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一条狗的卑微-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第四十四章 一条狗的卑微

    第四十四章一条狗的卑微

    秦相寿宴,堪比宫宴,这话一点儿也不假。

    巨大的会场,席开几十桌,上面都已经摆放好了各种瓜果点心,每一样都是底下呈上来的佳品,那处高台之上依依呀呀唱戏的也是京都有名的长生班,也只有这样的大场面才能听得到。

    俏美的丫鬟将各府公子xiǎo jiě引到桌前,虽说有男女大防,中间一道山水屏风有隔着,倒也说得过去。

    不过,这道屏风是无论如何也隔不住少女少男的心。

    “白三xiǎo jiě,你说的可是真的?”

    站在会场角落里隐约见红绫百褶裙的女子,声音如黄莺般好听。

    白清月重重点头:“秦二xiǎo jiě若是不信,一会儿便可以去问问李xiǎo jiě,她可是亲自见识过的。”

    秦墨语依旧张着大眼,不敢置信:“这,若是这样,那便就是白大xiǎo jiě的不对了。”

    “岂止不不对,简直就是大逆不道了,不知秦xiǎo jiě可否帮我一个忙?”说到这里,白清月紧紧的抓住了秦墨语的手。

    李晴儿不是说要给白清秋好看的吗,不就一个赌注么,能让白清秋多好看,若不是她厚着脸皮来求了秦墨语,只怕又有错失这个好机会了,她想的是此次男宾众多,一定要想着如何引一个过来,将白清秋的清白给毁了。

    “二xiǎo jiě,夫人正在到处找您呢,快些着去吧。”

    就秦墨语张口要说话之时,一个丫鬟急急来找。

    秦墨语不着痕迹的抽回手,一脸抱歉的表情:“不好意思,母亲唤我,白三xiǎo jiě,你先落坐,得空了,我便来寻你。”

    说罢,秦墨语便随丫鬟急急走了。

    “该死的,又失去机会了。”白清月恼道。

    刚一抬目便看到了侍郎府庶公子,欧阳振兴,那一脸猥琐的看着她的模样,让白清月恶心之极。

    美目一转放射毒光,冷哼:“就算是没有秦xiǎo jiě,本xiǎo jiě也照样有法子对付你。”

    白清月按了按裙边有百合香包,她的好四妹,早就准备好了,不是吗?

    秦墨语转身之时便换上一副嫌弃的模样,脚下恨不得再生一双。

    “这个白清月,以为自己是个什么东西,居然还让本xiǎo jiě帮她对付白清秋?我看,她才是傻了,今日是祖父寿辰,若是惹出半点乱子,祖父非吃了我不可。”

    “那,那xiǎo jiě一会儿还寻她?”

    “寻?哼,今日祖父寿辰,本xiǎo jiě哪有功夫寻,此事不必向母亲禀告了,没得污了人的耳。”

    “是,xiǎo jiě。”

    可是秦墨语不知道的是,这不禀报,到最后险些也将她也拉下水来

    而另一处,李晴儿等人同样的在淡论打赌一事,有些xiǎo jiě已然开始打退堂鼓了,十两黄金,有些人可以拿,有些人不一定拿得出来。

    “没用的东西,你懂个屁,白清秋不露面,就是连参加夺魁的机会都没有了,何淡夺魁一事?”李晴儿冷哼。

    “可是,可是我听说,今年评判之人不是宫中出来的,而是东方公子请了外头的人来评,而且来头很大。”

    “这个我知道,应该是十年前夺了四项绝佳的叶二娘。”

    “不会吧,叶二娘,她不是隐居山林远走南渊了吗?怎的会突然出现在此?这个东方公子本事真大。”

    “谁说不是呢,东方公子不仅本事大,长得也不错,咯咯咯。”

    众xiǎo jiě叽叽喳喳在一处说笑,瞬间将白清秋一事抛之脑后,李xiǎo jiě说得对,早晚她白的清秋是个输字,何须担心,等她叩头就对了。

    李晴儿看着这些个没用的xiǎo jiě,简直火冒,时间已经过去近两个时辰了,而且她们的表演即将开始,但在这一段时间里,却看不到白清秋的半个影子。

    “李大xiǎo jiě是关心我家大姐吗?”

    突然一道细小的声音冲了进来,倒吓了李晴儿一跳,转头,但看见一个娇弱和打扮都像丫鬟的人物。

    “我记得你,你是白清秋的身边的,你叫她大姐,难不成,你是”

    “正是,李xiǎo jiě聪明。”白清竹恭敬道:“不过,李xiǎo jiě是找不到大姐姐的。”

    “难不成她吓跑了?”

    “当然不是,而是,她现在应该很忙。”白清竹笑道,但是话说一半,便又止住。

    李晴儿见此,目光一转,冷哼:“白清秋很忙?难道,你知道她在干什么?你放心,本xiǎo jiě不会让你白做的,这些在银子,够了吧。”

    李晴儿解下腰间钱袋扔了过去,白清竹却当即双手奉还回去。

    “李xiǎo jiě,不必如此,若是事成,只想请李xiǎo jiě应我一件事便可,您放心,一定是您力所能及之事。”白清竹语气十分恭敬,让你找不到一丝可疑的痕迹。

    宅院之中,向来不是你死便是我亡,比真刀真枪还要阴司,哪个府的主母没有沾过姨娘的血,哪个姐妹又没有算计过对方,胜者为王败者为寇,古往今来司1;150850295305065空见惯。

    李晴儿饶有意思的看着白府四xiǎo jiě,年纪十三,心肠却如此毒辣,出卖长姐的行踪,看来,不是个善茬。

    不过,她不介意,因为,她识时务和卑躬屈膝的模样让她感觉到满足,再者,有这样一个眼线看着白清秋,还怕没机会整死她吗?

    “好,本xiǎo jiě便应你一事又有何妨。”李晴儿却没接回钱袋,“白清竹,你比白清月更有脑子,只要你好好做,本xiǎo jiě便不会亏待你。”

    白清竹,低下的头,目光一聚,拿着这钱袋子犹如一条卑微的狗一般这让她愤怒,不过,嘴里依旧恭敬道:“多谢李xiǎo jiě,长姐她此时正在”

    正在忙。

    很忙,忙得连搭理她们的工夫都没有。

    兰香一个咬牙:“我家呃,我家姑娘只是应师父之约来此做菜,可是并没有答应整个秦府寿宴之菜只全都有姑娘去做啊,你们全都是秦府厨房重用之人,难不成做了这些年,今年却不知如何去弄吗?”

    真是气人,那可是几十桌啊,全让xiǎo jiě一人操作,那岂不是要累死?难怪那个叶二娘女弟子不满了,换作是她,她也不满。

    “兰香姑娘教训得是,我等这便下去

    兰香那气势倒真有几分管家娘子之味,震人得紧,一时间,秦府厨房婆子丫鬟竟真的讪讪散了去。

    “兰香,给我几根黄瓜。”

    厨房独间之中传来白清秋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