清竹甜美的笑容还在,只是心中却不爽之极,没想到她居然会承认自己不如丫鬟,聪明人就是难对付,更何况还是清醒过后的聪明人。

    四人身影渐行渐远,一道身影从密密的树后走了出来,男子一袭蓝色长袍,腰间同款腰带束身,乌黑的头发高高束起,只一支白玉簪固定,气质儒雅丰神俊朗。

    “她就是白府白清秋?”

    秦墨萧轻声一笑,看来祖父这下要看走眼了,此次能夺魁的女宾,非白大xiǎo jiě莫属。

    一个能够大胆的承认丫鬟比自己好的xiǎo jiě,单这份心性便足以凌驾于所有大家闺秀之上,更何况她还有空灵绝色的容颜。

    “大,大公子,相爷寿宴就快开始了。”身边小厮提醒道。

    秦墨萧立在那处不为所动,:“祖父办了这么多年的寿宴,难道本公子还不知道何时开始吗?”

    小厮一紧,头低得更下了:“可是,可是”

    “好了,本公子知道了,给这几株浇完水,便去。”

    说罢,舀起桶中清凉之水,小心的淋了葵兰之上天竺葵兰,生性喜寒,可开出的花却如火般艳丽,这是不是与他现在一般呢,明明不想做,却被人逼上前去。

    然,谁也不知道,这一幕同时1;150850295305065落在了三个男子的眼中,秦府最高楼阁,此楼名为登风阁,足足做了有五层,除了皇宫有一七层皇塔之外,便属此处为最了。

    “没想到秦大公子倒是个惜花之人。”

    太子君又延提唇而笑,一袭淡黄龙袍加身,将本就俊美的他衬得越发的威严了,那周身的皇家气度更显得与众不同。

    不过宫女们倒是更喜欢将目光放在凌王殿下身上,只见他目若星辰,气质嫡仙,竟比女子长得还要精美绝伦。

    “咳咳,太子这话来重了,这世间的男子,又有几个不爱花的?”君若凌轻啜了口热茶,适时的将目光中的不爽掩下。

    这个秦墨萧,还真当自己是护花使者了?他君若凌看中的女人,岂由的他觊觎?

    当然,还有这个太子,白清秋刚从马车上走下之时,他震惊的脸色,逃不过他的眼睛。

    君若凌有些后悔,后悔将白清秋置于人前,更后悔送了她一件雪裳,更衬得她如天仙般美丽。

    东方睿头有些突突。

    一个太子,一个十二亲王打着机峰,什么花,直接说女人不就得了,东方睿最受不了的便是跟这些人周旋。

    “凌王殿下,太子殿下,若是想要花还不容易?只要一声令下,保证,所有的花儿都向此处涌来。”东方睿说道:“不过,要说起此次秦相寿宴,草民倒是送上了份大礼。”

    “哦?东方公子居然也有大礼?”太子君又延好奇,东方睿出手一向大方,他真好奇会送什么?

    “太子殿下,这份礼可不是能拿出来的,请允许草民卖个关子,到时候你就会知道了。”

    东方睿话虽是对太子说,可是那得意的眉毛却是对着君若凌的,那意思在说,一定不会让你的白清秋有赢的机会。

    君若凌表情都不给他一个,自顾的品茗。

    “凌王殿下,太子殿下,东方公子,相爷已准备好休息的客房,还请随老奴来。”

    就在此时,秦相着人来请他们下去了。

    “呵,这秦府奴才就是与别的不一样,竟让人宾至如归之感,这秦大公子还真是个人物。”太子笑道。

    “可不是吗,若不是亲见,本公子也不知道训练在这些奴才的会是秦府大公子,真是惊讶。”

    三人在一阵说话中,走出登风阁,不过,在经过登风阁门前的两道石狮时,君若凌勾起一丝几不可测的笑意。

    任谁都没有发现,这石狮是按皇宫的来制作的吧,这登风阁,不一般。

    而另一处,女宾便没有像这三人一般看起来那么和谐了。

    砰。

    “白清秋,你居然还敢来?”

    李晴儿愤然而起,她看到白清秋的身影,想也没想便执起茶盏狠砸了过去。

    瞬间,这里的气氛变得剑拔弩张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