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跟她白清秋斗,还差得远了-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第五章 跟她白清秋斗,还差得远了

    白清秋回到白府,丫鬟小新敲了老半天的门都不给开,白清秋知道,这一定是那个继室李氏干的好事,哼,不让进是吗,那这门留着也没用了。

    轰。

    一把火将那朱红大门给点了。

    不到一秒,那守门的小陆子满脸惊恐的将门打开,白清秋哪管三七二十一,一脚踢了过去,小陆子哎哟一声如皮球般的滚了数圈。

    “咳咳,大,大xiǎo jiě,你,你病又犯了?”小陆子抱着生疼的胸口满脸嫌弃的说道。

    “你特么才犯病,小陆子,你胆子倒是不本xiǎo jiě的门你敢不开?还有,方才你诅咒本xiǎo jiě有病,主子的身体,也是你一个下作的奴才敢说的?”白清秋声音拔高。

    小陆子心下一紧,可是想到往日白清秋痴傻的模样,便丝毫不在意的伸长脖颈,“你敢动我,小心李姨娘让你生不如死,你个傻子!”

    “李姨娘?”白清秋冷笑一声,“今日,我还非要看看,我教训个以下犯上的奴才,李姨娘会让我怎么个生不如死法!”

    白清秋不知从哪里弄来的一根带着尖刺的长藤,尖刺足有两寸长,抬起手来。

    “啪啪啪!”

    刺鞭狠抽下去。

    “啊,你,你个小傻子居然敢动手?”

    顿时院前一阵鬼哭狼嚎,小陆子身上瞬间撕开数道长长的血口子,皮肉外翻,血肉模糊,看上去可怕之及。

    “嘶。”小新看着都疼,不过,打得真解气,这个捧高踩底的,平日里没少欺负xiǎo jiě,一时间小新对大xiǎo jiě的崇拜之意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

    “小陆子,你是谁的人本xiǎo jiě管不着,可要是挡着本xiǎo jiě的路,拦着本xiǎo jiě的门,你小陆子就算是天王老子的人,本xiǎo jiě也要打得你个半身不遂!

    还有你们,都给本xiǎo jiě听好了,这里是白府,主人姓白,不姓李,若是本xiǎo jiě知道你们一个个的吃里爬外,哼,这小陆子,便是你们将来的下场。”

    啪,又是一声鞭响,众丫鬟的心跟着一跳,这刺条就像是抽在她们身上一样。

    白清秋冰冷霸气的话响在此处,周围丫鬟目光震惊的看1;150850295305065着这个熟悉而又了陌生的白府疯痴大xiǎo jiě,狠狠的吞了吞口水。

    大xiǎo jiě她变了,气势变得强大霸气,也变得更不能惹了。

    “住手。”

    就在此时一道厉喝响了来。

    白清秋顺着声音看去,一个脸色铁青的中年男子站在那处。

    她的渣爹白远涛来了,身边跟着一对白莲花母女。

    “孽障,孽障,你在这里干什么?小陆子又怎么得罪你了,你居然将他打成这般?若是让外人看了去,让我这张老脸往哪里搁?”

    白远涛气得胸口剧烈起伏,闻着大门一阵烟味,抬眼便看到烧了小半边的门,顿时气得就要晕过去,苍天啊,他造的什么孽,居然有这么一个女儿,真真恨不得她就这样死在了外头。

    白清秋看懂了白远涛的眼神,心中一寒,替原主心寒,白远涛真的诛心了。

    白清秋暗暗叹了口气,原主死了也好,面对这个渣爹她应该很伤心的吧?

    生母早逝,原主从小就没有感受过父爱,在她的记忆中得到的不是白眼便是嫌弃,还有李姨娘的谄害,在这样一种环境下,能活着算是奇迹了。

    “哎呀老爷,有话好好说好好说,大xiǎo jiě她一向乖巧听话,也许不是我们看到的那样。”一边的李姨娘柔声安慰道。

    “是啊父亲,大姐姐她在外头一天了,肯定累了,不如,让大姐姐休息一下,等过两日再问也不迟啊。”白清月火上浇了把油。

    “够了,别再说了。”

    白远涛彻底暴怒了,抄起身边一个花盆朝白清秋狠砸了过去,白清秋眼明手快,侧身躲开。

    砰的一声巨响,花盆就她身边炸开。

    “逆女,孽障,你还有什么话可说?”白远涛现在气得是心疼肝疼肺疼。

    李姨娘,白清月见此掩下得意的眸子,一脸看好戏的看着白清秋,若非时机不对,她们都要狂笑出声来,哎呀,这下白清秋只怕是少不了一顿皮肉之苦了。

    白清秋扫了眼砸碎的花盆,呵呵一笑:“父亲,干什么发这么大的火?本xiǎo jiě不就是打了个守门的奴才吗,至于这般又是骂人,又是砸盆的,若是皇上看到了,哪里还有半点的礼部尚书之资?”

    “你?”这怎么又跟皇上扯上了?白远涛一怔。

    就在白远涛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白清秋又开口了。

    “父亲,女儿我打那个小陆子,是有原因的,本xiǎo jiě早就到了白府了,可这该死的狗奴才居然不让女儿进门,你说他该打不该打?哼,一个奴才不让主子进门,这知道的会说是奴才不好,可这要是不知道的,还以这白府不姓白了呢。”

    白府不姓白?这怎么可以。

    白远涛被白清秋一翻话说下来,惊住了,这要是让御史知道了,那还不上报皇上?皇上若是知晓此事,那他的礼部尚书之位也别想干了。

    “还有,这里可是大门口,连着正街,若是让百姓们听到你这般大声的怒吼,还指不定传出什么风言风语来,到时候今年的考核,可就”是个差评了。

    白清秋看着白远涛青白交加的脸色冷声一笑,白远涛最看重名誉地位,容不得这两样有任何闪失,这就好办了,她就往那处推,呵,看他还敢不敢再叫。

    别以为李氏母女会耍心机,她也不是好惹的,跟她白清秋斗,她们还差得远了。

    “这,你,你?”白远涛几次张开,硬是说不出半个字来。

    “好了好了,本xiǎo jiě累了,要去休息了,哦对了,在本xiǎo jiě休息的时候,你们千万别来吵,否则,我再做出什么傻事来,可别怪我没事先通知。”

    白清秋没功夫在这里跟他们磨叽,这身子两天没洗澡了,简直就要把自己给熏死,背对他们挥挥手,离开此地。

    “奴婢告退。”小新福了福身,便赶忙跟了上去。

    “你?你们”白远涛看着渐行渐远的身影,喉咙里像吃了蝇一般的吐不出,咽不下,难受极了。

    李姨娘,白清月互视,这个白清秋什么时候变得这般能言善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