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知道挑拔离间吗-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第五十九章 知道挑拔离间吗

    第五十九章知道挑拔离间吗

    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

    暗虎堂出动一个副堂主来杀君若凌,定然是做了万全的准备,他们没有抓到君若凌,绝不会回去,可是君若凌白清秋同样不会放过他们,这午餐端的看他暗虎堂吃不吃得下。

    “找,接着给我找,君若凌和那个女人一定就附近,哼,一个毒发了的男人,他难不成还会飞天遁地不成?”

    暗虎堂副堂主贺行气得一枪刺在了弟子脚边,那弟子脸色惨白,惊在原地一动不动。

    “是,副堂主,我们这就去找。”若是再不去,那杆长枪下次便会刺在他的心脏上。

    “等等。”军师洪明男子叫住了弟子,“贺副堂主,我们在明,他们在暗,只要他们寻个地方躲起来,只怕我们寻到天亮也找不到。”

    贺行冷哼:“那依你,有何高见?”

    这个洪明,别以为他不知道他心里打的什么鬼主意,他是堂主的人,让他来只是盯着他,不坏他好事便不错了,哪里会真正的帮他。

    “贺副堂主别误会,刺杀凌王,是你先拿到的消息,这个功,谁也夺不走,我不仅不会坏你的事,还会帮杀了君若凌。”

    贺行上下打量了他一翻,“希望你说的话是真,那你说说,该如何将他们找出来?”

    贺行绝不会放过君若凌,他在暗虎少说也有十年了,可是偏偏却让那个姓崇的压他一头,这让他如何能忍。如今,好不容易有这么一个立功的机会,所以,君若凌他非死不可。

    他早在秦府之中便暗下了引发剧毒的药粉,紧跟君若凌找准机会,将他身边的护卫杀得只剩下岚宽,可是谁能想到,半途之中突然被一个女人给破坏了,所有的安排,周密的计划,几乎毁于一旦。

    不可以,他绝对不能让任何人破坏他的计划,一个翻身的计划。

    “贺副堂主,一个十几岁少女能带着一个男子往哪里跑?要么上山进了行云寺躲避,要么便就是隐藏暗处,等我们走后他们才出来逃走。”洪明分析道。

    他说得没错,一个女娃儿能有多大能力,遇着这种刺杀之事,必然会选择一个可帮她的地方,行云寺就是她最好的选择。

    “好,老子就带人上山找他,对了,你不是说可能隐藏在暗处吗,你就带着另外五个兄弟留守此处。”贺行最后又加了句,若是抓到那女子,赏给你洪明先玩。

    一行人,兵分两路,各行其道,身影很快消失在此。

    树顶上,白清秋君若凌清楚的将这一幕看在眼里,冷哼在心里。

    “凌王,你有何高见?”果然是冲他而去的。

    君若凌挑挑俊眉:“该问你才是,没听贺副堂主说么,要将你给那洪明”

    “闭嘴,副堂主算个什么东西,也敢做我的主?他想玩,老娘我陪他玩个够,君若凌,知道挑拔离间吗?”最后四几个字拖得很长。

    白清秋火了,她还是个孩子便要这般对待,像贺行这种人渣,就不应该活在这世上,今儿个若是不玩死他,哪里对得起上天给她的这个机会?

    贺副堂主与这个洪明之间的间隙,就是他们最好拿捏的。

    君若凌明了,勾唇一笑:“如你所愿。”

    行云寺,离在此处并不算远,可也不算近,但要凭白清秋两条腿追上去,那只能是跑断腿,追那是愚蠢人的做法,然而,聪明人的做法便是。

    白清秋呈四十五度角的方向奔了过去,而后看着以耳力听着马蹄之声,随而惊一声尖叫,手中几枚长针隐于袖中,等待猎物的出现。

    “副堂主,声音是从那边发出来的。”

    “老子听到了,要你多嘴。”

    这一路分开,贺行想了很1;150850295305065多,总感觉有哪里不对劲,洪明就是姓崇人的狗,怎么可能轻易的让他夺了先机,所以,行走之间并没有那么快。

    此时,一道少女的惊恐尖叫,反倒让他心中认定了一件事,那便是洪明已然知晓君若凌的下落而故意将他支开。

    “走,去那边看看。”

    “是,副堂主。”

    贺行调转马头,飞奔而去,很快,便看到了倒在地上的狼狈的女子,这身形,贺行一眼便认出了是与君若凌在一起的女人。

    “是你们?我认得你们的衣裳,是你在追凌王马车的,我,我告诉你,别过来,否则,别怪本xiǎo jiě我不客气了。”

    白清秋语气很凶,可是脸色却是惨白,倒在地上的身体瑟瑟发抖的往后退去,那模样就是受惊的兔子般柔弱。

    “哈哈,不客气,这位xiǎo jiě,只怕不客气的是我吧。”

    像这样嘴上说不客气,实际上害怕得要死的女人他贺行见得多了,一个人的语气可以骗人,但下意识的肢体不会骗人。

    “你们,将她给我押过来。”贺行令道。

    “是。”两个手下伸手便抓。

    “别过来。”

    白清秋拼命挣扎,暗中却将两枚银针狠刺入他们的气户穴,手法快准狠。

    气户穴,一个离肺很近的穴位,银针刺下,只要用利用得当,针头刺破肺膜,饶是大罗神仙,也救不回来。她力道把握极准,即不会让他们现在就死,可是如果要使用武力,那就不一定了。

    那二人丝毫没有感觉,因为速度太快,快得让人感觉不到疼痛。

    白清秋做完这一切,身子一矮,逃开那二人手中。

    “住手。”白清秋大喝,装镇定道,“你,你们不是要杀凌王吗,我,我告诉你他在哪,只不过,我告诉你了,你便要放我走,如何?”

    贺行目光一沉:“你知道君若凌在何处?”

    白清秋冷哼:“若是你们要往行云寺云寻找,只怕你找到明天也找不到。”

    贺行暗暗狠吸口气,果然洪明在哄骗他的,可是表面上依旧说道:“我该如何信你?要知道,你是坐在君若凌马车上的人,凌王可不是随随便便让一个女人上他车的人,万一,那个骗我的人是你”

    “别跟本xiǎo jiě提他,君若凌,那个混蛋,本xiǎo jiě哪点不好,美若天仙,温柔似水,可是他,他却对我视若无睹,而且,而且他居然在这种生死之时将我抛下,独自逃命。”

    说罢,白清秋眸子里透出深深的恨意。

    若是君若凌在此,定然会说,她这戏,比长生班的头牌唱得还要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