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第四十三章 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

    第四十三章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

    “xiǎo jiě,你,你怎能答应李xiǎo jiě那样的条件?”兰香急得团团转:“xiǎo jiě不露面,如何夺魁?”

    这李晴儿也太不是东西了,说好了夺魁,可是却又定下这么一个条件,说是能够在不声不响之中将她们全都赢了,那便别说是十两黄金了,就是百两,她也双手奉上。

    关键不是钱的问题,而是若是xiǎo jiě输了,便在给她磕九个响头,若说狠毒,坏心,只怕没人比得过这个李晴儿的。

    更重要的是

    “如何判定xiǎo jiě赢了?即不出面,又不比赛,这外头的人又怎会知道xiǎo jiě你也参加了夺魁之事。”

    兰香说到这里,心越发的急了,恨不得将李晴儿现在就抓来暴打一顿。

    而那个主事者白清秋,则一脸悠闲的漫步在秦府蛹道之上,一点也没将兰香的听进去。

    “xiǎo jiě你,你到是说句话啊。”

    “兰香,我的好兰香,你怎的也跟小新似的急急躁躁的了,要淡定,淡定,明白吗?”

    淡定?这事怎能淡定,也只有xiǎo jiě能这般反过来劝她了。

    不过,她好像是太急躁了些,不过,这也不怪她,秦府寿宴,说得好听是在吃茶喝酒,可是暗地里那些尔虞我诈,实数不少,比如这眼前就是一桩,况且又是她一个服侍着,自然多家小心了。

    “是,xiǎo jiě,奴婢知道了。”兰香长长的吸了口气,这才平静下来。

    白清秋抱胸,周围看了看,脑子里浮现出君若凌昨夜给她的秦府地图,前面左转便秦府厨房,而今天,将会有一个重要的人物出现秦府厨房,据说,她可是十年前在夺魁之中唯一一个琴棋书画拿到过绝佳之称的女子。

    而她,现在要做的,便是找到那个叶二娘,并且不动声色的接近她,若是能得她一句绝品,但足以胜过那些在台上表演的“戏子”xiǎo jiě们。

    想到这里,暗暗又将那个君若凌骂了个千遍万遍,他就不能发发善心,将白老夫人从那破地方弄出来吗,非得要夺个什么魁,若是不知道的还以为花楼里的头牌呢。

    “啊啾。”

    男宾休息室中,君若凌毫无预兆的打了个喷嚏。

    “主子,要不要进到阁中休息?”可把岚宽吓了一跳,赶紧问道。

    “无事,坐会便好,你去将本王那条毯子取来,这天,有些冷了。”君若凌表面上脸色苍白的说道,可是暗中却在想,一定是那个小女人骂他了。

    “十二皇叔,还是进阁内休息吧。”太子君又延道:“若是秦相来了,本太子自会向他说明,想必,他也会理解一二的。”

    太子殿下看着这个绝色佳人十二皇叔,母后曾经说过,千万别小看了,能够父皇夺嫡中生存下来,靠的可不止是运气二字。

    那时,原本父皇也是要将他一并杀之而后快,但忽闻工部尚书急报,湛江水患,来势凶凶,正当父皇焦急之时,又有人报,漠川旱灾。

    这连二的天灾不得不让人心颤,父皇夜半急召卿天监,夜观星像,最后得出的是,东方危龙,隐有血光之灾。也就是说,不得再造杀孽,这十二皇叔才得以逃过此劫。

    不过,十二皇叔好像也不笨,低调过活,等到十三岁时,请自守边疆

    “咳咳,不必了,秦相寿宴,身为宾客,又岂能擅自离了席,再者说了,好些年也没见相爷了,今日,必定要好好叙叙。”

    说罢,君若凌以拳抵唇,闷咳了两声,那脸色随着轻咳越发白了起来。

    太子君又延笑道:“十二皇叔,你太过谦了,秦相再如何,也是臣,而您,却是皇室中人啊。”

    话虽如此,可是君又延心里是高兴的,看来这个十二皇叔很有自知之名,若是以皇室中人的气质参宴,他也会不高兴的,因为,他同样不能忍一个暗中强敌在眼前。

    “主子,毯子。”岚宽此时抱了个狐皮毯子盖在君若凌身上,顺便低语:“白大xiǎo jiě顺利进入秦府后厨。”

    君若凌将毯子拉了拉,摸1;150850295305065在柔软的狐毛之上,就知道她是个不一般的,秦府后厨是那般好进的吗,尤其是在相爷寿宴之上。

    是没那么好进,但事情就是有这么凑巧。

    白清秋在厨房外头转了一圈也没找到进去的法子,就在这时,一个身影躲在假山背后,暗自骂骂列列,说什么叶二娘就是个狠的,她不是来学做菜的,而是来学琴棋书画的,来回骂了好几次。

    “嚯,真是天助我也了,没想到,叶二娘没碰上,却碰上了她的徒弟?”

    二话不说,白清秋抄起一块石头将她砸晕了过去,而后换上她的衣服,混进厨房内部。

    “xiǎo jiě,我们这样,真,真的行吗,万一要是露馅了,怎么办?”

    “怕什么,不是有你家xiǎo jiě我吗,只要我们低头不说话,只管找到叶二娘就成。”

    白清秋话虽如此,可心也是一紧一紧的,万一被人认出来,会不会被当奸细打成猪头扔出来呢,可是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

    “袁姑娘,这个青菜该如何处理?”

    “还有这条鱼,是蒸着,还是烧。”

    “我们该何时上菜?”

    一入院中,婆子便冲上前来急问,等待指示,白清秋一汗,怎么回事,袁姑娘?难道是那个被她打晕的叶二娘女弟子?

    可是,她们应该认得她的吧,怎的,又不认得了?

    但当白清秋看到她们的着装,真想忍不住仰天长啸,真乃天助我也,秦府厨房统一为暗绿色,而她,则是鹅huáng sè套裙,所以,她一入厨房便被人认了出来,不过,好在她们是认衣不认人的,否则,她的西洋镜,便要被拆穿了。

    “好,好好好。”

    白清秋拍掌而道,眉头一挑,唇角的笑容越发的深了。

    叶二娘一定是让她的袁姓女弟子主持秦相宴,这么大的权利,她白清秋不用白不用,李晴儿,你的一百两黄金可要给本xiǎo jiě擦干净了,看看老娘是如何不露面也可以漂亮的赢你。

    兰香看着自家xiǎo jiě露出这般表情,心中一紧,好像又有人要倒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