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到底什么仇怨让她这般恨透了我-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第五十四章 到底什么仇怨让她这般恨透了我

    第五十四章到底什么仇怨让她这般恨透了我

    戴上金狗粗链的人都不是有钱人,而平常不显山不露水的人,才叫真正的有钱人,白清秋与君若凌此时就是这样。

    她以为,白府那样的马车已经够大了,可是跟这个比起来,简直不够看,超级宽大的空间是那两倍大,内部装修处处显示着低调的奢华,而且一进入,便能闻到好闻的香味,不是点的熏香,而是本身的木香。

    白清秋仔细看了看这天然而成的木质,居然是紫色的?

    “紫心苏木?”白清秋脱口而出。

    这种珍贵的木材用来做马车?这,这也太有钱了吧,瞬间感觉自己腰上的那一百两黄金,真心就是那暴发户的狗链子。

    白清秋震惊的表情瞬间愉悦了君若凌,他知道,眼前这1;150850295305065个小女人是极为爱财的,甚至连白府奴才的月银也不放过,什么恶奴就该有恶奴的惩罚,可是眼睛里透着的光亮,让人无语之极了。

    “怎么,不可以吗?”

    君若凌修长洁白的手,拉开暗格,优雅的将茶具一一摆了也来。

    白清秋僵僵的关闭张大的小嘴,暗暗吞了吞口水:“没,没什么不可以的,你是南渊国十二亲王,皇帝的弟弟,别说是紫心苏木做的马车了,就是金子做的马车,那也是使得的。”

    “金子做马车?呵,只怕这辆马车一但做出来,不出一个月便消失了。”亏她想得出来,金子做马车,那不是明摆着让她来抢吗?

    白清秋小九九被看穿,尴尬的轻咳了起来,其实,她也不是贪财,只不过,钱这东西,谁会讨厌,她只不过是更喜欢一些罢了。

    “好了,我们言归正转。”白清秋收起玩笑,正色道:“秦府夺魁,本xiǎo jiě已经做到了,你的诺言呢?”

    这才是重点。

    “你怕本王失言?”

    “保险起见,还请王爷尽快兑现才好。”有些事拖不得。

    “办法倒是有,不过,若是想要白老夫人上头那人毫发无伤的出来,定要好生布置。”

    白清秋怔住,他说得不错,那个人让她进去,只怕根本没有想让她再出来的意思,再加上有白远涛李姨娘这两个眼线看着,想要毫发无伤的弄出来,真不是一时半刻之事。

    白清君眼睛无实的着若凌骨感的手,熟练优雅的点燃炉中碳火,将紫砂小壶架在其上,整套动作行云流水。

    “唉,难道,我们还要谋划个三年五年不成?”到那时候,李琼花不将她给嫁了,上头那个也会将她给“有意”的指了吧。

    想到这个问是,白清秋一阵烦躁,她的婚姻,绝不允许任何人染指,手指紧紧握住。

    君若凌看着那嫩白小手突起的青筋,小兔子怒了,不过依她的实力,弱得让人一捏便会碎,还有待加强。

    “你也不必如此,机会,是人给的,就算是没有,也可以制造机会。”

    制造机会?“什么意思?”

    白清秋话刚出,便听马车外岚宽来报。

    “主子,欧阳振兴,死了。”

    什么?

    死了?

    白清秋听到这个消息,脑子一嗡。

    “什么人杀的?”白清秋冲着车外问道,其实她心里已经有了人选,但,还需要证实。

    岚宽并未回话,因为,他的主子没有开口。

    “以后,白大xiǎo jiě的问话便是我的问话,不必顾虑。”君若凌道。

    “是,主子,禀白大xiǎo jiě,是白清竹,在你们走后,白清竹发现不对,冲入屋内,便见欧阳振兴倒在地上痛苦shēn yín,欧阳振兴让白清竹解开绳索,可是白清竹突然出手,用银钗刺喉。”

    银钗刺喉?

    多么熟悉的招术。

    像这般狠戾,这般喜欢用针类的,这世上除了她白清秋还会有谁?像这样的物证,再加上故意弄几个人证出来,她白清秋还能逃出shā rén的事实吗?

    她没有杀欧阳振兴,一是给他一个教训,二也是给白清月白清竹一个警告,可是不杀他的原因,也是因为不想将事情闹大,再惹上头那人的注视。

    欧阳振兴这个渣,若是一般的市井小民庶子也就算了,可坏就坏在他是户部侍朗的最疼爱的庶子,正室,平妻,妾室,姨娘通房,一大路生下来,全是女儿,求神拜佛的只得了这么一个儿子,宝贝的人神共愤的。

    现在倒好了,人死了,那户部侍郎会罢休吗?dá àn是肯定的,他绝不会罢休,上告御殿,查明真相,那她的处境,岂不是越来越糟?

    “看来,我的四妹,急于我死啊。到底什么仇什么怨让她这般恨透了我?”

    白清秋从来没有发现,那个不声不响的白清竹下手会这么狠,要知道她才十三岁啊,若不是自己是个成年人的灵魂霸占了这个十四岁的身体,会有这般凌厉的手段,那么她呢,又是什么样的事情让她十三岁便shā rén,而且丝毫不手软。

    看来,她今后要花五分心思在她身上了,可别一个不小心被小娃儿给弄死了,那才叫丢了穿越人的脸面。

    “你想怎么做?”

    君若凌声音响在头顶,白清秋抬头黑白分明的眸子隐隐发着恶魔之光,看得君若凌是越来越喜欢这样的小女人了。

    心狠手辣,又聪明腹黑,要是有人惹你,绝不会坐以待毙,而会以十倍之力重重还击回去,放眼南渊,有哪个女子有这样的魄力。

    “她想玩,本xiǎo jiě陪她玩,不是死了人吗,那,我们何不再将事情再闹大一点。”白清秋勾起冰冷的红唇,她不怕惹事儿,事儿来了,更不怕应对。

    这,也许就是白清秋独特的魅力所在,也是君若凌靠近的原因。

    “好,你说,本王帮你。”

    白清秋挑眉,有他这句话,那么接下来的事,好办多了。

    “白清月的丫鬟冬青是不是在你的手上?”

    君若凌并不意外她知道这件事,“是的,在她给白清竹送出最后一个消息时,抓的。”

    “好,那么,就让她跟那个欧阳振兴一起,给我烧了。”

    最后两个字出来之时,当真是吓了岚宽一跳,烧了?这,这也太残忍了吧,主子,绝不会与这样的女子为伍。

    “如你所愿。”

    君若凌勾唇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