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这么希望本xiǎo jiě死在外面?-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第六章 这么希望本xiǎo jiě死在外面?

    白府,琼雅院。

    院内精致无比,处处透着华美气派,丫鬟婆子恭敬的站在各处,等待着房内有主人的吩咐。

    “娘,你不是说这个小贱人回不来了吗?怎的她还活着?”白清月一把掐掉盆栽中那朵开得正盛的玫瑰花。

    “我也不知道她为什么还活着,哼,那两个人,可是收了本夫人一百两银子的,办事这么不牢靠,到时候我要找他们好好算算账。”李姨娘气道,那两个山匪真没用。

    “那是你的事,不过,我不想见到白清秋那个小贱人活过下个月,要知道,秦相的寿辰就快要到了,太子皇子和众府xiǎo jiě们都要参加,可不能让这个小贱人坏了本xiǎo jiě的好事。”

    白清月说罢,手里的花紧紧一捏,原本娇美的花朵,瞬间凋零。

    真是够了!她白清月可是京都数一数二的měi nǚ才女,可却生生被这个痴傻疯癫的白清秋害得被从xiǎo jiě排挤,这怎能让她开心得起来?

    下个月便是秦相寿宴,她早早的准备好了才艺,准备那时大展一番,说不定还能得太子青睐,到时候坐上太子妃之位,将来成为一宫之主,母仪天下也是有可能的。

    所以,绝不能因为白清秋这个痴傻坏她的好事。

    “清月放心,母亲一定会为你办到,绝不让任何人阻了你的大计。”李姨娘定定的说道,目光中透着浓浓的阴厉。

    清秋院。

    这里说是个院子,却小得可怜,一间不大的主房,两间小耳房,院内更是杂草丛生,若不是白清秋早就有心里准备,还真当自己走错地方了。

    “xiǎo jiě,我们进去吧。”

    “进去?小新,你家xiǎo jiě我就真的这么菜,凭什么对白莲花母女可以住好的,我却只能住差的?”白清秋她不要再这么憋火了,伸出俏生生有三根小手指头:“三天,三天之内,本xiǎo jiě也要住精美大院。”

    白清秋她不是个会亏待自己的主,要是那对白莲花母女不给,哼,一个都别想睡。

    小新重重点头:“嗯,奴婢相信xiǎo jiě。”

    白清秋满意一笑,一把轻挑的摸了摸小新俊俏的小脸:“还是我家小新最乖。”

    “xiǎo jiě。”小新娇嗔,瞬间羞得满脸通红,xiǎo jiě她也太,太坏了,怎的调戏起人来了,不过,这样的xiǎo jiě,她喜欢。

    “哈哈哈,我家小新,很可爱啊,不过,只要你真心对我,我一定不让你跟着我吃苦。”白清秋坚定的说道,真是苦了这小姑娘了,跟着她不是挨打,就是受饿,这样忠心的人,她一定要好好珍惜。

    “xiǎo jiě?”小新说不激动那是假的,xiǎo jiě从来没有说过这样的话,我家小新四个字让她心里暖暖的。

    “好了好了,感动的眼泪一会儿再流,小新,你家xiǎo jiě我先洗个澡,睡个饱饱的觉,然后,就做我们该做的事。”打渣渣。

    “是,xiǎo jiě。奴婢这就去打水。”说罢,小新转身小跑出去,生怕慢了一步,水就被人提走了一般。

    白清秋看着小新远去的身景收起笑容,释放凌厉,大步走进院内,那里还有两个吃里爬外的丫鬟正等着她收拾。

    院子里并排坐着两个丫鬟,正磕着瓜子,满脸惬意。

    “春兰,你说那个小贱人会不会就这死在外头了?”

    “我怎么知道,死了又怎么样,夫人又不会还给我们卖身契,放我们归家。”春兰不耐烦的说道。

    冬梅白了她一眼,哼道:“什么夫人不夫人的,你我都知道,这李姨娘虽然是继室,可是进门的时候,老夫人都没有首肯的,所以她还是个姨娘,要不是老爷宠着,她哪里还有这般的风光。”

    “够了,别说了,若是让人听去,有你好看。”

    “1;150850295305065什么别说了,春兰就你虚伪,这里就我们两个,你还装什么,明明你是跟我一样的心思!

    别的奴婢都跟着三xiǎo jiě吃香的喝辣的,就算是跟着四xiǎo jiě偶尔还有个荷包赏赐,可我们呢,跟着个疯癫傻xiǎo jiě保能受人有白眼,真是丢死人了。”

    冬梅狠狠说道,目光中放出的狠毒不比李姨娘的差。

    “哦?冬梅春兰,你们两个就这么希望本xiǎo jiě死在外头吗?”

    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二人一跳,不过当看到来人之时,马上换成一副无所谓的表情,胸膛挺得直直的,眼底满是轻视。

    “大xiǎo jiě回来了,在外头玩得可好?你看,奴婢们正准备了五香瓜子给你呢,来,尝尝。”

    冬梅伸手过去,不过又在地上抓了把土混了,一脸阴笑的看着白清秋,一个傻子而已,她爱怎么欺负,就怎么欺负。

    白清秋扫了眼冬梅手中混杂泥土的瓜子,突然勾唇一笑:“冬梅,你对本xiǎo jiě真好。”

    “那是当然,这天下,没有我冬梅更好的丫鬟了。”傻子就是傻子,哪里分得清好歹?冬梅笑容更加的深了。

    不过,春兰却暗暗吃惊,大xiǎo jiě好像不一样了,眼睛里没有了原来的呆滞,目光变得清明而又冰冷。

    “好丫鬟?嗯,本xiǎo jiě同意,不过,这瓜子还是留给你自己吃吧。”

    啪,白清秋一巴掌猛拍过去,清脆肉响带着满手的瓜子震飞出去,散落一地。

    “啊。”

    冬梅的手瞬间被打红,没想到这个傻子竟然打她?原本就不满意呆在清秋院的她,此时更加的火了,猛的冲了出来,指着白清秋大喝。

    “白清秋,好你个贱皮子,我好心给瓜子吃,你居然将它打散了,还有我的手,我的手都被你打红了,该死的,今儿个我冬梅要是不好好教训你,我就不叫冬梅。”

    抬起手来,鼓足了力气,对着白清秋一巴掌狠狠煽去,冬梅十六七岁,足足高出白清秋半个头,再加上她吃饱喝足,这一巴掌下来,白清秋还能有好?

    春兰竟有些不敢看,虽说平日明里暗里的欺负着,可是像今天这般要动手的,还从来没有。

    “啊。”

    一声惨叫响起,但是这声音不像是白清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