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这梁子,结定了-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第四十六章 这梁子,结定了

    第四十六章这梁子,结定了

    天下笨蛋那么多,怎的就多了你这么一个?

    当白清秋赶到的时候,正是李晴儿飙到最高点的时候。只见她满脸朝红,站高台之上指着叶二娘的鼻子开口破骂。

    “什么四项绝佳,你根本就是糊弄本xiǎo jiě的,哼,本xiǎo jiě自幼弹琴,可不是前面那个没用的张xiǎo jiě可以比的,你居然说比她弹的还要差,你若是不懂,别在这里装懂。”

    气死她了,还以为在以她的琴技绝对可以夺魁,但是居然得了个中评?若是让那个白清秋知道了,她的脸往哪儿搁,这叶二娘根本就是来拆台的。

    叶二娘冷哼:“难怪你的琴技这般差了,就你这心性也敢弹凤求凰真真是辱没了这其旨趣的高尚,此曲虽言浅意深,音切流亮,感情热烈奔放而又深挚缠绵,

    那张xiǎo jiě虽然指力不足,但少女青涩倒是突显。可是你呢,只是热情罢了,哪里来的有深挚?”

    什,什么?

    说她热烈不深挚?

    “你?你胡说什么,本xiǎo jiě只不过是以琴论琴,你别在这扯其他的。”

    李晴儿就算是再笨,也知道这种关于男女间的大事可不能乱说,更何况,她都感觉一道道灸热的有目光从台下齐射了过来,充满了嘲笑。

    “噗。”

    李晴儿的话成功逗笑了白清秋,她还从没见过这样的憋脚的掩盖,什么以琴论琴,这根本就是借琴传情,还在这里死鸭子嘴硬。

    “白清秋?你怎么出来了?”

    李晴儿目光立即锁定那个熟悉的身影,立时恼怒不已。

    叶二娘方才那些话她一定听去了,越不想发生的事,越发生了,李晴儿隐在袖中的手紧了紧,目光狠狠的扫过白清竹,她怎的也不给个提示?

    白清竹依旧如乖乖女般的低下头,根本没有给她任何信息,仿若二人从未有过这般交易。

    “李晴儿,你这话问得可就奇怪了,本xiǎo jiě怎么不能出来。”白清秋双手抱胸上前:“再者说,这里有好戏可看,本xiǎo jiě有怎能错过?”

    她就是白清秋?早有耳闻。

    秦夫人不禁打量着这个说话大胆,行事无拘之人,简单的一件白裙,脑后长发披肩,不得不说,在打扮精美华丽的xiǎo jiě中,她算得上上一股清流了。

    只是,她没想到这南渊第一痴傻女,居然让人眼前一亮,相信,与她有同等感觉的还有叶二娘。

    “你?”

    李晴儿牙关咬了又咬,真是没想到,居然会被两个不喜的人给怼了?不过,她李晴儿可不是吃干饭的!

    “白清秋,你别忘记了我们的约定。你,应该知道,若是你露了面,那们的赌约可就失效了。”

    那她,就要让这个白清秋当着这里所有人的面,给她磕头,认错,到时候看她还有什么脸活在南渊?

    “李晴儿,话可别说太早了,你还是解决一下眼前的问题吧。”白清秋挑眉,她,早已胜过她了,只是这人蠢蛋还不知道。

    “呵,白清秋,你只不过是个傻子而已,还真当自己很懂琴棋书画不成?真是可笑,本xiǎo jiě与叶二娘的事,还轮不到你来管,一边儿呆着去吧。”

    不懂琴棋书画?

    若说其他三样她不懂那还好说,可是这琴,那便真的没人可以跟她比的了,要知道,她的钢琴考过八级的。

    “哟嗬,既然你这么说,那我还就真不客气的指点指点了,李晴儿,你给老娘我听好了。”

    白清秋清清嗓子,朗声道:“琴者,情也,再加上你所凑的凤求凰,本就是男女间情感表达,心中有情,手下才能有琴,而你口中所说以琴论琴,那便说明,你心中无情,弹凑起来,自然是寡淡无味了,叶二娘说你热烈,那还是高看你了,依本xiǎo jiě看,你根本就是一不通琴理之人,我们对你,那才是对牛弹琴。”

    不通琴理,对牛弹琴?

    “白清秋你说什么?什么琴者情也,像这种不要脸的话你也敢说出口?傻子就是傻子,连一点男女大防都没有。”

    “我有什么不敢1;150850295305065说出口的,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老娘才不像你,明明动情,却不敢大声说出来还要否认?若我是那名男子,定然唾弃。”

    “你?”李晴儿怒极,若不是地点不对,她一定将白清秋撕了。

    “我什么我,李晴儿,你就是这样敢做不敢承认的吗?别说是弹琴了,就是说琴这个字你都不配。”

    她白清秋是什么人,你给她面子,她便给你面子,若是也踩她,她便以十倍的力量踩回去,李晴儿不是看不起她,不是想将她的名声搞臭吗?那她便将她一齐拉下水。

    不配?她居然敢在这里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辱骂她?简直,不可饶恕。

    “白清秋,你找死。”

    李晴儿怒到极致,跳下高台,对着白清秋便冲了过去,手指上尖尖的指甲发青,目露凶光的模样活像是要将白清秋撕碎。

    秦夫人见此,大惊:“你们几个死人不成,还不快拦着她?”

    丫鬟婆子们根本反应不过来,李xiǎo jiě好歹是一刑部尚书的嫡女,怎的说干便干起来了呢。

    “是。”

    离得最近的丫鬟挡在身前,却被李晴儿一脚狠踢过去,“挡我者死。”

    她今日非要将白清秋撕了不可。

    发了疯的模样惊退周围xiǎo jiě,不多不少正好给她们二人空出个地方来,以免殃及池鱼。

    “李晴儿,你倒还真是高看自己了。”

    眼看着李晴儿那又狗爪子就要靠近,白清秋毫不留情的抄起手边盘子,对着李晴儿的俏脸狠砸了过去。

    砰。

    盘子瞬间就李晴儿脸上炸开。

    嘶。

    空气中传来众人倒抽口气的声响,睁大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白清秋,她的有胆,居然敢打李晴儿?这不是在老虎头上拔毛么?

    众人狠狠的吞了吞口水,这梁子,是结定了,白清秋,她真是傻子一个啊。

    “啊。”

    李晴儿脸上吃痛,俏脸瞬间被砸得通红,盘中几根还未吃完的黄瓜挂在她的鼻头,菜汁糊了一脸,狼狈不堪。

    “白,清,秋本xiǎo jiě一定要杀了你。”

    李晴儿何曾受过此等屈辱?哪里管得了什么场合,什么时间,带着满脸的愤怒直扑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