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夺你一只狗眼,让你知道什么人不该惹-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第五十三章 夺你一只狗眼,让你知道什么人不该惹

    第五十三章夺你一只狗眼,让你知道什么人不该惹

    “笑啊,你特么倒是给老娘我笑。”

    白清秋一脚狠踢了过去。

    绣花鞋虽然不硬,但这双鞋子被她刺入针头,一脚踢过去,针头刺进肉里,钻心的疼痛自膝盖传了上来,疼得欧阳振兴张嘴大喊,可是白清秋早有准备,当下便将那害人的香包一把塞入他的嘴里。

    “唔唔”

    欧阳振兴咬着香包将大叫吞回腹中,不过,他也不是好惹的,他们现在可是“幽会”若是让人知道了,他倒无所谓,最多抬了白清秋做妾,而她白清秋倒不同了,礼部尚书嫡女呢,她能下得得这个面子?

    要知道此事,对女方的伤害,才是最大的吧,要是将她纳入后院,方才踢他的仇和用针指着他的仇,一并给报了,定要让她日日在身下痛苦折磨。

    欧阳振兴想到这里,胆子子越发的大了,常言道,胆向色边生,便就是这个道理,暗哼一声,抬手就要将香包取下。

    “你要敢取,老娘我这下一脚便不是踢在你的膝盖上,而是你的”

    白清秋目光下移,看着欧阳振兴的裆部,嘴角慢慢划起一个优雅而又残酷的弧度。

    欧阳振兴狠狠一震,猛的夹紧大腿,生怕下一刻她便真踢过来。

    白清秋的脚上不知藏了什么机关,只一脚便踢得他膝盖生疼,若是再向他的命根子踢去?岂能有好?暗暗吞了吞口水,僵在半空的手慢慢放了下来,只是眼睛里充满了不甘心。

    “兰香,给我绑起来。”

    白清秋哪管他啥眼神,就算满腔的恨意,一会儿也会让这个欧阳公子生不如死,他怎样是他的事,既然应了白清月的招儿,那便有承受失招儿的代价。

    “是,xiǎo jiě。”

    兰香收起惊魂,若不是xiǎo jiě的针抵在这畜生的喉间,只怕这厮就要行凶了,四下张望,看着角落里一堆粗绳,试了试,还很结实,这才十分不客气的将欧阳振兴五花大绑了起来,而后长长的吐出口气。

    欧阳振兴被粗麻绳绑得皮肤生疼,唔唔直叫。

    白清秋一脚当胸狠踹了过去,“再叫,本xiǎo jiě现在就封了你的喉。”像这样的人渣,她听着声就烦。

    欧阳振兴被顿时被踹倒在地,强忍着胸品痛意不敢出声,这女人,她还到底是不是女人,动不动便拳打脚踢,凶狠成这般,难怪白清月要找上他了。

    “知道你为什么会落在本xiǎo jiě的手上吗?”

    白清秋声音柔软好听,手执一枚长针,就在欧阳振兴的脸轻轻游走,最后,停在他的眼左眼之上。

    “唔”欧阳振兴悲鸣。

    她,她要干什么?尖锐的长针就在他脸上走过,犹如一条冰冷的小蛇般游过,脸上瞬间发麻,全身汗毛蓦的竖了起来,恐惧的看着白清秋。

    这个女人,她,她该不会是要,要将他杀了吧?

    想到这里,欧阳振兴害怕了,没错,她不就是南渊第一痴傻女么,若是犯起傻来,岂不是会shā rén?

    后悔了,深深的后悔了,真不该听了白清月的面之词干了这趟子事儿。

    “唔,唔”求求你,放过我吧,我再也不敢了。

    欧阳振兴脸色要有多白,便有多白。

    “现在后悔了?”白清秋冷哼,“早特么干嘛去了,你以为白清月是好货吗,她这是早看你不顺眼,想要玩玩你,给你一个教训,让你知道,她白清月不是那么好惹的,若是你少了什么东西回去,可要记住了,冤有头,债有主,别再报仇找不到对像。”

    白清秋自知不是什么善良之人,她的善良只给该给之人,像欧阳振兴,白清月白清竹这样的,只能用更加狠辣的手段回过去,不折手段就是她白清秋此时的代名词。

    手下发狠,长针毫不客气的刺了去。

    卟。

    左眼球瞬间刺破,血从眼珠内直流而下。

    “啊”

    欧阳振兴嘶声大叫,可是嘴被死死塞住,所有禁脔般的疼痛只能如数吞入腹中,身体不断的在地上打滚,挣扎。

    可是,这里没有人会同情,因为他该死,若不是这般,白清秋的命运只会比这惨痛一百倍,一千倍,一个失了清白的女子,如何在这世间存活下去,最好的结果也是找根绳子吊死自己,最惨的便是成为这渣子的身下玩物,被生生折磨而死。

    “本xiǎo jiě今日夺你一只狗眼,让以后看清楚了,什么人该惹,什么人不该惹。1;150850295305065”

    白清秋冷洌的声音震在欧阳振兴头顶,犹如一把冰利之剑,射得欧阳振兴肝胆惧裂。

    白清秋清冷不带一丝温度的目光扫过地上那只色中恶鬼,欧阳振兴有事,那么也就代表着白清月逃不掉,白清月逃不掉,那她那个好四妹会逃掉吗?

    隔山打牛,一箭双雕,所以,欧阳振兴必残。

    啪啪啪。

    一阵掌声响起。

    “小女人,没想到,你比我还狠。”

    声音响起,君若凌修长绝美如天人的身影便隐现在白清秋面前,也不知君若凌学的什么轻功,那种从空气中慢步出来的模样将白清秋狠狠惊叹了一把。

    “凌王殿下就是这么出人意料。”

    哪儿都有你的身影,若不是白清秋早早的便听到熟悉的血流速度,此时一定会惊讶。

    君若凌勾唇一笑:“这句话,应该是我对你说才对,动不动便往男子下身看的女子,也只有你白清秋能做得出来。”

    白清秋身体一紧,这个男人的语气最后为什么是咬着牙的?难道,生气了?

    不会吧,这有什么气可生的,无论男女,那处不都是最弱的地方吗?她,用最弱的地方要挟人,怎会有错?

    “啊。”

    白清秋还未深想时,腰间一紧,一个巨大的身影毫无预兆的压了过来,身体一轻,久违的飘浮感再次涌了上来。

    “啊,君若凌,你混蛋,居然说也不说一声就飞起来了。”该死的男人,永远都不知道什么是“事先通知”。

    “敢骂本王混蛋?白大xiǎo jiě,你还是第一个。”

    君若凌挑眉一笑,脚下飞得更高了,若是他没记错的话,白清秋她,恐高。

    “啊”

    白清秋再次发震耳之声,不过手,抱着某男的腰越发的紧了,君若凌唇角笑意加深,这才是他想要的结果。

    兰香呆愣,看着空空如也地方,这画风变得太快,她根本转不过来,上一秒还在狂虐欧阳振兴,下一秒却被人“绑”走了,那,她该怎么办?

    岚翔轻咳咳:“兰香姑娘,若是不弃,我送你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