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巧夺天工-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第四十五章 巧夺天工

    第四十五章巧夺天工

    秦相寿宴,在秦相及太子殿下到来之时便正式开始,一道道菜鱼贯而出,井然有序,而男女两宾夺魁,悄然而行。

    女宾这处。

    “众位,本夫人代父亲多谢你们的莅临”

    秦夫人笑容恰到好处,语气恭敬而又不失家主气质的致词,只见她一身大约色遍地金的衣裙,梳了牡丹髻,当中插着赤金拔丝丹凤,口衔四颗明珠宝结,打扮得十分华丽。

    李晴儿则更关心那个坐秦夫人身边的女人,两下相较,此人真的平凡无已,只见她二十**,一袭简单布衣裙钗,头饰也极为常见,若不是坐主位,她甚至以为只是一个普通民妇。

    “想必她就是叶二娘了,一会儿,本xiǎo jiě定要好好表现,技压群雄。”

    李晴儿定定。

    高台之上,已然有一位xiǎo jiě最先而在上,琴音自高台而下,幽扬清撤,高低音衔接流畅,弹到绝妙之处已有众人鼓起掌来。

    一曲毕,xiǎo jiě面色娇红福身而退。

    “叶娘,张xiǎo jiě琴音真是绝妙之极”秦夫人称赞道。

    叶二娘淡淡:“指力不足。”

    指力不足?

    张xiǎo jiě年约十四,纵然是练琴八年,但手指依旧纤纤,虽说绝妙流畅,但却少了份浑然。

    秦夫人没有丝毫的不高兴,反而点头:“张xiǎo jiě年轻,待再练个两年,只怕更胜一筹,来人,送碗血燕窝给有张xiǎo jiě服用。”

    “是。”

    这就是秦府特别之处,就算是夺不了魁,也一定会从另一方面补尝,血燕窝可不是白府李姨娘那里的,这里的血燕都是jí pǐn,只一小碗便能让你肌肤如滑,对女子极好。

    第二个出场的,便是一舞蹈,纤长水袖,身姿妖绕,得满堂喝彩,但依旧被叶二娘面不改色的批判,衣着不对。

    第三,第四,第五场均是如此,不是用力太过,便是动用浮夸,到最后秦夫人再问,叶二娘竟然闭口不言,秦夫人讨了个没趣。

    “哼,什么四项绝佳,不过是个高傲的妇人罢了。”

    李晴儿原以为能够让她看上眼,却没想到,她居然就是个鸡蛋里挑骨头的,而她的琴技,只怕在她眼里也一文不值吧。

    李晴儿想到这里,心头一怒,这怎么可以,若是得不到头魁,岂不让那个傻子笑话她一生?她不要。

    高傲的妇人?

    李xiǎo jiě真是够大胆的,竟然敢这般称呼叶二娘,要知道,此妇人可是得到过皇上亲自称赞的。

    “说话的可是刑部李xiǎo jiě?”

    叶二娘脸上波澜不惊,木质筷子吃了口摆放整齐的黄瓜,轻轻一咬,清脆中带着瓜菜的天然清香,眼睛不禁微微一亮,不错,小袁子何时竟有如此手艺了?

    “没错,是我,叶二娘,听闻你琴棋书画四项皆佳,恕本xiǎo jiě不能认同。”李晴儿丝毫不惧的顶了上去。

    不能认同?

    众人皆惊,叶二娘可是有钱也请不来的人物,而且,能不能认同也不是你说了算的。李晴儿的大胆,别说众人,就连秦夫人也不知道如何打圆场了。

    但凡有一项绝技在身之人,无一不是骄傲清高,更何况拥有四技在身的叶二娘,她比任何一个人都高傲。

    秦夫人暗自将李晴儿从头到脚的骂了一遍,若是出个什么事,她可怎的向公爹交代啊,此次夺魁不同往年,那可是要从众xiǎo jiě中选一位作为凌王妃的。若是有半点差错,惹怒皇上,她相府便吃不了兜着走了。

    “不认同,便不认同吧。”

    当秦夫人以为叶二娘会甩袖愤走之时,没想到她却说了一句这样不轻不重的话,秦夫人这才狠狠的松了口气,只是她不知道,叶二娘的心已被一条黄瓜给勾走了。

    “这个”

    “秦夫人,若是不介意,该传下一个了。”叶二娘又夹一起一块“肉片”般的东西吃了起来。

    咔嚓,嘎嘣脆?叶二娘脸色又明亮了几分,她是琴棋书画样样精绝,也正是如此,她正开辟另一条精绝之路,美食。

    “好,下一个,下一个。”

    秦夫人被叶二娘的不计较高兴了起来,丝毫没有在意她脸色的变化,不过,她没注意,并不代表没人注意。

    “怎么回事,那菜色不是被她们给换了吗?怎的还在上?”李晴儿示意白清竹。

    白清竹告诉她,白1;150850295305065清秋进入了厨房,先不管她去那里干什么,她只是想让秦宴之上出点儿差子而后将过错推到白清秋的头上,扰乱秦府寿宴,那可是大罪。

    白清竹也是一脸茫然:“这其中必定有差错,李xiǎo jiě,你派人去看看。”

    “哼,没用的东西。”李晴儿低声冷哼。

    厨房。

    岚宽将两个死猪般的暗卫随意的扔在角落,满脸嫌弃。

    “还暗卫?就这花拳绣腿,也敢来闹事,简直不知所谓。主子,事情办好了。”

    君若凌修长的身影站白清秋身后,根本没有听到岚宽的话,岚宽一个嘴抽,果然是有异性没人性了。

    “没想到你还有这手艺?”

    君若凌略带低沉的声音响起,从进门开始,目光便没有离开过白清秋。

    “拜托,我会什么不用件件向你报备吧。”

    白清秋下手快准稳,小小的刻刀就她手下不断变换角度,小小的有菜肉不断从中掉落,不多时,一朵盛开的白莲在她手中渐渐形成、

    以瓜果的本身翠色为荷叶,以洁白果肉为莲瓣,一层一层的雕刻出莲花盛开的层次感,最后一层似开非开,正是这样才给人一种,明日一定会开的感觉。

    更一重要的是,这朵白莲不过三寸之长,越是细小越是难以掌握,这是不变的规律,因为,这需要极大的心智和定力,就连呼吸也要跟着平稳,一个不小心,便会功败垂成。

    “巧夺天工。”君若凌给了她极高的评价。

    白清秋得意摇头晃脑:“那是,别以为本xiǎo jiě只会针灸,在这方面,我认第二,便没人敢认第一。”

    这也是逼出来的,现代时的她为了练习手上的力道和准头,不得不雕刻起来,先从萝卜开始,而后再到较软的印章,甚至最后用起了大理石。

    “唉,可惜了,经过这么长时间的训练,手指上的力道,也只能如此。”白清秋真的很感叹,这身子,弱。

    君若凌挑眉,若有所思,从她的时不时透露在的口气之中不难听出来,她,似乎已不是白清秋了。

    不过,无论她是谁,无论何种原因,她就是将来的凌王妃。

    “不好了,李晴儿与叶二娘杠上了。”

    此时岚翔急急来报,虽然语气里说的是李晴儿之事,可是眼睛却看着白清秋。

    “看来,是与我有关了。”

    啪,扔下小刻刀,站起身来,松了松筋骨,该轮到她上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