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既然撕破脸,那还讲个什么情面-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第四十九章 既然撕破脸,那还讲个什么情面

    第四十九章既然撕破脸,那还讲个什么情面

    东方睿坐在登风阁上,睁大眼睛,嘴角抽搐,几次张口,却半个字也吐不出来。

    “阿卿,这,这白清秋她也太会说了吧,炸花生与弹琴,居然能够让她说出这样一翻道理来?”

    东方睿久久过后才吐出这么一句话,而且更不敢相信的是,叶二娘居然站到了白清秋那头去了,真是气死他了,他是来请叶二娘评琴棋书画,然后彻底打击白清秋的,却没想到,反而给白清秋一个助力了,这叫什么事儿啊。

    “啊啊啊,怎么可能会这样?”东方睿狂躁了,事与愿违得厉害。

    君若凌丝毫不理会东方睿的心情,淡定的用白巾沾了沾少许在墨,随意在宣纸之上点了点,开口道。

    “你急什么,难不成,你也想去女宾台,夺个琴棋书画的头魁来?”君若凌要夺,也是夺个男宾的魁。

    “谁稀罕这头魁。可是,她也不能将做菜与琴混为一淡吧。”

    “世间万物,皆有其潜在联系,看似炒菜,其实弹琴,这又有何不可,正所谓,万变不离其宗,便就是这个道理。”

    东方睿呆怔,而后呵呵一笑:“你这话都快赶上行云寺的方正那老秃驴了,真是有够禅性的,话虽然很有道理,不过,只怕李晴儿秦夫人只怕不会这般轻意的放过吧。”

    东方睿又不是蠢蛋,她们的表情任谁都可以看得出来。

    “那又如何,白清秋同样不会给她们翻盘的机会。”

    而且,会让她们看到,她白清秋,不是好惹的,那最后雕刻的东西,不但是精品,更是世上绝无仅有的绝品,无人可敌。

    君若凌加快手速度,想都未想,白巾点墨成图,他,也会技压群雄的。

    “是吗?”东方睿从阁顶往下看,内力所到,只听白清秋丝毫不惧的说道。

    “秦夫人,李xiǎo jiě,你们的意思是说,本xiǎo jiě是在牵强附会?”白清秋挑眉。

    秦夫人优雅的笑道:“你虽然说得有理,可是却与弹琴并无直接关系,更何况,晴儿所弹之琴为凤求凰,与你所述的炸花生,那可是相差大了。”

    相差太大?

    “呵,秦夫人的意思是说,李xiǎo jiě的凤求凰还不如这盘炸花生吗?秦夫人,本xiǎo jiě真怀疑,你这是在帮李晴儿,还是拖她后退?”

    白清秋反唇相讥,一点儿也留情面的将话甩在了秦夫人脸上。

    二人早就站好了位置,既然撕破脸,那还讲个什么情面,倒不如直来直去的显得更为爽利,不是吗?

    秦夫人笑容一僵,主持中匮的她还从来没有遇到这么一个油盐不进的女人,尖长的手指在掌心刺出一道道深痕,别说是李晴儿了,饶是她,也愤恨起了白清秋。

    “白大xiǎo jiě,你明知道本夫人不是那个”意思

    “我知道,你的意思是说,这道菜品根本不足以匹配李晴儿的琴,那本xiǎo jiě再拿一道,这道菜不仅匹配,而且,稳稳胜出。”

    白清秋又端起一道菜,将此菜放置最显眼的位置,只是此菜一出,秦夫人大笑不已。

    “咯咯,白大xiǎo jiě,你是在跟本夫人开玩笑吗,不就是一道醋溜白菜,你也能拿得出手,真是,一道不如一道了。”

    白菜,在南渊是极为常见的菜色,就是平常老百姓家中也能出现,甚至到了收获的季节,两个铜板便能买上一颗吃上个三餐不成问题,连花生米的身价都比它的高。

    白清秋,你的脑子有病吧,取了这么一般不值钱的菜,若非它的寓意极好,她也不会让白菜上桌了,“白”通“百”寓意长命百岁,所以,这道菜所有人都不会去动它的原因便在于此。

    “秦夫人急什么,本xiǎo jiě说过,最平常的菜,才最考验人的技术,这道菜,在这张桌子上是最平常,也是最难做最好吃的。”

    说罢,白清秋用筷子轻夹起菜叶,

    醋溜白菜虽然平常,可是能上这秦相寿宴的桌又岂会普通?每一道白菜都是一片极为完整的白菜叶,选用的都是1;150850295305065最嫩的菜心,用的高汤都是老母鸡熬了一夜的浓汤浇盖其上,并且在不破坏其完整情况下将这道菜做出来。

    可是,白清秋上的那道不是一般的醋溜白菜,而是

    “这,怎么会,怎么会这样?”

    秦夫人脸色瞬间苍白,不禁倒退半步,眼睛满满的震惊和不可思议,目光紧紧的盯着她手中的白菜叶,心下大震,手指猛然一紧。

    白清秋说得不错,晴儿输了,输在了一道菜上,虽然她不想承认,可又不得不承认。

    她也是从小习琴的,还曾得过宫里教养嬷嬷的称赞,她知道,练琴需要的不仅是指力,情感,重要的还有心性,沉得住气。

    李晴儿的琴不仅指力不足,情感更是只有其表而无内在,更别淡什么心性了,当她将琴砸下的那一刻,便与这夺魁错失了,白清秋说得不错,她,还不如一般菜。

    “秦,秦姨”

    李晴儿当她开口之时便被杨嬷嬷一把拉住,示意此事夫人会解决,但当看到秦夫人脸色之时,她有种不好的感觉。

    “快看,白清秋筷子上,只有一根细丝。”

    不知是哪位xiǎo jiě突然惊声呼道。

    众xiǎo jiě纷纷上前,睁大眼睛看着白色瓷筷,筷尖上挑着一根如发丝般粗细的白菜叶,若是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来,此菜叶在阳光的照射之下显得晶莹剔透,煞是好看,这哪里是菜叶,根本就是一条细玉带,。

    “这,这是怎么做到的?”

    众人齐齐狠吸一口气,脱口而出。

    这实在太过于震惊了,如此技艺,可不是一句练习便能练出来的,此人做菜之技,堪比御厨,暗暗吞了吞口水,到了此时,她们也明白过来,为什么一直镇定的秦夫人会惊得倒退一步了。

    李晴儿,输了,输得如此惨,输得一丝面子也没有。

    李晴儿面如死灰,失魂倒退,她,她居然输在了菜叶上?

    她也看到了,那根细如发丝,亮如玉带的菜叶发着晶莹之光,若是不说,还以为是一条白色细长玉。

    “啊,不,不可能,白清秋,你一定是糊弄我的,怎么可能有人有如此刀功?我不信,我不信,比,再比,本xiǎo jiě这次,要与真人比,杨嬷嬷,去,去将厨房那贱蹄子给本xiǎo jiě找出来,我,我要当面看着她做。”

    这如何能让李晴儿服气?她绝对不能输,也输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