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找死-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第四十七章 找死

    第四十七章找死

    “快,快将她给我拦下。”

    秦夫人吓得六神无主,赶紧喊道。这个李晴儿,就是个祸儿头,早知如此,该让李夫人一道来制制她这性子。

    “是,夫人。”

    几个婆子急忙上前。可是,那么短的距离,你就是长了翅膀也不一定能赶得上。说话间,李晴儿已经扑了过去。

    “找死。”

    白清秋抬脚猛踢,这是跆拳道里有名的侧踢,右腿膝盖抬起,至身体左侧,大腿与上身成直角,脚尖向后勾起,小腿垂直攻向目标,全身力量迅速集中,用力踢去。

    “啊。”一声惨叫。

    一道身影先是高高飞起,而后砰的一声重重落地,咻,地面擦出一条长长的痕迹,咚的,重重的撞到高台底坐。

    这

    众人狠吸一口气,张大嘴可塞下一个鸡蛋,脑子里一片空白,时间仿若就此停止,不敢置信的眼睛里满是惊恐。

    这也太厉害了吧。

    秦夫人更是惊得一口浊气提上来却如何也吐不出去,这一切不过是在三息之间,白清秋速度之快,下手之狠简直让人咋舌。

    “哇”李晴儿终是忍不住大哭了起来。

    这一哭,也将秦夫人给惊醒了,目光再次转向这个南渊第一痴傻,只是此时眼睛里透出的已不再是对她的欣赏,而是小心,从未有过的小心,慢慢的她收回震惊的表情,取而代之的是深沉和身为秦府主母该有的气度。

    越是这个时候,越要稳住。

    “来人,将李xiǎo jiě扶到香秦院重重新梳洗一翻,杨嬷嬷,去将本夫有前日里订做的翡翠头面送于李xiǎo jiě戴。”秦夫人稳声说道。

    杨嬷嬷恭敬领命,一把将正在大哭的李晴儿扶起,李晴儿抵死不从,可是杨嬷嬷也不知低声说了什么,李晴儿竟不哭了,乖乖的随她而去。

    “各位夫人xiǎo jiě是嫌饭菜不合口味吗,怎的全都站起来了?来人,叫厨房另准备些精致的端上来。”秦夫人竟当什么事也没发生过似的再次游走于女宾之间。

    白清秋看到这里,笑了。

    秦夫人比李姨娘的手段更加的高明,她,才是宅斗中的高手,几息之间,便能调整情绪,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不过,好在她不住秦府,否则,天天对着这样一个人,那不得烦死,因为你打了她,她还在对你笑,然,你又要日日处处小心防备,像这种人只有死,才可以解决。

    但白清秋没有想到的是,就算是不住,她们也会暗中交手多次。

    “你叫白清秋?”

    耳边响起叶二娘的声音,白清秋微怔,她真没想到,四处在厨房找了一大圈没找到,却在这里遇上了,不过,最好是不要让她知道她一棍子打晕了她的女弟子,否则,就真的尴尬了。

    “是的,白清秋见过叶二娘,没想到,二娘这般年轻,一点儿也看不出有二十**了。”

    在现代,白清秋也二十多岁岁,总以为自己看上去像十七八岁,但一比较,就要脸红了,除去妇人头饰,叶二娘长得极为娇俏,说是十七,也会有人信的。

    叶二娘一怔,根本没有想到,第一次见面白清秋开口便是年纪,不过,她瞬间喜欢上了这个直爽又有胆量的小丫头了。

    “白大xiǎo jiě果然爽利,比那个自大之人要好上许多。”叶二娘笑道。

    自大之人,李晴儿?

    “本xiǎo jiě,也是这么觉得的。”白清秋自赞。

    白清秋的话逗笑了叶二娘:“白大xiǎo jiě果然有趣。”

    二人说着话,眼睛之中透着相互交往之意,可就在此时,一道不和谐的声音冲了进来。

    “叶娘子与白大xiǎo jiě淡得倒是投机。”秦夫人咯咯笑道。

    可是,秦夫人一句平常之言落白清秋耳内却是浓浓的讽刺,她是在说,她们不应该相交吗?

    “秦夫人说笑了,怎是本xiǎo jiě淡得投机,根本就是李xiǎo jiě淡得更投机才是,倒是本xiǎo jiě插了个足,让李xiǎo jiě大发雷霆,唉,今rì běn是秦相寿辰,可真是不该啊。”

    白清秋万分自责的说道,最后几不可闻的叹了口气,摇了个头。

    叶二娘忍住喷笑,白清秋语气中的讽刺比秦夫人的还深,可不是么,无论如何,李晴儿是不该在相爷寿宴之时闹腾。

    秦夫人捏着锦帕的手一紧,白清秋果然不一样了,也难怪晴儿会败在她的手下,不过,在她的眼皮子底下狂虐李晴儿,白清秋,你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

    “是啊,晴儿的确不该,回头本夫有说说她,白大xiǎo jiě就别与晴儿一般见识了。”

    晴儿有人教导,她白清秋是死了娘的,她又有谁教导呢?

    这暗话骂得真毒,也丝毫不掩饰。叶二娘听得实在刺耳,正想回嘴,却被暗中的小手拉住,叶二娘微惊,白清秋她,她不伤心吗?

    她不是不在意,而是一会儿会连本带利的回击给她,好戏,还在后头。

    秦夫人转向对着叶二娘道:“叶娘子,此次寿女宾夺魁,会花落谁家?可别再说是做这一桌子菜的人了,这后厨之内,又岂会有你所说隐藏一位奇女子?叶娘子,1;150850295305065想必,你是看错了吧。”

    众人目光再次被秦夫人所引,所有之事再次回到起来,李晴儿弹奏完一曲,便骄傲的指着叶二娘问道,可否夺魁?

    只是叶二娘不屑了回了一句,差矣,而且还说,若说夺魁,便是做她那桌菜品的女子。

    李晴儿气不过,她一手琴技怎可输给一个做菜的丫鬟,这才发生了白清秋看到她发狂的那一幕。

    “别是秦夫人不信了,我们也不信啊,叶娘子光凭几盘菜,怎可说此人技艺高超,胜过我等?”

    众夫人xiǎo jiě不服,这难以相信,一个厨房丫鬟做出来的菜,就是再好看,再精致,也还是个低贱之人,怎可与她们相提并论,简直是辱没了她们的身份。

    秦夫人和众xiǎo jiě的话也彻底激怒了叶二娘。

    “荒谬,此人技艺别说是尔等,便是我,只怕也在她之下,哼,若是秦夫人和众xiǎo jiě不信,大可向相爷禀明,让李晴儿夺魁便罢。”叶二娘突然变脸,声色厉冉。

    众人皆是一惊,没想到,她还是这般的倔强,如同十年前一般,说一不二,更容不得任何人对琴棋书画有任何污染之心,正是这样,让她失去了本该有的荣华富贵,也正是这样,她才能担任这一年的夺魁女宾最后发言权。

    “叶二娘,这里是秦府,不是你的叶氏破草庐,若是想要人信服,便得拿出真凭实据来。”

    说话间,李晴儿再次踏入众人视线,只不过,这一次她好像不一样了,换上新妆,一头翡翠头面将她的稚气和暴戾之气压下,很好的显露出李府嫡女之姿。

    李晴儿说话之时,目紧紧的盯着白清秋,勾唇而笑,她,知道自己该如何对付白清秋了。

    李晴儿的模样落在众人眼中,暗暗叹息,这回,只怕白清秋难逃厄运了。

    而白清秋只微微挑个眉,丝毫不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