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本xiǎo jiě就是穷疯了-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第四十二章 本xiǎo jiě就是穷疯了

    第四十二章本xiǎo jiě就是穷疯了

    东方府之事,大部分闺阁xiǎo jiě都知道,就算上回因个别原因没去的,也听要好的xiǎo jiě们嚼过舌根子了。

    白清秋竟敢同时若怒两大要员的嫡女,简直就是不知所谓了。

    众xiǎo jiě一副看好戏的看着白清秋。

    李晴儿的性子,xiǎo jiě们一清二楚,她完全的继承了刑部尚书李大人的凶狠,那整人的招式是她们想也没有想过的。

    曾经就有这么一位xiǎo jiě,只因二人同时在宝斋阁看中了一套头面,只因她晚来了一步,便强行要了来,那xiǎo jiě当然不给,可是最后碍于李大人的官威这才退步。

    不过,李晴儿并未就此放过她,而是找了个暗巷,将那xiǎo jiě百般折磨,xiǎo jiě回到府中,竟不堪凌辱,吊死在房门口,据说,死的时候眼都是睁着的。

    “白清秋,你胆子倒是不还敢出现在本xiǎo jiě面前!”李晴儿冷哼。

    她得到确切消息,东方公子就在秦府,而她要做的就是,决不让东方睿看见她。

    因为,白清秋就这么一袭简单的白裙和随意挽着髻竟然有种夺人心魄的美,将她的美狠狠的压了下去,她怎么会甘心?

    白清秋勾唇:“你说不出现就不出现,你算老几?本xiǎo jiě的面子又往哪儿搁?”

    她就不明白了,这个李晴儿她没事儿吧,专门找她茬,她好像没得罪过她。

    “你?哈哈哈,一个傻子居然在跟本xiǎo jiě淡面子,白清秋,你不觉得可笑吗?”

    “可笑吗?傻子就不能有面子了?难道,就你这个疯子才有面子?不过,既然你说本xiǎo jiě是傻子,那,本xiǎo jiě是不是该做点傻子做的事情,才不枉背负了这名声?”

    “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就是,逮住谁,便刺谁。”

    白清秋的话头一落,手指一震,手中赫然几枚长针在手,直扑李晴儿门面而去。

    她白清秋不是忍者龟,不懂得什么是隐忍,李晴儿一而再的找麻烦,并不代表她白清秋会一而再的不出手。

    “啊?你?”

    李晴儿脸色一变,没想到白清秋说动手就动手,这里可是秦府寿宴啊,太子殿下都在的,她怎敢?

    眼瞳里看着那枚针快速刺来,直指着她的脸,心下大惊,想也没想便拉起身边丫鬟挡在身前。

    “啊”

    众xiǎo jiě尖叫出声,吓得侧过脸去。

    白清秋她不仅是个傻子,而且根本就是个疯子,难道就不怕李晴儿疯狂的报复吗?

    xiǎo jiě们都以为那个丫鬟毁了,可没想到白清秋的针就在离那丫鬟的脸一寸之时陡然停住。

    丫鬟睁大眼晴,魂飞魄散的看着停在她脸前的寒针,狠狠的吞了吞口水:“这”

    “李晴儿,这特么就是你的胆子吗,拿一个丫鬟来挡箭,这种行为,真让本xiǎo jiě这个傻子觉得不耻。”

    白清秋淡淡的笑容不变,清冷的眸子透出的是对李晴儿万分的嫌弃,活像是在说与这种人交手,降低了自己的品位。

    “你?”

    李晴儿气得脸色发青,白清秋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再次下了她的面子,心中怒火猛的冲了上来,真恨不得十八般酷刑一一在她身上用一遍。

    狠狠的一把推开全身吓得发抖的丫鬟:“白清秋,本xiǎo jiě怎么做还轮不到你来管。不过,今日是秦相寿宴,我不想见血。”

    若非父亲早有交代,她也不会忍到现在,不过,想起父亲提起白清秋时凝重的模样,让她觉得怪异,难不成,连父亲也怕这个傻子了不成?

    李晴儿怒火再度冒了出来,就算是不见血,也一定要白清秋好看。

    白清秋挑眉:“行啊,相爷寿辰,怎么着也得给人家一个面子,那咱就玩个不见血的。”

    “好。”正中李晴儿下怀。

    不过,一边的白清竹看着白清秋的笑容,总感觉李晴儿被算计了,白清秋是什么人,聪明,手段狠辣,她会这般好的放过李晴儿?

    “只是,此事就我们俩玩儿那也太没意思了,各位xiǎo jiě,要不要参加?”

    白清秋笑容加深的扫视了周围xiǎo jiě,个个穿得是锦衣华服,头上戴的是金簪玉钗,她心里笑得更开了。

    “玩?好啊,白大xiǎo jiě要玩,我们自当奉陪。”

    “不错,上回东方府的面子,我们无论如何也要找回来。”

    众xiǎo jiě对白清秋的认识,依旧停留在白清月给她们制造的上面,根本无人知道白清秋的真实

    “好,那么,我们就以此次寿宴夺魁下一个赌注。”白清秋眼睛发亮,看着xiǎo jiě们活像是看到了一个个大金元宝般。

    夺魁?

    还赌注?

    “哈哈哈,白清秋,你该不会是发疯的认为,此次女宾夺魁之人,会是你吧?”

    李晴儿讽刺道,众人xiǎo jiě跟着狂笑不止。

    白清秋是什么人?痴傻了十四年,什么琴棋书画,只怕她光这四个字不会写吧,更何况琴棋书画是想学便学的吗?

    在场的xiǎo jiě们,她们在还未拿稳筷子的时候便已经开始拿笔了,冬练三九夏练三伏,可不是一朝一夕便能习得的,若是比这些,她白清秋根本无能胜之人。

    傻子白清秋,还要夺她们的魁,真是滑天下之大稽,自寻死路了。

    “哎呀,我看白大xiǎo jiě还是认输了吧,省得在众rén miàn前丢脸。”

    “可不是,老规矩给我们每个xiǎo jiě下跪,磕头认错,我们便不与你计较。”

    她们胜卷在握。

    李晴儿冷哼:“听到了没有,磕头认错吧,不过,对她们你磕三个,对着本xiǎo jiě,你要磕九个。”

    九个响头,她会让白清秋明白,谁才是这南渊最惹不起的人物,谁才是最能配得上东方公子的大家闺秀。

    “李晴儿,你也太有自信了吧,这夺魁靠的是真本事,而不是嘴上功夫。”白清秋双手抱胸:“既然你们下了注,也该轮到本xiǎo jiě了,十两,每人十两黄金。”

    1;150850295305065

    什,什么?

    十两,黄金?

    “白大xiǎo jiě,你是穷疯了吧。”

    “是啊,本xiǎo jiě就是穷疯了,怎么嘀,若是没胆子赌可以退出,本xiǎo jiě不介意。”

    “你?好,赌就赌,这十两黄金本xiǎo jiě就当扔水里了,不过,你能赢吗。”

    “那就不是你们考虑的事呢了,准备好你们的黄金便可。”白清秋仿若已经看到了一个个金元宝长着翅膀飞到她的口袋里。

    李晴儿暗自见白清秋那般笃定,不禁暗中生疑,难道,她有什么本事是她不知道的?

    “等等,本xiǎo jiě要再加一个条件。”李晴儿勾起阴森的唇,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