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想玩是吗,老娘便陪你玩玩-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第五十六章 想玩是吗,老娘便陪你玩玩

    第五十六章想玩是吗,老娘便陪你玩玩

    可是,白清秋完全弄错了,这不是一次针对她的暗杀,而是

    “怕了?”

    “怕。”

    “哦?”

    “怕他们将我一并错杀了。”

    没错,这些人是针对他的,外头shā shǒu岚宽报上名号之后并未停手,而是说了句,凌王又如何,就算是天王老子,我等兄弟也要杀。

    “放心,只要你与本王在一起,一定会错杀。”

    君若凌一句气死人不尝命的话让气得白清秋显些翻白眼。

    白清秋愤恨咬牙,这厮就不能正常点吗,外头可是shā rén不眨眼的shā shǒu,他居然还悠闲的喝着茶问她这些根本没有营养的问题。

    破空声再次响起,咚咚咚,马车壁传来长箭刺入之声,可见,仅有shā shǒu,还有弓箭手?

    白清秋深吸了口气,像这样的shā shǒu阵势,够强,若是她没有猜错的话,除了车子里的两个,便就驾车的岚宽和几个喽罗小兵,他们,能逃得过?

    “凌王殿下,你到底做了什么人神共愤之事,让他们这般追杀于你?”

    一个病得快要死掉的王爷,要权没权,要势没势,又有谁会对他痛下shā shǒu?这不得不让白清秋万分小心。

    还有,这里可是官道,在官道上明目张胆的下手,难道就不怕被人发现?

    不对。

    这不对,1;150850295305065岚宽已将名号报出,他们还进行刺杀,那么背后的人不是有足够大的信心,便是有足够大的后台。

    “想到了?”君若凌倒了杯清茶,再次仰头喝下,优雅这极。

    “哼,想没想到又有什么区别吗?”根本没用,他们要做的是,“如何逃?”

    白清秋话音刚落,马车剧烈晃动,车外传来一匹马惊声嘶吼之声。

    “主子,死了一匹马。”岚宽大急。

    “岚宽,往林子里跑,越偏越好。”

    白清秋紧紧的抓住桌角,对着外头岚宽大声说道。没想到他们见马车射不透,转向射马了?擒贼先擒王,射人先射马,果然是一批训练有素的shā shǒu。

    “是。”

    岚宽将那匹死马缰绳立即斩断,调转马头往林中道飞奔而去。

    只是事情远远不是她所想的那般简单,密林之中虽然能够借助树的遮档从而降低伤害,但,唯一的缺点便是。

    “啊。”

    马车又是剧烈一阵,车轮竟然掉落暗道之中,两匹黑色大马前蹄瞬间翻飞起来,岚宽硕大的身体跟着飞出去。

    “操蛋的,真是想什么来什么。”

    林中逃生,最重要的不是背后的敌人,而是这天然形成的,一道道暗沟或者粗壮突起的树根。

    而车内的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白清秋身体根本不受控制的猛冲了出去,眼看就要撞到车壁,白清秋绝望的闭上眼睛,准备接受着意外的伤害。

    但就在此时,一只大如结结实实的将她手臂扣住,预想的疼痛没有到来,黑眸张开,看到的是君若凌担心的目光。

    “君若凌?”

    “好,好了,别再说了,跳车。”

    君若凌脸色极不好看,该死的,他的毒在这个时候发作,还未等白清秋回话,身体将她护怀中,而后以自身之力狠冲了出去。

    砰。

    一声巨响。

    紫心苏木做的马车就如破木头般的四裂开来,白清秋抱着君若凌在地上滚了两圏,这才稳住身形。

    咻。

    一阵破空响,白清秋耳朵微动,一个咬牙,将君若凌翻了下去,用力借力,滚至一棵巨树边。

    卟卟。

    两声闷响,长箭刺入他们刚刚躺着的地方。

    白清秋怒气瞬间冒出,若不是她听力极佳,只怕明年的今天就是他们的忌日了。

    “想玩是吗,老娘便陪你玩玩。”

    白清秋清冷的眸子里透射着寒霜般的冰冷,眉宇之间隐隐呈现男子才有的霸凌之气,这气息瞬间将她气质提升到另一个不可攀的高度。

    “咳咳,接下来,本王要靠你了。”

    君若凌脸色相当难看,说话的语气依旧是风轻云淡,可是白清秋知道,他的毒,这个时候犯了。

    “行啊,那你这三万两的欠款,就一笔勾销吧。”一个王爷的命怎么着也不止三万两银子吧,算她吃亏此些,不计较。

    白清秋一边说话,一边小心的听着四周,将二人扶起,躲到树后。

    君若凌轻缓勾唇,在这种保命的时候,白清秋居然想到的是这欠债,不知该说她心宽得好还是真的装傻不知道那shā shǒu的厉害。

    “好啊,本王便应你,若是此次保本王周全,三万两银子,便一笑勾销。”

    “还有,不许在我面前提规矩。”

    她可没忘当时君若凌是怎么威胁她的,不讲规矩,债银加叠加一百两,一百两啊,你当她真是钱老板?想到这里白清秋都气得吃不下饭。

    君若凌凤眸微眯,答应她债务抵销已算是最低限度,她却要得寸进尺,想想也是不可能的。

    “白清秋,你想多了。”

    白清秋撇了撇嘴,就知道不行。只是她没有发现,君若凌对着身后几个隐藏在树上的护卫在挥了挥手,护卫立即隐退。

    “你最好快些,本王能坚持到几时,端的看你能力了。”君若凌饶是这般情况,脸上也是毫不在意的模样。

    可是,白清秋的脸色却是猛的一变,极速的血流涌向君若凌胸前天池天泉血,比起上回第一次见面时发作的是有过之而无不及了。

    正当白清秋取针就要施针之时,便听到细碎的脚步声朝这边行来。

    “拿命来。”

    一名黑衣shā shǒu,提刀而来。

    “主子小心。”岚宽大喝。

    白清秋眸色一沉,说时迟那时快,就在他挥刀斩在下之时,抬脚便踢,不偏不斜,绣花鞋的鞋尖踢中他的脖动脉。

    “你”

    这怎么可能,shā shǒu睁大双目,脖子处只感觉被什咬了一口,可是身体却动弹不得。

    白清秋的绣花鞋里中的针头刺入的在黑衣人颈柱,再加上她的力道极大,当下便将劲椎骨缝刺穿,断了身体与头部的联系,他岂能动,以又岂又活?

    白清秋冷哼,将脚迅速收回,脚尖带出三条细长的血线,血珠在阳光这下放射出晶莹之光。

    而那shā shǒu身体直直倒地,直到死时,他的眼睛还是睁着的。他怎么也想不到,他的命是丧在一个不起眼的女人手中?

    “轻敌,是你最大的错误,然而,没有人给你改正的机会了。”

    shā shǒu的出招速度快,白清秋的速度更快,这一砍一踢之间不过是在几息之间,众人却感觉过了一个世纪那么长。

    岚宽狠狠的吞了吞口水,难怪主子要他听白大xiǎo jiě的话了,看来,也是一个心狠手辣的主。

    “胖子,还站在那里干什么,还不快跑?”

    白清秋扶起君若凌,让他巨大的身影压在自己身上,朝着密林深处逃去,因为她听到了马蹄的声音。

    胖子?

    岚宽微怔,他只是强壮,不是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