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你若是被人欺负了,会怎么做-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第五十八章 你若是被人欺负了,会怎么做

    第五十八章你若是被人欺负了,会怎么做

    暗杀的人虽然走了,危险依然存在,那些人的实力,定然不止于此,时间拖得越久,对他们越不利。

    双目沉凝,什么时候她白清秋处过这般的狼狈的境地?不过,她会记住的,记住实力不够强大之时,就如一般狗般的被人追赶,谋杀。

    “白清秋,上山。”

    此时,传来君若凌微弱的声音。

    不知什么时候,君若凌幽幽醒了过来,白清秋看着他极白的脸,明明很痛苦,却连丝表情都有,布满血丝的凤眸依旧平静如水,这是她佩服这个男人的地方之一,够隐忍。

    “上山?现在,哪儿也不许去,既然我答应了岚宽,必保你无事。”上山,无论如何不是此时的选择,因为君若凌再不施针,情况只会比现在更糟。

    白清秋精神放松,**上的疼痛瞬间涌了上来,手臂和背部被杂草草刃割开的伤口开始发作了,又痛又烧,那种感觉体会了一次绝不想体会第二次,但相对于保命,这些东西疼痛突然变得极不重要。

    白清秋突然轻笑,“凌王殿下,我倒是能感受到你此隐忍了。”

    “是吗?”

    “差不多吧,我在想,是不是某种东西已经盖过了**的疼痛,让你感觉,这疼痛告诉你,还活着,还有未完之事要做。”但,那又会是什么事,让君若凌能做到如此地步。

    “若想知道,以后有的是机会,不过”君若凌无力而笑:“若是,此时不上山,你必会后悔。”

    “君若凌,有这闲工夫说话,不如省点儿力气,你的碧落花之毒,已经在开始冲击你的每一根神经了。”

    白清秋忍住周身不适,从腰间抽一个布袋,袋上密密麻麻的有插着长短粗细不一的有银针,看到这些针,瞬间将自己拉到了在针灸师的位置,这种职业习惯,就算是换了一个身体都不曾更改。

    “好,我不说。”

    君若凌闭嘴不言,没错,碧落毒发时的剧痛时时提醒着他,他还有大仇未报,他还有很多事情未做,也许,不能像母妃说的那般,离开这里,好好生活了。那个地方,将他唯一的东西吞没,所以,绝不能让他们好过。

    白清秋不知其所想,手脚利落的从将他的衣带解开,露出男子精壮的体魄,白清秋挑挑秀眉,表示十分满意,这是一副堪称完美的人体经模,肌肉结实紧致,脉络清析可见。

    咻。

    熟悉的抽出两根三寸长细针,同时刺入他胸口天池天泉两大穴位,时间分毫不差,而且力道十分精准,既不影响血液的流动,也将她因剧毒而产生的血流速度减少。

    可是,白清秋丝毫没有停止的意思,若非追杀的时间太长,君若凌根本不必等到这个时候才施针,也许,也许她可以在他毒发之时便将剧毒控制住。

    素手不停,前府,或中,神藏,神封四大心胸穴依次刺入,血慢慢引出,以便gòng yīng全身用血之需要,而后再行幽门,通谷

    华阳针法中说道,心经为在五行属火,对生命huó dòng起主宰作用,但切不可因此而忽略其他四行,金为肺,不耐寒,易被邪侵,脾为土,后天之本,肝为木,性刚,喜条达,肾为水,元气之根。

    所以,她绝对不会因为君若凌重伤在心经而轻视其他有身体中的经络,数十根针已然刺下,白清秋耳中听着血液流动气势,再轻弹针尾,以达到气运两旺的平和之势。

    白清秋用针之技,极为老练,而且行动间如行云流水,绝不会因为某一个穴位而滞想半秒钟,手下有针,胸中更有针。

    什么样的女人最能打动男人的心,dá àn是认真。

    君若凌目光落在为他认真施针的女人身上,仿若怎么看都看不够,成长到二十岁,从来没有想过,他的心思会落在一个只有十四岁少女身上,可是,他又不得不承认,这样的女人,很让他心动。

    只是,她真的不介意错过行云寺里的人吗?那个人,可是有钱都请不到的,就算是皇上,也不一定能将他找来。

    罢了,下回吧。

    就在这时,白清秋长长舒出口气,随手的摸去额上细细冷汗,揉着生疼的手腕。

    “暂时没事了,不过,只能控制一个时辰,若是一个时辰,之后还未施针,等待你的,将会是双倍的疼痛。”

    “好。”

    白清秋微怔,双倍的疼痛啊,君若凌居然连个惊讶都没有,若非是突起青筋,她真会以为这货根本就是一个失去了痛感的人,1;150850295305065面对不怕痛的君若凌,她只有举旗投降。

    她很无语。

    嘶,嘶。

    就在此时,一阵嘶嘶带着细微草动之声传了过来,那声响听得人头皮发麻,饶是胆子再大的人,身处于杂草之中,也不禁心儿发颤。

    可是,这蛇遇到的人不是一般人,而是白清秋和君若凌,二人互视,今晚有得吃了。

    这个暗沟有一个好处,那便是在这里生些火,绝对没有人发现,不久之后,这条蛇成功的进入了二人的五藏庙。

    “真没想到,你杀蛇的手段,别具一格。”君若凌力气恢复一成,可对他来说,足够了。

    “万物皆通,别以这里没有水,我便不能洗肉,只要下针合适,让脏器和血液移位,也不是什么难事。”

    白清秋摸了摸肚子,她吃东西不挑,不过也许是饿极了,她才会感觉蛇肉也不是那么难吃。

    只是。

    “凌王,你若是被人欺负了,会怎么做?”

    白清秋吐出一块蛇骨,抬起黑白分明的眸子看着那个稍微恢复些生气的男子,挑挑秀眉,难怪君若凌要让她注意规矩了,君若凌就算是这个时候,姿态也一惯的优雅自若,再低头看看自己,原本好看的白色衣裙此时除了泥灰便是已经干涸的血迹。

    明明伤得最重的是他,可为毛从外表上看,伤得最重的像是自己呢。

    “你想怎么做?”

    怎么做?

    “当然是杀回去,哼,暗虎堂,若是不从你嘴里拔下颗牙,咬下块肉,老娘我跟你姓。”

    白清秋冰冷的眸子里喷出怒火,还从来没有人在惹上她之后还能全身而退的,她不是男子,所以十年不晚的话千万别对她说,有仇,现世报,是她白清秋最大的优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