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若是敢再动,本xiǎo jiě让你因公殉职-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第六十三章 若是敢再动,本xiǎo jiě让你因公殉职

    第六十三章若是敢再动,本xiǎo jiě让你因公殉职

    京都之暗潮涌动,一个小小侍郎庶子之死所波级的远远不止白府一家,还有朝中各府。

    各朝臣下朝的第一件事,便是告诫自家儿孙,近日不得外出,不听话的直接禁足,因为光是白府,便已经人仰马翻,场面一度失控,发疯得如泼妇般的李姨娘让御林军头痛不已。

    欧阳振兴之死京都上下已经闹翻了天,然行云寺却如世外桃源般的安宁和谐,小沙弥念着法华经一阵迷哞之声回荡寺中。

    太阳透过檀香味的窗棱照射了进来,素净的大床之上白清秋毫无形像的沉睡,昨夜。

    她真是累坏,连续不断的给君若凌施针,如同上回一般起身之时便昏倒过去,又如上回一般,君若凌早有准备的将她接住,只是心情大有不同,带着一丝怜惜和欣赏。

    “白清秋,小丫头,快起来快起来。”

    一个身影快速冲了进来,可是下一1;150850295305065秒,却被一道无形掌风打了过去,身影侧身,抬头凌厉的看着屋外房梁,可那处根本没有任何身影。

    池老咬牙:“君若凌那小子也不用护成这般吧,要知道那丫头还不是他的王妃呢?”

    可惜无人回答。

    池老转了转眼睛,“想挡我?门儿都没有,白清秋,小丫头,快给我出来,太阳晒屁股了,该起来练功了,白清秋,小丫头”

    暗卫汗,池老,您还是那个传说中的北神医吗,怎的一点神医气质都没有,在一个闺阁xiǎo jiě门前大呼小叫,难道,就不怕白大xiǎo jiě生气?

    “啊。”

    暗卫还未想完,便听池老一声惨叫,再定睛一看,池老脸上赫然一只绣花鞋,嘶,白大xiǎo jiě真是不客气啊。

    “臭老头,你到底有完没完,再罗嗦,小心你的舌头。”白清秋冲着窗外大喊。

    娘的,这日子还让不让人过了,昨儿个她都快累死了,而这个姓池的老头儿明明也懂得针灸,却站边上观摩丝毫没有搭把手的意思,姓池,池子里没水吗,怎的不淹死他?

    一个翻身,白清秋睡了个回笼,只是

    “小丫头,你鞋子里还针?这个怎么做到的,快教教我。”

    “还有你华阳针法,我一点儿也不嫌弃,你教教我吧。”

    “小丫头,白清秋,小”

    砰。

    池老话还未说完,房门砰一声被踢开,白清秋充怒火的小脸紧紧的看着他,将他最后要说的话如数的睹了回去。

    “呵呵,小丫头你醒了?”白清秋脸色不对,池老立即换上讨好的笑容。

    白清秋冷哼:“醒了?本xiǎo jiě我不想醒,可是是哪个混蛋来扰人清梦的?池老,你不是号称南北双神医的北神吗,怎么,这就是你神医行为日常?”

    “呃,当,当然不是,有时还跟狗叫唤两句。”

    此话一出,重伤一大片,神医这职业都是闲得蛋疼的吗,跟狗叫唤?

    白清秋正要发飙,兰香急急入院。

    “xiǎo jiě,不好了,京兆府府衙的差官来了。”

    差官?

    “他们怎么会知道我在这里的?”

    白清秋脱口一问,可是还没来得及有人回答,四个身着皂衣衙差面色如铁的出现在她面前,毫不客气的抬手便抓。

    白清秋目光一沉,身体侧过,衙差猛然抓了个空。

    “你?”

    “哼,好大的狗胆,本xiǎo jiě是礼部尚书之嫡女,身份何其贵重,也是尔等能乱碰的?”白清秋冷哼过去。

    领头的衙差先有是一怔,而后哼道:“什么礼部尚书?什么身份贵重,只怕明日一到,你便是我京兆府大牢之下的一名囚犯而已,白大xiǎo jiě,我等劝你还是乖乖听话得好,否则,也别怪我等给你戴上铁链。”

    说罢衙差晃了晃手中家伙,粗壮的铁链想到碰撞发出叮叮当当的骇人之音。

    兰香脸色一变挡在白清秋身前,“什么囚犯,别在这胡说八道,我家xiǎo jiě清清白白,岂能让这些个肮脏东西上身,你们简直是大胆。”

    “哈哈哈,大胆?这,可由不得你了,我兄弟四个可是官差,要犯不服抓捕,扣上铁链再正常不过,哼,我看还有个敢说半个不字?”

    要犯?

    这两个字将重重的砸在了庙院,兰香真是不明白了,就在行云寺中呆上一夜,xiǎo jiě居然成了要犯?

    “废话少说,白清秋要逃,你们两个,去给我将她抓了,只要活的。”领头衙差突然狠道。

    什么要逃,只要活的?兰香脸色猛的惨白了起来,这话下之意无非是只要捉住xiǎo jiě,其他,便什么也不顾了吗?这般狠毒,到底是谁在背后主使?

    “是,头。”

    身后走出两个衙差,抽刀上前,对着白清秋便架刀而去?

    白清秋黑白分明的眸子里透着冷笑,抬腿便朝着两个冲来的衙差狠踢过去,鞋上长针猛的刺入他们痛穴,啊啊两声惨叫,衙差砰然倒地。

    “你?”

    衙差头目睁大眼睛不敢相信,她,居然敢动手?

    别说是衙差了,就是池老也目瞪口呆了起来。官府办事就是鬼差也要让个三分道,而这个白清秋,居然就真的动起手来?

    池老精明锐利的眼睛里透着丝满意,小丫头还真不好惹,不过,他喜欢,这个徒弟收定了,也敢保证比那个姓韩的,自称优雅一派的南神医女弟子要好上千倍万倍。

    “衙差?就凭你们也敢在本xiǎo jiě面前作威作福,真是瞎了你们的狗眼。”白清秋冷哼。

    “你大胆。”

    衙差头目怒喝,抽起刀来就要亲自上阵,可是他还没跨出一步,一枚长针便直直向他袭来。

    冰冷的长针带着寒气快速的抵在他眉心,血,顿时破皮而出,沿着额间流向鼻头,血液流过之年皮肤传来又麻又痒之感,却深深的震在他的心头,不敢乱动了。

    “若是再动,本xiǎo jiě便让你现在就因公殉职,看看你死了那个京兆府张大人会不会为了你而找本xiǎo jiě报仇?”白清秋声若黄莺,冰若寒霜。

    头目虎躯一怔,瞬间明白了来时那人对他说的话,白清秋,不好惹,你手中的银子,不好挣。

    可是他却偏偏不信,接了这活计,因为他不相信,只不过是给一个即将受审的大xiǎo jiě点罪受,没什么大不了。

    现在真的后悔了,只是,更让他后悔的事情还在后头。