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一槌定音,毫无悬念-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第五十章 一槌定音,毫无悬念

    第五十章一槌定音,毫无悬念

    李晴儿发疯般的声音再次响起,不过,众人此时反倒谅解了,若是她们输在了一丝菜上,只怕,也会如此吧。

    再比?

    白清秋毫不留情的给了她一个大嘴巴子。

    啪,一声给脆的肉响响在当空,震得人头皮发麻。

    众人立时又怔当处,这一波紧接着一波的震惊,竟比先前台上唱的那出出阳关的戏码还要精彩,还要激动人心,她们已然分不清此刻是第几次震惊了,而这个白清秋,日后也一定会成为她们茶余饭后最宝贵的淡资。

    李晴儿手捂着火辣辣左脸,从小到大,还从未有人敢动过她一根手指头,可是今日,却接二连三的被白清秋给打了,此仇不报,她便不姓李。

    “我,我要杀了你。”李晴儿发疯似的冲了过去。

    秦夫人大惊,暗道不好,“晴儿,给我住手。”

    李晴儿恼怒得没了理智,可她没有,难道她忘了自己如何换的这身衣裳吗,若是再次靠近,岂不是又要挨上一脚?

    可是,众人哪里拦得住她,别看李晴儿生得一副大家闺秀的模样,这力气,却是大如牛,一连三个丫鬟都被她掀翻在地。

    李晴儿可以称得上是你死我活了。

    “我要打死你这个贱人。”高高的扬起手来,对着白清秋便要狠打去。

    咻。

    白清秋手指一抖,如变法术般的三枚带着寒光的针赫然立于纤细的手中。

    “打啊,若是你不想要你的手的话,尽管来打。”

    白清秋勾起朱唇淡淡笑道,可是她的神情极为冷冽,震得李晴儿高抬的手怎么也打不下去。

    她知道,白清秋不是在开玩笑,她真的会将自己的手给废了,因为,她之前不是也将她踢飞么?

    可是,就这样放下,那,那她岂不是太没面子了,她还不信了,她就一点儿也不顾及白远涛的官职,要知道,李府与秦府可以说是同气连枝的,秦相,不会看着她受欺负。

    “本xiǎo jiě还就打了。”

    李晴儿,一个咬牙挥手而下,可就半空,被一只有力的手接住。

    “晴儿,不得无礼。”秦夫人将最后几个字咬得极重,面色同样沉得吓人。

    “秦,秦姨?”

    “杨嬷嬷,李xiǎo jiě身体不适,好生照顾着。”秦夫人吩咐道。

    “是,夫人。”杨嬷嬷如钳般的双手夹住李晴儿双臂,痛得她眼泪直打转。

    “白大xiǎo jiě,李xiǎo jiě毕竟是刑部尚书李府之嫡女,你怎可说打便打,还在我秦府相爷寿宴之上,难道,这就是你白府的规矩吗,本夫人倒要问问礼部尚书了,这礼仪难不成是学到狗肚子里去了?”

    秦夫人义正严词,大声喝道,白清秋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起了她的怒气。

    刑部,秦相?

    这是在用官职压她,是从侧面告诉她,若是没个交代,她便要用权势来解决吗?

    也许,这招放在别人眼中,很有效果,可是她,绝对没有任何意义,只是说到这里,她白清秋也不会让秦夫人占到半点便宜。

    “秦夫人,那本xiǎo jiě也要问问,这刑部尚书李xiǎo jiě是输不起吗,还是说,秦相府中有意包庇此等琴音不通之人去夺取此次寿宴头魁?哼,若真是如此,那,这头魁给她又何妨,反正,这已是你们内定的,不是吗?”

    白清秋毫不客气的将球踢回过去,而且官职一个不落的反扣到她们头上,刑部,秦相不是同气连枝吗,那,就让这场夺魁变成一场阴谋,一场暗自内定好了的计划。

    黑幕,这是就是最大的黑幕。

    “白清秋,你胡说什么?”

    “我胡说?哈,秦夫人,你可真是好笑啊,自从李xiǎo jiě弹完琴后,她说的哪句话,办的哪件事不是在说:你们这些个笨蛋还不知道吗,她李晴儿这般闹不就是为了夺魁,若是谁不服,她便连同你这个秦夫人一道狠压下去。

    一个刑部,掌管着多少案件,南渊大府,又有几个是干净的,若是你们敢闹,她李晴儿是不是回去就跟李成林说,将她们统统抓起来审一次?

    一个秦相,国之相爷,百官之首,他若是被惹毛,你们的官职到底还要不要了?

    秦夫人,输,本xiǎo jiě输得起,可是容不得李晴儿她在这里一而再,再而三的说什么不服的话来。

    她有时间玩,本xiǎo jiě还没时间陪她玩,二百两金子,本xiǎo jiě不要也罢,这让本xiǎo jiě彻底的看清了,整个南渊国,就数她李晴儿老大,我们见了,都要退避三舍。

    对吗?”

    白清秋挺直的小背直逼秦夫人,她眼神冷锐,一句更胜过一句的嘲讽重重的打秦夫人的脸上。

    什么同气连枝,什么不服便压,什么抓审,什么百官之首以权逼人,几句话岂是能随便说出口的?此时正值初夏,可是秦夫人却感觉身体如置寒冬。

    秦夫人狠吞了吞口水,她说的这些话要是落入皇上的耳里,那可是罢官抄家的大罪啊?

    “白清秋,你,你想怎样?”秦夫人愤恨咬牙,手指狠狠戳进肉里,细细的血瞬间涌了出来,染红手中锦帕。

    “我想怎样?1;150850295305065秦夫人,你是不是问错人了,应该问,你想怎样才对,不是夺魁吗,让李晴儿夺好了,本xiǎo jiě现在还不稀罕了。”

    白清秋又手抱胸,丝毫不在意。

    卟。

    秦夫人气得呕血,若是真的让晴儿夺魁,那才真的是打了秦府的脸,这以后寿宴夺魁,还能有谁来?目光不禁看向另一处的叶二娘。

    叶二娘看着秦夫人那求助的眼神,不禁轻叹,这一次,便由她来结束这一切吧。

    “白大xiǎo jiě,秦夫人,你们无须再争了,李大xiǎo jiě也只不过是年少气盛,一时气急。二位,若是你们信我,那么这夺魁,便听我一句,如何?”

    秦夫人自然愿意,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她还有什么好说。

    “叶娘子,请。”

    “二娘的话,本xiǎo jiě还是信的。”

    叶二娘微微点头,沉声说道:“那好,我宣布:此次夺魁之人便是这般醋溜白菜的制作之人。”

    一槌定音,毫无悬念。

    李晴儿身体耷拉了下来,到头来,居然还不是她,不过,也不是白清秋,不是吗?

    正当她暗自高兴之时,一只小手伸了过来。

    “李xiǎo jiě,我的二百两黄金,谢谢。”

    白清秋这个可恶的脸再次出现在她面前。

    “你?夺魁不是制作醋溜白菜之人吗?”

    “没错,本xiǎo jiě便是那人。”

    什,什么?居,居然是她?

    李晴儿再也受不住,两眼一翻,昏死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