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她即已出招,本xiǎo jiě便一定会接招-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第五十二章 她即已出招,本xiǎo jiě便一定会接招

    第五十二章她即已出招,本xiǎo jiě便一定会接招

    这是一处极为偏避的小巷,人迹罕至,马车停在暗处角落,根本无人发现,而暗巷的尽头是间院子,院子里的人早就不在了,略显荒凉,可却是极佳的“幽会”之地。

    白清月挑眉,十分满意这个地方,“没想到我的四妹居然能找到这里?”

    白清竹低下头,瞬间回复到弱小白府四xiǎo jiě模样,恭敬回道:“三姐说笑了,我哪里会知道,只不四妹闲来无事喜欢绣花,而这条街的正背面,便是绣线庄子,也是机缘巧合之下,这才”

    “好了,本xiǎo jiě才没心思听你怎么知道的,你确定那个欧阳振兴来了?”这才是最重要的,别到时候白清秋来了,那个“幽会”的男人没了,那才叫失策。

    “三姐放心,欧阳公子已经传信给了我,这是纸条。”白清竹将那张信笺交到白清月手中。

    白清月哪里会接一想到那欧阳振兴满脸猥琐的模样便想吐,一脸嫌弃的摆手:“拿走拿走,谁要看他写的东西?”

    白清竹赶紧收回,只是白清月没有看到她目光背后的摄人之光。

    “三xiǎo jiě,那,那大姐姐她”

    “当然是由她去喂那头色中饿狼了。”白清月勾起冰冷的唇,看着院子冷冷一笑:“白清秋啊白清秋,本xiǎo jiě说过,一定要让你付出惨痛的代价,这回没了清白,看你怎么逃?”

    欧阳振兴是什么人,这京都之中无人不知,正宗的纨绔子弟,更是喜好美色,曾经就有一回在郊外遇一农家女子,见她长得小家碧玉,当下就在野外将人给办了,那女子烈性得紧,当下便咬舌自尽,场面一度惨不忍睹,至今都暗暗被人提及。

    可是,欧阳振兴却是个有色心没色胆的,只敢动动乡野女子,官家xiǎo jiě一个也不敢动,或许只是因为他的父亲只是区区一个侍,官职太低,得罪不起她们,但是无论哪个宴会,他都会想方设法的远远看着,那种如粪坑里的苍蝇似的,赶也赶不走。

    此次,给了他这么好一个个会,欧阳振兴能不把握吗?若不是为了毁掉白清秋,她才不会出此下策,与他合谋。

    “三,三姐,这,这不,不会有事。”白清竹满脸惶恐。

    “你个没用的,什么叫不会有事,要有事才好,别忘了,你的香包里,还有崔情之药,若是你敢在外头胡说八道,别怪本xiǎo jiě将这一切扣在你的头上。哼,庶女就是庶女,上不得台面。”

    说罢,白清月看也不看抬起高傲的头,乘车而回。

    当马车行远,白清竹抬起头来,脸上哪里还有半分惶恐之色,阴沉得让人发寒。

    “四,四xiǎo jiě,我,我们也回吧。”燕草害怕得要死。

    “回?为什么回,本xiǎo jiě要亲眼看着白清秋毁掉的模样。”

    白清竹勾起唇角笑了起来,可是这笑放在燕草眼里,却是魔鬼般可怕,她真不知道,为什么四xiǎo jiě这般恨大xiǎo jiě。

    没错,是恨,而且是极恨。

    “为什么?”白清秋也这般问,“我好像没有得罪过白清竹,为什么却要来害我?”

    白清秋看着榻上的香包,那香包持续的发出阵阵花香,而在花香之下却是mí xiāng和益多散,量抓得及准,不会瞬间发作,而是透过慢慢呼吸深入五脏六腑。

    好在她下马车这时偷偷的给自己身上几大穴位扎了几针,这才免于吸入。此药虽少,可若是时间久了,对身体是极其有害,若是时间加长,更可导致女性内分泌紊乱,尤其是她还未月事前,足以对子宫造成损伤,从而导至不育不孕。

    白清秋目光寒冽:“白清竹,你够狠,比李姨娘的手段还要狠上百倍,居然敢对本xiǎo jiě下如此毒手。”

    “xiǎo jiě,她们走了,我们要不要”兰香透过门缝,看到白清月的马车驶离此地。

    “不要,本xiǎo jiě倒要看看,她给我安排了个什么货色,还有,白清竹不是白清月,她如此恨毒了我,看不到结果她是不会走的,或许,她就躲在某个角落里,看好戏呢,而且,到时候一定会制造出动静,让所有人都看着我的下场。”

    什,什么,还要制造动静

    “不,这怎么可以,xiǎo jiě这可使不得啊,清白为女子大计,如同命般的存在,你,你自怎这般胡乱行事?走,快走。”兰香大急。

    “走?我怎么可能走,她即已出招,本xiǎo jiě便一定会接招,而且要接得漂亮,接得让她不敢再惹。”

    白清秋咻的抽出两枚长针,1;150850295305065准确的刺入香包之中,此长针不是绣花针,它足足五寸之长,足以穿透人的手腕,这针,是君若凌送来的,正好用上。

    “xiǎo jiě?”兰香暗吸口气,“好,xiǎo jiě不走,奴婢也不走。”

    兰香找了块大砖头,躲在门后,等待着欧阳振兴的到来。

    不多时,外头传来一阵轻声而又凌乱的脚步传了过来,兰香紧张得再次吞了吞口水,xiǎo jiě说,四xiǎo jiě还在外头看着,那,那便不能让她察觉出一丝不对,否则惊动了,就算没什么事,别人也一定会认为有事。

    “嘿嘿嘿,小娘子,本,本公子来了”

    光听这一句话但将兰香恶心得不行,不过她手里的砖块越发的握紧了,时机时机,一定把握住时机。

    吱呀一声门开了,一道绿色的身影矮身进入,欧阳振兴抬眼便见一个极美的女子站那处,瞬间便被勾了魂,眼中的色意越发的深了起来。

    “不许看我家xiǎo jiě。”

    兰香对欧阳振兴的头狠砸了下去,砰,一声响砖头瞬间被砸碎,可是

    “啊,臭丫鬟,你这是在找死,本公子的头也是你打的?”

    欧阳振兴当下大怒,转身一把掐住兰香的脖子,“哟,长得不错,不过比起白大xiǎo jiě,你还差了那么一点儿,不过,做本公子的通房丫鬟勉强可以,哈哈哈,白清月果然没骗我,让我真正的享受了齐人之福。”

    “你,畜生,不,不许动,动我家xiǎo jiě。”兰香没想到,这他居然没事?不是没事,而是她手上的砖头太烂了,长年风化已经失去了原本的硬度。

    “哼,你说不动就不动,那本公子的面子往哪儿搁,你放心,待本公子上了她,下一个,便轮到你了。”

    欧阳振兴眼中透着浓浓的占有欲,他不要再被人嘲笑只敢享用乡野女子,他也要让世人看看,欧阳振兴也是上过白府嫡女的。

    “哈哈哈”

    就在欧阳振兴兴奋的得大笑出声之时,一枚长针抵喉间,针尖的锐利有种划破皮肤的寒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