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残忍吗?-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第五十五章 残忍吗?

    第五十五章残忍吗?

    残忍吗?

    白清秋可不这么觉得,因为只有够狠,才会震慑,才能保命。

    这一切只不过是才刚刚开始,白清月还能在她面前嘣哒,李姨娘蛰伏,白清竹犹如一条暗中毒蛇,还有,那个从未露过面,却依旧不可小看的白家二公子白清流。

    白府就这么乱,更别说外头了,那个高高在上的人眼也不眨的杀了十个兄弟的人,还不知用什么在等着她。

    白清秋深吸口气,接下去的路才危难重重,一步错步步错,犹如走在悬崖峭壁的边缘,不是你死,便是我亡。谁先害怕,谁先坠落。

    一个烧字,烧毁的不仅是那个简单的房子,烧出了两具光着身体的尸体,也烧了绣庄的整个仓库,若不是有人发现得极时只怕整个绣庄便要付之一炬了。

    白府,清月院。

    “什么,你,你再跟我说一遍,烧了,那地方烧了?”白清月说话的声音如公鸡打鸣般的拔高了起来,听在白清竹耳朵里极不舒服。

    欧阳振兴的生死她并不关心,最重要的,是没有按照计划,让人有发现白清秋与她苟且,这才是最重要的。

    现在,白清竹居然说,那里被人烧了,这岂能让她不怒。

    “是,是的三姐姐,那,那地方,烧了。”白清竹紧缩着脖子弱弱说道。

    她的震惊并不比她的差,当她杀完欧阳振兴之时,便离开那处,她敢肯定,那里绝对没有第三个人,那把火,到底是谁放的?

    “该死的,贱人,你居然骗我?!布了这么久的局,本xiǎo jiě忍着呕吐与那色中饿鬼纠缠了这么久,甚至连夺魁都放弃参加,你现在居然告诉我那里烧了,任务失败了,白清竹,我要你何用。”

    白清月心中极怒,对着白清竹狠踢过去,白清竹早知她有这么一招,在她踢来之时身子在随而飞出去,爬在地上装作受重伤的模样。

    “三,三姐姐,我也不知啊,就,就算是你打死我,我也不敢骗你的啊,据说,那屋子里烧出一男一女两具尸体,会,会不会是”

    “白清秋与欧阳振兴?”

    白清月一听,愤怒的表情呆愣了,紧接着,众人便听到她疯狂大笑。

    能不笑吗,白清秋被烧死了,这种结果,对于她来说是最好的结果,只可惜,不能在她烧死之前,狠狠的折磨她,否则,便更加完美了。

    这里唯一笑不出来的,便是白清竹,她知道,那具尸体,根本不是白清秋,她在想,白清秋此时会在何处?

    她,绝不能让她活着。白清竹掩下阴险的小脸。

    然,想知道白清秋的人,不止白清竹一个。

    暗庄,此处是一个极为平常的民院,只是院中挺拔的站着一个正发怒的男人。

    “绣庄被烧了?”男子脸色极为可怕,满脸的阴沉,让那老者心惊胆颤。

    “禀公子,是,是的。”

    “查出是什么人干的没有?”

    “只知是绣庄后头一破旧民院突然起火,火中应该是烧死一对正在幽会的男女。”

    幽会的男女?突然起火。

    “哼,罗老,你绣庄不下十年了吧,像这样的话你信,主子他会信吗?像这样的借口便不要再提了吧,现在是什么时期你会不知道?若是这个联络点被毁,看你如何交代。”

    绣庄老板罗老心头一震,额头瞬间布出密密细汗,他怎会不知现在时候特殊?最上头那人要重用凌亲王,不仅白府巫盅之事交于他,就连久不让他参加的秦府寿宴也特旨而去,还要为他选凌王妃?

    这代表什么,这代表他已经开始重用起那个久不曾关心的亲弟弟了。

    罗老抬头,看着眼前男子,只见他年纪轻轻却英俊不凡,更重要的是聪明,又有手腕,难怪能得主子喜欢和重用了。

    “此房着火前,我看到了白府三xiǎo jiě的马车从暗巷行过。”罗老回想一下说道。

    “白府三xiǎo jiě?”男子脸色抖然一变,“你确定,没看错?”

    罗老肯定:“没有,那吹起的车帘,就是白府三xiǎo jiě没错,她前日便是以一千两银子在对面的成衣馆处买了条百碟裙,这出手阔绰得有些傻,正是因为如此,我才对她映像深刻,我”绝不会看错。

    “好了,住口。”

    男子大喝,脸色铁青,竟比先前还难看十分,罗老暗中生疑,但介于身份也不敢多问。

    男子锐利的目光一沉,若是罗老仔细看,便会发现他的皱眉的模样与白清月竟有七分相似。

    “罗老,此事你最好想想如何与主子交代,否则,就算是本公子有心想保你,也只怕不能了。”

    “这,是,公子放心,老奴知道如何做了。”罗老咬牙,说道。

    男子冷哼,愤然转身而去,离开小院。

    一条宽大的官道之上,一辆外表漆黑的马车飞速行驶,纵然马车飞快,可是车内却感觉不到半丝的颠簸。

    “你是说,那个绣庄,是太子君又延的暗中联络点?”白清秋声音提高。

    一万头草尼马从白清秋的心头奔腾而过,她突然发现,自己特么就是个傻子,还以为君若凌有多么的帮她,原来,原来只不过是借着烧尸之事将太子的在京都的联络点给烧了?

    此时,白清秋怀疑,不,肯定,烧人是假,烧绣庄才是真。

    “你也不必如此沮丧,至少让你那个在太子身边伴读的二哥给引了出来,若非如此,他只怕还不知道白清月惹了这么一大场祸事,正所谓牵一发而动全身”

    君若凌优雅的喝了口清茶,丝毫没有做错事的觉悟。

    白清秋冷哼从鼻子里出来,“信你才有鬼。”

    君若凌淡淡一笑,“好了,现在不是淡这个的时候,趁着那人还在,本王带你去”

    只是君若凌话还未说完,外头马儿一声长嘶,马车逼停,紧接着,便传来一阵破空之响。

    突如其来的事故让白清秋根本没来得及做任何防备,一头扎进了君若凌硬铁一般的怀抱,头还来不及眩晕,外头便传来一阵嘶杀和岚宽亮如洪钟的怒喝。

    “什么人敢在此设伏惊扰凌王大驾。”

    1;150850295305065

    设伏。

    白清秋一听,暗道不好,该不会是皇上要对她现在就动手吧?秦相夺魁,应该不是他想看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