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谁跟你是蚂蚱-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第六十一章 谁跟你是蚂蚱

    第六十一章谁跟你是蚂蚱

    “你放了他。”

    洪明赶到之时看到的就是贺行被一个女人制住的惨样,若不是亲见,他根本不敢相信一向霸道的贺行居然会被一个十几岁的女娃儿制住。

    放了他?

    白清秋乌黑的眸子碎出阵阵寒冰,勾唇而笑:“放了他?好啊,你来替。”

    “这怎么可能?”

    洪明脱口而出,不用想都知道,这两个人绝对不会那般轻意的放他们,让他代替贺行受罪,这绝不可能。

    白清秋手肘顶了顶身后的君若凌一脸嫌弃的道:“这就是你抓来的人?也太怂了吧,还以为这暗虎堂多有脑子多义气,也不过如此了。”

    君若凌深有同感:“所以,你想怎么玩?”

    “离间计的最高境界,不是让原本有仇的两个人互相伤害,也不是利用其本在的东西将他灭掉,而是,杀一个放一个,还要全身完好无损的送他回去”

    放一个送回去?什么意思?

    贺行一怔只听到放一个,眼前一亮,开始大声求饶起来,他本是江湖草莽,无意间来到暗虎堂,混了十年当上副堂主之位,本想立功夺了堂主之位,可是相对于性命来说,他毫不犹豫的选择后者。

    “闭嘴。”洪明大喝,贺行笨,可并不代表他笨。

    无论杀哪一个放哪一个,对暗虎堂来说都不是好事,崇堂主生性多疑,他与贺行本就恩怨居多,杀贺行放他,崇堂主是会高兴,但同时也会对他暗下shā shǒu,因为他绝对不允许一个心狠手辣之人放在身边。

    杀他放贺行,哼,那更不用说了,两人只会拉自己亲信拼个你死我活。

    好,好好,好一个离间计。

    洪明抬头看着白清秋,清冷的眸子里勾起的是冷冷的讽刺,那种看着他们犹如看着困兽狠斗。

    就是这么一个女人,将他暗虎堂十个shā shǒu,一个副堂主,一个军师给废了,那暗虎堂存在的时间,还会长吗?

    “你,你想知道什么?”不杀他们,自然是必有所图,这也是他唯一保命的机会。

    “我不想知道什么,我只想用暗虎堂的血来填补本xiǎo jiě怒气。”白清秋一口回绝,干净利落,她绝不会给洪明任何机会。

    “你?”

    洪明大惊失色,难道不给他一丝活命的机会?没了她想知道的他也就没任何赌注,正所谓无欲则刚。她真的只有十四岁吗,这般的心智岂是一个少女能拥有的。

    “你到底是谁,纵然是让我兄弟二人死,也要死个瞑目吧。”洪明咬牙。

    “那你就死不瞑目吧。”对于要杀她的人,绝对会让你活着气死,死了虐尸。

    白清秋目光一狠,银针狠刺入贺行心脏,只听卟的一声细微之响,针没入肌肉的声音,这是死亡的声音,也是暗虎堂毁灭的开始,洪明不禁浑身发起抖来。

    贺行死得毫无声息,只是头一歪而已。

    “若不是本xiǎo jiě赶时间,绝对不会就这般轻意放过你。”白清秋冷哼。

    君若凌提起长枪,寒光闪过,贺行人头落地,只怕他怎么也想不到,最后一次使用此枪会是斩下他的头颅吧。

    “若是不想现在就死,带回去吧。”君若凌长枪挑起贺行头发,扔到洪明身边,“还有,别妄图想逃走,否则,便不止是废你武功这么简单了。”

    洪明浑身发抖牙齿打颤:“我,我知道了。”

    “小女人,走吧,这里脏。”

    贺行断劲之处还流着温热的血,不过很快被林风吹冷,血混着草,的确不怎么干净。

    “好。”

    二人转身,朝着林间深处走去,很快,便没了身影,那一男一女行走的身影是那样的冰冷残酷,又是那样的般配。

    许久过后,洪明才提起贺行的头颅,看着这个死透了的人,恨不得吃咬他一块肉下来。

    什么得了消息暗杀君若凌是个好机会,没成想,却将他和自己的命一起搭了进来,真真是不该接这档子事儿。

    而白清秋同时也在想这个问题

    “暗虎堂是江湖shā shǒu堂吗?那,又是谁将你的消息透露给了幕后之人?”

    这是白清秋怎么也想不透的,按理说,君若凌会前行云寺,不应该那么快被人知道,除非有内奸事先知道了他的行踪?

    “不可能,上行云寺,只不过是本王临时决定,绝对不可能被人猜透了去。”1;150850295305065君若凌立即给出dá àn。

    君若凌想了想,而后又道:“暗虎堂表面上看是江湖shā shǒu,可是,操纵它的人,却身在朝中。”

    “什么?朝中?”

    白清秋黑眸凝重,这与她猜测的一模一样,朝中有见不得君若凌好活,可是君若凌五年前回京都,为什么五年来都不动手,而要等到现在?

    只是

    “凌王殿下,你别告诉我,自从你回京之后,这遭遇暗杀,是你的家常便饭吧。”那就真特么无语了。

    想想贺行那时的话,好像是他先得了消息这才过来,由此便可以推断,他们一直在关注君若凌的行踪,还有,东方府宴会之时,那把射向他们的毒箭

    白清秋此时真想找个地方哭,可以重新来过不,重新装作不认识他的样子。

    “咳咳,晚了。”

    君若凌哭笑不得的看着她纠结的小脸,痛快的给了一个狠狠的打击,“白清秋,现在,你我是一根绳上的蚂蚱了。”

    “谁跟你是蚂蚱?别臭美了,暗虎堂要杀的人是你,不是我。”

    “可是他们早晚会查出跟本王共乘一辆马车的女子是白府大xiǎo jiě的。”

    “你?”

    白清秋脚下一顿,这才晃然,怪不得君若凌会找她了,原来,是这个目的?这个腹黑的,真是有够了。

    “不过你放心,身为同根绳上蚂蚱,一定会帮你将白老夫人从安福堂弄出来。”作为回报,君若凌必定会加快动作。

    白清秋双眼一亮:“真的吗?”

    君若凌好笑的在她光洁的额上弹去:“自然。”

    “啊,疼,凌王,你这是要杀了这只跟你一根绳上的另一只蚂蚱吗?”

    “丑死了,杀了便杀了。”

    “你才丑,本xiǎo jiě艳冠天下,艳压群芳的。”

    “看不出来。”

    白清秋:“”

    暗中岚宽岚翔看着这对边行边说笑的男女,长长的呼了口气,还好听了主子的话没出现,否则,打忧二人世界便不好了,不过,为了制造这样独处的机会而让剧毒复发,真的好吗?

    这方危机已过,可是另一方危机,却才刚刚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