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如果君若凌有事,老娘我给他填命-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第五十七章 如果君若凌有事,老娘我给他填命

    第五十七章如果君若凌有事,老娘我给他填命

    时不待人。

    白清秋现在十分理解这句话,她不能停,虽然听不到马蹄声,可是她相信,那些人很快会找来。

    君若凌闭目倒在岚宽背上,脸色几近透明般的苍白,平日是高高在上的亲王,现在就是掉落凡尘的受伤嫡仙,没了让她恨得咬牙的语气,现在不说话的君若凌更让她喜欢。

    “你可要给我坚持住啊,若是死了,老娘就是跑到阎王爷那里也要将你给纠出来。”

    他们之间的约定还没实现,白老夫人还囚禁在安福堂。白清秋将心底那份担心归结于此,理智告诉她,对君若凌绝对不能有超越于此的有情感,否则,痛苦的,将还会是自己。

    他是十二亲王,三妻四妾再正常不过,繁衍子嗣是男人和女人的责任,1;150850295305065可是她,不想成为传宗接代的工具,更不想在自己的家里成天耍心眼,那不是她想要的。

    “白大xiǎo jiě,前面就是行云山了。”岚宽停下脚步。

    若不是有这么一个大胖子在,她只都不知道要怎么走了,别看君若凌身材修长,可是以她这身子骨来背,根本还不够压的。

    “行云山?”

    白清秋冰冷的目光看了过去,山不高,可是却极密,是个好去处,就在此时,双耳微动,一阵马蹄声有越行越近。

    “这样下去不行,若是没一个去请救援的,只怕我们今天谁也活不出去,岚宽,把君若凌交给我,你快去搬救兵,君若凌的情况很不好,我要尽快找个地方给他施针。”

    白清秋立即令到,一手将君若凌从岚宽身上弄下。

    “可是。”

    “还不快去?没什么可是,如果君若凌有事,老娘我给他填命。”白清秋大喝,现在不是说可是的时候。

    岚宽被白清秋的所震,没想到这个不过十几岁的女娃儿会有这般硬气,心中一股莫明的热血在胸中滚动。

    卟嗵一声,对着白清秋便跪倒在地。

    “白大xiǎo jiě,我阿宽是个粗人,不懂得那些个弯弯绕绕,此番大难当前,主子的性命,便拜托了。”说罢,咚咚咚磕上三个响头。

    人人都说男儿膝下有黄金,更何况是这个巨如小山般的大汉硬汉。

    白清秋看着这个男人满是忠厚的脸,为了他的主子,愿舍弃黄金和男人的尊严,跪在她这个小女子面前,肯求于她。

    这样的岚宽让她动容,也让她想到了自己的两个丫鬟小新和兰香,若是位置对调,她们也一定会这般跪在人前,肯求人救她一命。

    在这时刻玩儿命的古代,有这么一两个忠心为你的人,不易。

    “好,我答应你,一定想尽办法保你主子无恙。”白清秋朱唇轻启,话单虽轻,可是其内含的重量却一点儿也不轻。

    岚宽二话不说,立时起身,不过,他去方向不逃出去的最好向,而是巨大的身影冲着马蹄方向而去。

    白清秋不用看也能想得到,他这是在为自己争取逃脱的时间和多杀几个人。

    “君若凌,该轮到我们了。”

    白清秋这才抬头,仔细看着周围山势寻找可以容身又隐秘之处,引处山体不高,偶尔几棵大树零星矗立,最多的,算是杂草

    “杂草?”

    白清秋猛的定眼,娘的,难怪她怎么觉得这里这般熟悉,原来这里就是跛子峰?

    “哈,真特么只能感叹一句,猿粪哪,君若凌,本xiǎo jiě让你体验一把当时我穿越过来时的心情。”

    这里就是跛子峰,她曾经穿越来时第一眼看到的地方,在这里遇到了刀疤脸和大黄牙,而后,再遇到了她从来没有想到遇到过的人。

    来此处也仔细算来,也不过是一两个月的时间,可为什么白清秋总感觉她已经到来很久了?

    “副堂主,怎的不见了人影?”

    一道细小的声音随风传了过来,白清秋心头狠狠一提,没想到,他们这么快便找来了,可是那道暗沟,离他们还有几米远。

    白清秋暗道,君若凌,若是你我没死在暗沟,老娘我一定听你的,规矩点,所以,你一定要给我撑住。

    白清秋一个咬牙,双手抱紧君若凌紧致的腰身,侧身用力,二人顿时在在草地上滚了起来,峰利如刀片般的草刃从她手臂划过,根本没有任何疼痛之感,可是白清秋清楚的知道,血已经以在开始流了。

    砰。

    一声微弱之响,他们终于停了下来,可是白清秋却没有停,带着满身细小的伤口沿着原路,将杂草新扶起,以最快的速度将痕迹清扫。

    当做完这一切,刚刚来到君若凌身边,便听到暗沟顶部来传来一道凌厉的男子声音。

    “该死的,这都会让他们跑了?搜,给我搜,哼,君若凌碧落花毒复发,绝对不可能逃走,若是这次任务失败,你我也别在暗虎堂混了。”

    “是,副堂主。给我搜。”

    白清秋紧紧的抱着君若凌,将气息调成风吹来时频率,她是狠辣,她也是不惧,但你要知道,她不是笨蛋,不会明知道干不过十几个shā shǒu而脑子一热的冲出去。

    那不是英勇,那是愚蠢。

    更何况,她比任何人都惜命,老天给了她一个重生的机会,必不会浪费在这种如莽夫般的行为身上。

    此时白清秋精神极为集中,就算是给外国总统扎针都没这么集中过,她的每一根神经都用到了极致,耳力集中,心中默数着脚细微的脚步声和马蹄声,还有他们此时的动向。

    三匹马,十个名黑衣人,东三,西二,南二,北二,中一。

    这样的分布极为巧妙,绝对不会错过任何一方。

    “报,没有。”

    “没有?”暗虎堂副堂主声音一沉,突然取出一把长枪,朝着暗沟走来。

    白清秋心头一紧,小手本能的将昏迷过去的君若凌抱紧,目光无焦距的凝视,可是她的经神力越发的集中了。

    刺。

    一把长枪就她门面刺过,带着寒光的有在枪尖发着让rén pí肤发寒的利气,就离她的肌肤不过半寸已。

    越是这个时候,越不能乱动,否则,死的将不止是她而已,她很清楚,现在最需要做什么。

    一动不动,如同未看见过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